我跟周军沿着一楼的楼梯走了上去,直到二楼我才发现,原来这个KTV是一条长长的直道,两边全是包间。

  到了前台过后。周军找到了他的手机,道长,就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周军突然叫了我一声,咋了!我答道。

  我拿到手机了,现在可以下去了。

  哦!那就走吧,就在我跟周军刚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忽然楼道里的灯闪了起来,忽明忽暗,我见状赶忙把周军拉到身后,左手打出三山护身决。

  周军说道:道长,怎么回事啊,灯怎么全熄了?刚刚好好好的啊。

  废话!你说怎么回事。明明知道这地方有问题,还选半夜进来,这不明摆着让这里的阴魂拉下去做伴吗。

  周军听见我这么一说,瞬间抓着我衣服道:道长啊!这里还真有鬼?

  艹,你TM这不废话吗,我刚刚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里有问题。你丫在这里开了这么久的店了,难道一点都没察觉?

  周军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神色对我道:其实…………我这店是刚从另一个老板手中转过来的。

  “啊!

  我一惊,你怎么不早说?

  “嘿嘿!这不是道长你没问吗。

  我问道。你不知道这里闹鬼?。

  酷+匠@网唯ur一U。正,版《,其1…他k都H是O}盗A版N(

  知道,但那老板转给我的价钱很低,我肯定得拿下啊。反正这里又不是我一个人做生意。

  我汗颜道:你妹的!又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啊!。

  就在这时,楼道里的灯忽的一下全灭了,我跟周军两个人站在漆黑的夜色中。

  我见状赶忙心里默念开天眼咒语,打开天眼后,我明显发现楼道里的阴气更重了几分,在天眼的范围内,我看见楼道里全是绿色的阴气聚而不散,天眼能看见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天眼中看见黑色为煞气,绿色为阴气,灰色如怨气。橘红色则为仙气,但一般很少看见橘红色,都是以绿色跟灰色居多。

  就在我跟周军准备摸黑下楼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大问题,本来只有几分钟的长的楼梯我跟他居然走了差不多十几分钟。

  停下!我冲张军吼道。

  怎么了,道长。

  我向周军投了个眼色!说道:难道你没发现我们走了这么久还是到楼梯里面?。

  就在我刚一说完,张军立马露出一副害怕的神色,连说话声音都变得“战战兢兢”。

  道长!你还别说,我好像真感觉我两一直在楼道里徘徊。

  这时,我忽然想到爷爷跟我说过的鬼打墙,鬼打墙又称鬼遮眼,用科学的解释其实就是磁场受到干扰,导致重叠空间,令人走不出去,一直在原地徘徊。

  鬼打墙表明此地是肯定有阴魂徘徊不散,我知道遇鬼打墙不能拖,拖得越就生人的阳气就会被阴气侵蚀,让阴魂有机可乘。

  我对周军说道:别慌!我们这是遇到鬼打墙了,现在是走不出去的。

  周军一听我说是鬼打墙立马就跳了起来,道长,你可别吓我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两岁儿子等我养活呢!我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叫他们怎么活啊。说罢,张军居然差点哭了起来。

  我见状对他说道:行了,你不会有三长两短的,你刚不是一口一个道长道长的叫我麽,一个鬼打墙而已,有那必要吗。

  说完!我双手捏出一个莲花指,口中大喝:本师在此!尔等小鬼还不速速退去,声音回荡在漆黑的楼道里。过了半响…………

  “咳咳!!

  居然敢不买劳资的账,看来必须得强破了,我刚刚冲楼道里大喝完全是想震慑一下这里的阴魂,希望他们能知难而退,这招民间阴阳先生常用。谁知道居然敢不买我账。我当时一下就火了,旁边还有个人呢!要我这老脸往哪放啊。

  我见这里的阴魂居然敢不买我账,瞬间念出法咒: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四方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身形。急急如律令。破!

  念完!我左脚往地上使劲一跺,周军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

  接着问道:道长!可以走了吗?。

  我收好莲花印,双手背负在身后,头一偏,对张军说道:走着,没事了。

  就在我前脚刚一挎出去,突然,张军在我旁边大吼道:道长快看,下面有个人。

  “嗯?我闻言顺着他所指的方位看去,确实有个人,看背影应该是个女的,身材还不错!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我冲张军说道:有啥好稀奇的啊,不就是个女人麽,说完我才发现,张军这孙子这时嘴里居然流出了口水,我见状用手肘推了推张军,示意他注意点形象。

  周军反应过来后赶忙用手擦了擦,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啊!刚刚有点激动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走了,赶快出去才是正事。

  “诶!周军点了点头,我跟周军一路摸黑走到一楼,到了一楼后,我才清楚的看见那女子面孔,女子这时离我们只有五米远,眼前女子长发披肩,面白如霜,长得算是上等货色了吧。

  这时,眼前的女子说话了,大哥!过来呀,过来呀,边说手指还边做出一个勾人的动作。

  ”妈呀!张军大叫一声,随后慢慢的向女子走了过去。

  唉~我叹了口气,现在的女人啊,真是不知廉耻。就在我独自一人叹气的时候,外面过路的车灯打在了我的白玉罗盘上。

  我看向罗盘一惊!只见罗盘针头上挑在天池内疯狂的反转,这是浮针,意为此地阴魂久居。徘徊不散!

  我见状赶忙冲周军大吼道:别过去,他不是人...................谁知!被鬼迷了的周军并没有听见我说话,还是依然往前走去,女鬼这是在索命,想拉周军给他当替身,替身我想大家应该知道吧,关于替身的民间传闻很多,我就不一一在这说了。

  就在周军里女鬼不过两米距离的时候,我脚底一抹油!冲到周军面前,扯着周军脸上就是两耳大瓜子。声音打得清脆响亮。被我打了两耳瓜子的周军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咦!道长,我怎么在这?刚刚不是还在楼梯里的吗,怎么一下就跑下面来了啊。因为怕女鬼突然发难我看着两米开外的女鬼,对周军道:刚刚你被鬼迷了。

  周军一听自己被鬼迷赶忙躲到我身后,“哪!哪里有鬼,边说还边往四周看。

  我抬起手,指了前方,诺!那不就是,你还瞅个屁啊。

  啊?周军闻言大惊,不会吧!这么漂亮的女孩会是鬼?。

  这时,女鬼用恶毒的眼神盯着我道:小道士,我跟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什么要坏我的好事?。

  呵呵!我听着女鬼说着话冷笑道:好个井水不犯河水,那你刚刚当着本师的面想索阳人性命这事又该怎么算?。

  “女鬼听我这么说瞬间大怒:小道士,今天你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全得给我死..............说完,女鬼脸上的肉开始慢慢腐烂,披肩的长发也变得异常的恐怖,衣服也变得红而显眼。

  这时,周军忽然在我身后大叫了起来,妈呀!"有鬼啊~~搞得我都有点想跑的冲动,我赶忙对他喝到:想活命就别吵,我心想:完了,红属火,乃大凶,法器出来我也忘带了,就带了个罗盘出来,就在我正思考这么跑路的时候,女鬼突然张牙舞爪的朝我飞了过来,我见状赶忙拖着周军往后退去,这时我没法器,所以不敢跟着冤鬼硬拼,只能想办法先出去再说。

  就在我跟周军退到楼梯口的时候,我抬起脚,“啪”的一脚就朝女鬼踹去,我脚踹在女鬼身上明显感觉到了冷,真的非常冷,这时已经是深秋了,我穿的解放鞋鞋底只有这么厚了,但还是觉得冰冷刺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