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准备把罗盘放进黄布袋里的时候,周围的人竟全部往我看了过来。 

 咳咳!!那个啥。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时,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朝我走了过来,老人问道:小兄弟!你是阴阳先生??

  我对老人做了个辑,答道:正是。

老人闻言把我拉到一边,小先生啊!我劝你最好还是别管这事。

  我闻言问道:老人家,您难道知道那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老人摇了摇头,唉~一看小先生就知道你肯定不是我们南门沟的人,实话跟你说了吧!那栋房子是座凶宅,每年都会死一人。

  ”哦!老人家又是怎么知道是凶宅的呢?难道您也是阴阳先生?。

  老人闻言对我笑道:哪里!哪里!老头子我就只是多活了几十年,哪有阴阳先生那个本事啊。

 我接着问:那老人家又怎会知道那栋房子是座凶宅呢?。 

 老人点了只烟,接着一屁股就蹲在了马路边,我见状也跟着蹲了下去,就这样,一老一少蹲在街边开始吹牛逼。 

 老人说道:这事还得从刚解放那会说起,那时候这里还不是什么KTV,而是个杀人拗,破四旧那会,只要抓

阴阳先生全部关牛棚批斗,有一部分就被红卫兵抓到这枪毙,也不知道死了多少。

自那以后,每当有路人过这地方的时候就会听见鬼哭声,好不凄凉,一直到2000年,这地方都没人敢走。最近这几年这些搞房地产的都是要钱不要命,居然把这地方拿下来修了栋大房子,真的是造孽啊。起初的时候那老板找过一个高人来看过,那高人说是这地方太凶,不宜建房。

但那老板执意是要钱不要命,还是把这里修了栋大房子。说罢!老人指了指我们面前的皇朝KTV,

我问道:老人家,那里面又怎么死的人啊?

老人闻言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每年这栋房子里面都会死一两个,要么就是上吊,要么就是跳楼,这几年死的人不下八九个了。还不知道要死多少。

唉~,老人说到这又叹了口气。

老人家,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的!对老人道了声谢过后,我在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个单人间,准备等晚上子时去探个究竟。毕竟我这次是出门提升自己道行的,总不能遇到点困难就退缩了吧!这要是让爷爷知道不得从下面跳上来给我两脑袋瓜子啊。

我在宾馆单人间一直坐着,直到晚上1点,我才拿着罗盘出了门。

走到一楼的时候那老板还特意看了我一眼,

出了宾馆后,我沿着马路一直往前走,到了KTV门口过后,我掏出罗盘先测了测方位!大家别小看罗盘,罗盘可是上古时期伏曦所创,罗盘上面的东西现在都还没有人能完全看懂,所以罗盘的用处仅仅不是用来辨别方位那么简单。比如说,我们白派弟子用于寻龙点穴,驱邪避凶。

测好方位后,我慢慢走到KTV门口,一股阴风自里面吹了出来,冷得我一身鸡皮疙瘩。我瞅了瞅四周,心里在犹豫,要不要进去。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忽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小兄弟!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溜达,就不怕被鬼拉去做伴?。

  我额头冷汗直冒,心想,你妹的!不会运气这么差吧,刚一出门就遇到鬼拍肩。晚上遇到鬼拍肩是不能回头的,我深知只要回头我肯定要着了他的道,于是答道:身正不怕影子歪!为何要怕?。

  哈哈!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笑声,说得好!好个身正不怕影子歪。这时我一听,尼玛!不是鬼,这是人的声音,说这话的人中气十足,绝对不是鬼魂能发出的,

我猛的一转身,看见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满脸胡渣,穿着双拖鞋站到我面前,我心里顿时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我问道:你谁啊!大晚上搭劳资肩膀干嘛,你不知道晚上肩膀不能乱搭的啊。

中年人闻言对我笑了笑,小兄弟!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大晚上的站我店门口想干嘛?

我心里一惊: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中年人。说道:你是这的老板?

中年人像看傻逼一样的看了我一眼,废话!不然谁还会大晚上的来这地方啊。

“原来,我眼前这个中年人名叫周军,是这栋大楼里一个KTV的老板!我眼前这栋大楼分7层,第一层是个酒店的大门,从酒店往里走去,走到第二层的时候就是个KTV,那KTV说大也不大,也就30几个包间吧!知道眼前这人的来历后,我问道:这里的老乡都说你这栋房子闹鬼,你怎么还敢来啊?

周军说道:你以为我想来啊!劳资是手机忘在里面的,特意过来拿的。

说完!周军看了一眼我手中的白玉罗盘。问道:小兄弟!你是道士?

我撇了他一眼,答道:废话!不然谁大晚上的还来你这地方啊。

周军得知我是道士过后!态度瞬间大转弯!马上掏了包中华出来发了我一支,而且还主动给我点上。

正所谓拿人手短!我既然抽了他的烟,自然要等待他的下文。

我猛的吸了口烟,呼!烟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使凄凉的夜晚增添一点活力。

  S●酷nt匠H网k永¤久u免~c费7看K小t说`

我问道:有啥事就直说吧!别在这跟我装孙子,能帮的我尽量帮。

周军闻言撮了撮手道:道长啊!也没啥大事,就想请道长跟我一起进去一趟,等现在取完手机就出来。您看怎么样。

眼前这个KTV老板刚刚还在我身后吓唬我,怎么转眼就怂了啊,这让我又气又想笑,

我这时故意装出一副有点为难的样子,嗯!………这个嘛,

周军见我犹豫,以为我不肯跟他进去,赶忙自荷包里面掏出了两张新版土豪金的毛爷爷!

道长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道长白跑一趟的。说完,周军就准备把毛爷爷往我手中推了过来。

呵!当真是土豪啊,不过我没有要他的钱,因为我这次出门是以历练为目的的,并不是为钱。

我双手背负在身后,做出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对他说道:咳咳!不就是陪你进去下么,屁大点事。走着!我大手一挥,周军赶忙掏出钥匙去开门。

“道长请!周军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我先进去。

我闻言头一歪!双手背在身后,大步往里面走去。“嘭!突然,我脸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疼得我差点骂娘,

周军看着我,强忍着想笑的冲动,用似笑非笑的语气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啊道长!忘了里面还有玻璃门。

“卧槽拟大爷!不早说,我揉了揉脸,对周军比了个中指。

就这样,我跟周军两人就往里面走去,到了一楼,我首先看到的是个前台,上面写着,皇朝酒店欢迎您,

接着,我又一头撞到了根柱子。

“啊~

尼玛的,开灯啊,这么节约干嘛。我冲周军大吼道。

周军这时才发现我又撞东西了,赶忙打开了一二楼的灯。道长!你这又是怎么了,

还不是你不开灯,害劳资刚刚又撞柱子上去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周军连说了两个不好意思。

“我TM现在就只想快点跟他拿完手机出去,这尼玛太折磨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