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赶忙爬起来跑出屋外, 并不是我怕那女鬼,我只是不想等会斗法伤到屋里的人。

 女鬼见我跑了出去,紧追其后。

就在 这时,我无意往后面瞅了一眼,发现女鬼根本就没有脚,只是一路随风飘动! 我心想:辛亏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这要是在早一点还不直接把人给吓死啊,

如果这时有人的话肯定会看到这一幕,黑漆漆的马路上一个穿着蓝色道袍的人在使劲往前面跑,后面则有个漂浮半空的女人追。

  O}看正T'版◎《章|*节◇U上*☆酷%匠5网-g

我跑了大概10几分钟,直到我的前方出现一片空地,周围都是腰粗的柏杨树, 我心想:就是这了,让你追劳资,看劳资等会不弄死你。…………

女鬼看我停下脚步,不由一怔, 对我怒喝道:臭道士,看你今天往哪跑。

“哼”,就凭你?孤魂野鬼也敢跟劳资叫板,今天就让本师送你下去投胎,说完, 我手拎起铜钱剑冲女鬼拍了过去。

这时! 就在铜钱剑即将拍中女鬼的时候,忽然,女鬼在原地消失了,

“我一剑拍了个空,差点扑地上,

居然 还会隐身术,怪不得能瞒过石狮,看来今天一定不能留你,以免为祸苍生。

我左手捏出剑指,口中急念祭剑咒,咒语一念完,只见铜钱剑剑身红光一闪, 我右手拿剑,突然,我感觉身后一股阴气席卷而来。

呵呵!还真以为劳资收不了你?真把我们白派弟子当二百五了,

我见状手中铜钱剑猛的就往身后拍去。

就在铜钱剑刚一下去的时候,忽然空中就传出道道惨叫。

“啊~

臭道士,我要你不得好死,

女鬼被铜钱剑打中瞬间现形, 呵呵!要我死,那就的看你有没有那个道行了。

我抓住这个机会,左手摸进黄布袋,拿出一道黄符直接拍了过去,

符咒打中女鬼令其痛苦万分,脸上表情几乎扭曲。

就在这一下。我指决一变,直接往女鬼眉心点去,女鬼瞬间烟消云散! 不复存在,

我拍了拍道袍,说着女鬼消散的地方道: 自做孽,不可活。

回到杨哥家,已经是凌晨二点了,杨哥一直都没睡。

我才刚一进门,就听见杨哥的声音,是不是先生回来了?。

我答道:杨哥,是我。

杨哥听见我声音赶忙跑出屋外! 先生怎么样了?那笔仙有没有被先生收伏?

我对他笑道:没事了,缠着你儿子的女鬼已经被我送下去投胎了,以后再也不会对你儿子产生威胁。

杨哥一听见女鬼被我收伏直夸我是什么得道高人。

当然,我自己不那么认为,因为我发现自己的道行还太弱,明显阅历不足,连对付一只笔仙都还很吃力。

在杨哥家我一晚上没睡,一直在想怎么才能提升自己的道行。

终于! 天快亮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走江湖! 说白了就是外出历练,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阅历提升,再说,我从小一直在易村长大,都没怎么出过山,也想出去看看。

“次日清晨!我告别杨哥,回到易村。带上走江湖用的东西,铜钱剑,符纸,八卦镜跟白玉罗盘,就连不怎么用到的死玉跟墨斗线我都一股脑的全部塞进黄布袋中,直到黄布袋被装得鼓鼓的我才停手。

东西收拾好后,我走到祖师法坛前,恭恭敬敬的给祖师点了三柱香,心里默念:求祖师爷保佑弟子此次历练能够提升道行,我一连念了三遍。

我这次出门是走哪算哪,并没有目的地,所以我没有选择坐车,而是背着包袱直接朝镇外走去。

  为了方便行走,我特意换了一双“解放”牌布鞋。这种鞋虽然看起来很老土,但是穿在脚上还是很舒服的,特别是走乡间的山路,这种布鞋可谓是防滑耐穿。

  走出易村,我便将包袱里的白玉罗盘掏了出来握在手里,以此表明个身份。向外人表明身份的地方并不是这一点,其实为了让别人能看出我是道家之人,

我这副打扮虽然多少有失我的气质,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老土,但是为了能够让苦主认出我,这点牺牲我还是能让步的。走江湖的道士行头已经做足了,虽然我不敢保证外人能知道我是个有本事的道士,但是最差他们也会认为我是一个走江湖的阴阳先生。当然也会有人认为我是行走江湖的骗子,不过这对我并没有防碍,因为那些会认为我是江湖骗子的人都是没病没痛的人,正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他们真遇到啥邪门的事了,他们才不会管我是真是假呢,还不是照样会跑上前来求我帮忙。

  我就这样手握着罗盘,背挎着一个黄色大布袋子,穿着一双“解放”牌布鞋漫无目地的走着,不快也不慢。一路走来,虽然处处引人关注,但是他们都只远远的看看,并无一人上前寻求帮助。当天色渐晚时,我已经横跨了两个乡镇。到了镇远县城里边一个名叫南门沟的地方。

南门沟其实就是一条商业街,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名字有点土。

就在我准备找个宾馆开房睡觉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名叫皇朝ktv的门口有许多人围着, 出于好奇,于是我就走上去看了看,发扬下咋大天朝人民爱看热闹的优良传统。就在人群吵吵嚷嚷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名叫皇朝ktv的门口阴气极重,而且当中还有很强大怨气。绝对不是一般的鬼魂能发出的,肯定是个厉害的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