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斗笔仙

  ”我一路朝山外走去,走了差不多4个小时才到县城的汽车站。

  ”买好票,我闲着无聊,就站在汽车站门口点了支烟。

  看着车站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居然莫名想起了自己这十几年的往事。

  “有一次我记得爷爷叫我背咒语,我当时很贪玩,根本就没用心去背过,结果没背出来,被爷爷用竹扁毒打顿,自那以后,我慢慢的把态度转变过来了,想着这些,我居然差点睡着了。

  这时我才发现车站的人像看傻逼一样的看我,我愣了愣,原来是刚刚想以前的往事想得入迷了,此时的我还穿着一身破旧的蓝色道袍,道袍胸前还有些许血渍,黄布袋里的铜钱剑也全部是血“。

  ”我摇了摇头,径直往车站里面走去,刚走到检票口后面突然传来一句”先生等等”。

  我扭头往后看去,原来是一个中年人,年龄大约40几岁,脚上穿了双解放鞋,裤腿还有些许黄色泥土,一副老实巴焦的模样,”我问道:刚刚是你叫我?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嗯嗯。

  我又问道:”你叫我有事?............“”话才刚一说完,中年男子忽然拉着我的手往售票厅外面走去,直到车站门口,他才停了下来。

  我这时也有点火了,甩开他的手,你这人怎么回事啊!问你话也不说,还把我拉到外面,等会我赶的车都要开了,有事就快说。

  这时,中年男子双腿突然”扑通“的一声冲我跪了下来,搞得我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赶忙扶起中年男子,对他说道:大哥啊!有啥事你就直说了吧,别动不动就跪”,我伤不起啊。

  眼前这位中年人说道:我叫杨金波,是镇远杨柳湾人,「“镇远古镇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名镇,位于舞阳河畔,四周皆山。

  河水蜿蜒,以“S”形穿城而过,北岸为旧府城,南岸为旧卫城,远观颇似太极图。两城池皆为明代所建,现尚存部分城墙和城门。城内外古建筑、传统民居、历史码头数量颇多。

  素有滇楚锁钥、黔东门户之称。镇远历史悠久,自秦昭王30年(公元前277年)设县开始至今已有2281年的历史,其元代清代为道、府所在地达700多年之久」。

  ”点了只烟,杨金波继续说道:“前些日子,我儿子在学校跟几个同学玩笔仙,”玩出问题了,笔仙虽然是请来了,但却怎么送都送不走,一直缠着我儿子,现在我儿子整天在家胡言乱语,疯疯癫癫的。我怕他在这样下去肯定会……………………

  杨金波说到这已经是老泪纵横了,任凭泪水自眼角流出,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我见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问道:”你儿子叫什么名字?你又是怎么知道你儿子在学校玩笔仙的?。

  这里跟大家说一下,”所谓的笔仙,其实是一种招灵游戏,通过笔来和附近无主孤魂交流,问他什么就答什么,这其实也不难解释,因为请来的孤魂一般都是在你附近经常徘徊的。

  ”笔仙”实则为鬼也。

  请笔仙,名义为招魂,招魂者损阴德,死后更受其苦。按正一道天师的说法,招到的鬼都是平时跟在人身后吸人精气的邪灵,扶箕巫术,其实是一种把自己身体的窍门打开,然后让鬼进入自己身体控制手写字,古时候以此达到占卜的目的。

  但是由正统道士招到的,都是祖师正神,而普通人招到的,却都是在民间游荡的邪神恶鬼。

  这种巫术的流向民间,对很多普通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很多人因此而得精神疾病,本来只是偶尔害人,但是一旦你用这种巫术跟鬼结下了缘分,它就会认定你跟着,甚至叫自己的伙伴们一起吸精气。

  精气是一种精灵细微的气。为主宰人的思维,《易·系辞上》:“精所耿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孔颖达疏:“云精气为物者,谓阴阳精灵之气,氤氲积聚而为万物也。

  ”《管子·内业》认为“精气”(有时亦单称“精”)“下生五谷,上为列星”,是世界的本原。

  如果一个人丢了精气,那么就跟个废人差不多,整天浑浑噩噩,说白了丢失精气的人就跟神经病一样。

  唉~”

  &看正¤版m¤章?节=上~F酷)G匠(“网

  杨金波叹了口气,这事是我儿子回家的时候跟我说的,我之前请了好几个阴阳先生去家里看过,但他们都只说了句,这行子我收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那些阴阳先生个个都急匆匆的离开。

  ”直到三天前,有个算命的老先生路过我家门口,向我讨了碗水喝,喝完过后,我本来想请那位先生给我儿子算一卦的,谁知,我话都还没说出口,那位算命的老先生就对我说道:贵府过几天自有得道高人相助,哪轮得到我这个糟老头子上场啊,说完,算命先生就扬长而去。

  我看着那位算命先生走出去老远,赶紧问道:老先生指的那位得道高人是谁啊?我该去哪找他?。

  老先生边走边答:西南方位,三天过后,你自然会遇到那人,毋须多问。

  ”这不,今天刚好是第三天,我就遇到了你。

  我听完不由一惊,说道:竟有这等事?

  千真万确啊!我看先生这身行头,就已经知道,你肯定就是那个能救我儿子命的高人,所以无论如何都请先生随我去家中看看啊。

  ”人家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所以点头我应了下来。

  昨天万千鬼卒手中我都能活下来,今天难不成还怕个笔仙?“开玩笑。

  “杨金波见我点了点头,立马朝路边挥手招了个的士。

  上车后,”我靠在窗边看着车外的场景居然睡着了...............。

  ”先生,先生?杨金波推了推我道。

  我睁开眼睛,”揉了揉脸。发现车已经停了下来。

  “下车后,我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家的风水布局,可能是出于职业惯性吧!一般我们白派弟子看事前,都会先看看东家的风水怎么样,“正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

  我打量过后发现,他家起的房屋坐南朝北,门口放有俩石狮镇宅,大门朝东开,斜坐西南方位,是座吉宅。

  风水并没有犯阴的迹象,“犯阴”其实就是房屋阴气过重,住久了会对房屋里面的阳人不利,‘这点有等改天有空再跟大家细说。

  ”我心想;风水既没有犯阴,宅子门前还有辟邪的作用,“那……………缠着他儿子那笔仙到底是怎么进的他家呢?

  ”我陷入了沉思。

  杨金波看我一言不发,于是问道:“先生为何一直盯着我家门口的石狮呢?难道这石狮有什么特别之处?。

  “没事,就瞎看着玩,还是先进去看看你儿子吧,。

  杨金波闻言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

  吱呀”

  “杨金波推开他儿子房间的门,门被打开后。

  我看见床上躺着一个约十六七岁的少年,面色惨白,身体显瘦,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倒他,杨金波见儿子还在床上闭着眼睛,走过去摇了摇他肩膀。直到床上少年醒后。

  ”涛”救你的人我给你找到了,说罢!杨涛抬头看了看我,眼神中露出的尽是憔悴之色。

  ”我这时穿着一身蓝色道袍,身前挎了个的黄布袋,还别说”这副打扮还真有点世外高人的样子,就是样子年轻了点。

  ”就在我在心里刚臭美完的下一秒,。

  杨涛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怒目圆睁的盯着我,但又有点害怕我的样子”

  杨金波见到这阵势吓了一跳,刚刚还奄奄一息,病央央的样子,见到我一分钟没有,一下子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任谁都会觉得奇怪,我把注意力集中在眉心,心里默念咒语,打开了天眼”,打开天眼后的我看见,杨涛身上阳火已经熄灭了两盏,脸色幽绿,双目全是红红的血丝。

  杨金波此时正准备过去扶他。”我见状赶忙冲他大喝道:”别过去,现在他不是你儿子,赶紧离他远一点。

  ”杨金波闻言愣了愣,先生这是哪里话,我儿子就在我面前,怎么会不是我儿子呢?。

  就在这时,”杨涛说话了:声音尖且刺耳”用手指着我说大声吼道:”臭道士,我跟你井水不犯河水,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不然我今天就送你下去见你们的祖师爷”。

  ”放肆!“大胆小鬼”见到本道还不速速退去,居然还敢威胁本道,我看你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语罢,我步踏罡斗,直往杨涛走去。”罡”乃罡步,相传为夏禹所创,故称禹步,斗”则为天上的北斗七星。

  ”杨涛见我近前,表情瞬间变得凶狠异常,提起脚就往我肚子踹了过来。

  再怎么说我也是跟鬼卒干过架的,会怕一个区区小鬼?会被他踹中?明显不可能啊。

  我抽身往后退去…………边退手中法指急捏,杨涛见我往后退,以为我真怕他,一脸得意的表情。

  臭道士”刚刚不是狂得很麽?怎么不退了啊?继续退啊”。

  说到这,杨涛脸部表情几乎扭曲,“我眉头微皱,步法一变,左手法指直朝杨涛印堂打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