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你们茅山就只来了你一个人?这可是曾经古战场的恶鬼啊。

  谢之强此时正捏着阵决,额头豆大汗珠直冒,忽然手决一变”大喝一声:起!

  周围符咒全部凭空升起,道道黄色符文围绕四周,这时,鬼卒已经全部进前”嘭”一道道阴气不断撞击着阵法,鬼卒开始破阵了!我赶忙拿起铜钱剑握在手里,严阵以待。

  谢之强也从黄泥地抽出桃木剑,说道:道友莫怕”我几位师叔伯正在外面布阵,不出十分钟定能全度这里的恶鬼。

  我道:卧槽!怪不得我看你不慌不乱的,敢情是有后台啊。

  ”道友这是哪里话,你我同是道门传人……

  话都还没说完。

  啪”的一声,符咒突然在空气中炸开,我跟他此时都傻眼了,”太快了。我埋怨道:你这是什么破阵啊!怎么才杠了两下下就不行了啊。

  谢之强撇了撇嘴道:”我哪知道啊,这里的恶鬼怎么这么猛?。

  废话,这里曾经是个古战场,不猛才怪,你师伯他们怎么还没好啊!刚刚不是说好的十分钟呢?

  ”快了,再坚持一下。

  就在这时,破了阵法的鬼卒一窝蜂的朝我俩杀了过来,不过好在我已经恢复了些许体力,铜钱剑横放胸前,鬼卒来一个砍一个,”谢之强反应能力很快,没有过多惊慌,右手单持桃木剑,也是见鬼就杀。

  很快,我俩就被鬼卒围了起来,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山涧两旁突然传来道道咒语声,”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困由汝自召,敕就众等急急超生,敕就等众急急超生。

  ”我看向谢之强,谢之强道: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有几位师叔伯在外布阵,要不是看你快扛不住了,我又怎么会跳出来救你呢?

  我道:原来你们一直看着的啊?为什么不早出手?

  哈哈!谢之强笑道:你猜。

  我猜你大爷!我冲他冒了个白眼”

  茅山怎么说也是个大派,门下弟子咋这么没素质啊!

  嗖”一道破空声划过夜色。

  山两旁忽然跳出四个老道士,四人均穿紫色道袍,年龄大约60几岁左右,

  为首那位胖道长说道:之强”带上你旁边那位道友快些离开,这里有我跟你各位师叔足矣。

  谢之强恭恭敬敬的答道:是”师伯说罢!

  谢之强拖着我朝山外跑去,到了山外,我问道:就这样走了?你那几个师叔伯搞不搞得定啊?

  谢之强翻了翻白眼,放心吧!我那几个师叔伯个个都是隐士高人,前几天掌门用紫薇斗数算出南方有阴邪现世,故此特意去请的几位师叔伯出的山,

  我问道:刚刚你几位师叔伯布的什么阵法啊?

  谢之强答道:当然是我们茅山派的度鬼大阵咯!

  我道:走!看看去。看你那几位师叔伯是怎么度的鬼,说罢!我抬起脚就往山涧走去,

  谢之强在我身后大喊:喂!你干嘛去啊?师伯刚让我带你出来,现在又进去,你这是要我违抗师命的节奏啊。

  我用眼角瞟了他一眼道:你怕个毛线啊!不就是进去看看吗,只要不被你师伯发现就可以了啊,谢之强一拍脑袋,对噢!

  我冒了个白眼道:你个傻x。

  说罢,谢之强就跑了过来,

  师伯他们布的阵应该快开启了,我俩走快点。

  我答道:好

  我俩一路狂奔,山路两旁枯黄的杂草迎风而动,到了,我指了指前面。

  我跟谢之强爬到阵法外面,看着阵内几个老道士手决跟步法不停的变换,心里暗呼”姜还是老的辣啊!光看他们变换手决的速度就不是我能比拟的。

  ”谢之强对我说道:你看,师伯准备启阵了,前方那位穿紫色道袍的胖道长法步一变,大喝一声,敕!

  旁边几位老道士全都退开!这时,山涧两旁忽然阴风大吹,阴风刮再我脸上打得生痛。

  谢之强也好不到哪去,跟我一样被阴风打得直叫疼。

  咦!怎么风停了啊?谢之强问道。

  我叫道:快看前面,这时阵内突然出现了许多手持勾魂链身穿古代衙吏服的鬼差,数量黑压压的,看得我俩都傻眼了。

  ”为首的两个鬼差,一个长得笑嘻嘻的,身穿白衣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一见生财”四字手持一根白色的孝棒。舌头伸得老长,一看就是个吊死鬼。

  另一位则是黑脸,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一见太平”四字,表情凶狠,手里拿着跟黑色链子谢之强自语道:师伯怎么把黑白无常都请上来了,看来今天有好戏看了。

  ”白无常鬼名叫谢必安,黑无常鬼名叫范无救,也称「七爷」、「八爷」。

  据说,谢范二人自幼结义,情同手足。有一天,两人相偕走至南台桥下,天将下雨,七爷要八爷稍待,回家拿伞。

  岂料七爷走后,雷雨倾盆,河水暴涨,八爷不愿失约,竟因身材矮小,被水淹死,不久七爷取伞赶来,八爷已失踪,七爷痛不欲生,吊死在桥柱(所以很多白无常的形象是伸著长长的红舌)。

  阎王爷嘉勋其信义深重,命他们在城隍爷前捉拿不法之徒。有人说,谢必安,就是酬谢神明则必安;范无救,就是犯法的人无救,当然这都是民间传说。

  这时,”白无常说话了,声音拉得很长,听着很不舒服,白无常对着谢之强师伯道:哟!这不是茅山宗的杨明”杨道长麽,”杨道长,今天把我们哥俩叫上来有什么事?

  杨明道:此处阴魂被我茅山宗前辈当年封印在此处,恶鬼今日破封印而出乃定数,本道奉三茅祖师法令,跟几位“师弟”特来此地度这些恶鬼,

  刚一说完,杨明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个玉牌,玉牌上面刻有个红色的令字。

  白无常看见杨明手里的玉令表情瞬间变得异常严肃,杨明大喝:茅山玉令在此!黑白无常两位阴帅听令,速速押解此地恶鬼下地府,不得违令

  黑白无常大喝道:得令!

  随后,白无常冲身后鬼差大手一挥!对身后一众鬼差说道:全部带下去。不得放过一个,鬼差拘魂的场面太壮观了,手里勾魂链往恶鬼身上一扔,恶鬼瞬间被套住,不能动弹。只得哀声哭喊,转眼”山涧恶鬼全部都被鬼差尽数套住。

  黑白无常跟杨明行了一礼道:杨道长,此处恶鬼已全部拿下,我等也该下去复命了。告辞!

  杨明回了一礼道:有劳两位阴帅了,说完,白无常手中的哭丧棒往西方一扔,大喝一声道:开!

  西方瞬间就出现了一条宽约2米,长约50米的青石板路,路面不很平整..................这是黄泉路,“我目瞪口呆的指前方,相传:黄泉原指地下的泉水,后来被引作阴曹地府的代称,黄泉路也成了通往阴曹地府的必经之路。

  走完黄泉路后,就意味着即将受到阎罗王的最后审判以及十八层地狱的最后考验了。

  黄泉一词的出处是《东周列国》故事“郑庄公掘地见母”:郑庄公的父亲是郑武公,娶姜氏为妻,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寤生,二儿子叫段。

  因为寤生出生时难产(古人视难产为不祥之兆),外加段长得一表人才,姜氏便偏爱他,希望郑武公立段为太子,可是未能如愿,姜氏一直怀恨在心。

  等武公去世后,寤生继承王位,号郑庄公。

  姜氏多次向庄公提出无理要求,庄公碍于母亲情面,都满足了她。但是姜氏毫不知足,居然煽动次子段篡位。

  但后来被庄公识破,段自刎而死,庄公大怒之下把母亲从京城赶到颖地,还发誓说:不到黄泉不相见。可是他事后非常后悔,毕竟姜氏是他的生母。

  更新PQ最快}上%}酷b匠`?网

  当时颖地的官员叫颖考叔,为人正直无私,一向有孝顺爱友的美誉。他见庄公把母亲安置这里,便对人说:母亲虽然不象母亲,但儿子却不能不象儿子。

  于是抓了几只小鸟来见庄公。庄公问:这是什么鸟?颖考叔说:这种鸟叫号鸟,最不孝道,母亲把它养大,但他长大后反过来却啄食母亲,所以抓来准备吃掉它。庄公听后哑然无语。

  时值膳房送来一只蒸羊,庄公割下一条羊腿给考叔,考叔却将羊肉撕下放于袖中。庄公不解。

  考叔说:我家母亲因家中贫困,从不曾吃过如此美味,我要拿回家给母亲食用。庄公不觉凄然。

  考叔知道已经说动了庄公,却因为有“不到黄泉不相见”的誓言所阻,于是献计,挖掘地下,直到泉水涌出时,建一地下室,然后把母亲接来居住。最后终于使庄公母子团聚。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白无常带领的鬼差浩浩荡荡的往“黄泉路走去。

  一会儿过后!黄泉路在夜色中消失,只剩下我跟们几个人站在原地,就在我跟谢之强准备跑路时。

  杨明双手背负在身后,冲我俩大声说道:看都看完了,还跑什么啊?

  谢之强脚步一停,随及立马换成一副笑脸,扭头对杨明道:”师伯,刚刚我们就无意瞟了一眼,绝对什么都没有看到,杨明闻言一笑,呵呵!好了”此处的阴魂已经全部被鬼差拘下去了,这里也没我们什么事了,走吧,”杨明说完背负双手往山涧外走去,路过我身旁时瞟了我一眼对我说道:想不到白派之中还有你这么个阴阳先生敢孤身一人对这里的恶鬼,当真难得。

  以后要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就来句容茅山找我,我们还会再见的。

  ”说完,谢之强对我挥了挥手道”有缘再见,我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几人迅速离开了山涧,这时才发现吴明军醒过来了,吴明军跑过来赶忙向我道歉,“对不起啊”易大师,今天我当真是不该一意孤行,差点害大师送了性命,多谢大师肯回来救我,今天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大师见谅,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我用眼角余光斜了他一眼,边走边对他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