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早饭后,吴明军带着我去了他们公司出事的地方,原来他们集团要扩建的地方,是在国道旁边的两座大山,说是要把山掏空,里面来放洞藏酒。

  我跟吴明军一路走到山脚下,到了过后我才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吴明军好像是看出了我的疑问道:大师放心,因为这事死的人太多了,这次去请大师出山的时候,我们已经给全体员工放了3天假!就只留了门口两个保安。

  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说道:带我去经常死人的地方看看。

  吴明军指了指前方一个已经开阔出来的洞口,洞口里面黑漆漆的,光白天就能感觉到阴森。

  我拿出罗盘,慢慢走到洞口边,“发现,天池指针平稳,并无异象,为了安全起见,我又拿着罗盘绕了洞口走了两圈,发现还是没有阴气,那就说明他们这里不是有阴魂害人,而且其他原因。

  “吴明军看我拿着罗盘转了半天,问道;大师看出什么了吗?是不是有鬼怪?。

  “没有,这地方气场平稳,并无阴气,不可能有鬼怪,我想可能是其他原因导致的。

  “哦!那就怪了.....这工地的人说:每天晚上都能听见有人哭,而且哭的很惨!最近还频繁有人被各种意外砸死。

  我皱了皱眉道:“走!跟我去对面那坐山看看。

  “吴明军闻言楞了楞,不过,还是带着我往对面山上走去,上对面那坐山根本就没有路,走着异常艰难!我倒没什么事,但吴明军可就惨了,一路上走得直骂娘,“这尼玛什么破地方啊,连路都没有。

  走了半个钟头,终于走到了山顶!吴明军问道;大师,你没事跑这山顶来干嘛啊?出事的地方可是在对面那坐山啊。

  呵呵!我笑道;你们公司那块地方没有我没有发现阴气,所以我猜测是风水上出了问题。

  哦“吴明军咂舌,不可能吧!工地的工人都说晚上能听见有人哭,不可能是风水上出问题吧!

  “你看,我指了指前方,对面那坐山现在是什么形状?像什么?。

  吴明军摇了摇头道,看不出来,山在我眼中山都是一个样。

  ”其实,刚刚我在山下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可能是风水出了问题,现在一看,果然不出所料!这两座山连起来就是个天然风水局。

  施工那座山形状似娃娃鱼,“而对面这坐却似一把弓!山中草叶皆可为箭,每到晚上弓张箭射,娃娃鱼肯定会痛,所以就哭,工人听到的哭声,我想应该就是娃娃鱼发出的,他们找不到声源,那是因为声源其实就是整座山,他们不懂风水,所以才会揣测是鬼魂作隧。

  “哦”竟有这种事?吴明军听得满头雾水,我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也不算什么。想要破这风水局其实也不难!只需把我们现在站的这座山开条道,把弓局破了!鱼局自然就解了。

  “吴明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就有劳大师了,我马上联系施工队,立即开工。

  殊不知!我无意破了风水局,差点害了方圆20里的村民,当然,这是后话,容我慢慢道来。

  施工队到了以后,我拿着罗盘,用红线定好方位,算好时辰!大喝一声“挖。

  下面开挖机的档一啦,“哗!的就开工了。

  莫约挖了半个时辰,我跟吴明军在保安室抽烟抽得正欢,突然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

  吴明军见状问道:咋个回事?跑这么快干嘛?。

  那小伙子道;“出事了,出事了。刚刚开挖机的师傅突然口吐白沫!现在正趟在地上抽搐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所以我特意过来请大师过去看看。

  我闻言大烟头一踩,”走,快带我去。

  到了现场过后,果然有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趟地上口吐白沫的抽搐,我拿出罗盘一看,此时的罗盘天池指针已静止,但不归中线。证明此地为神坛古刹,住家不可,不宜动土。我大腿一拍!爆了句粗口”你麻痹的,怎么会是侧针。

  我收起罗盘,赶紧把那开挖机的师傅抬了出来,天眼一开!发现那师傅身上眉心有一团呈黑色的气体。我记得《白派秘录》里面有记载,凡我派弟子开天眼过后看见呈黑色气体皆为煞,定当小心处之。

  我知道煞气缠身会要人命,赶忙叫全部人后退两米,随后我又点了三柱香,祷告了一番,左手立马捏起剑决,口中急念《白派秘录》里面的破煞咒: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干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

  念罢“我左手剑决往他眉心就是一拍,一道黑气从那人眉心引出,看见黑气离体,我不由松了口气。

  人总算救回来了.........

  我心里好奇,于是就走到挖出问题的地方一看,“这一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完了,这地方原来不只是个风水局那么简单,因为我看到被挖出来的地方有个玉牌!约两寸宽,通体黝黑,上面刻有繁琐的符文。

  我把吴明军拉到一边道:不能挖了,在挖肯定会出大乱子,刚刚我看到土里有个玉牌,已经被挖断了。

  “吴明军愣了愣,随即一笑,哈哈,不就是个玉牌吗,能说明什么?

  我答道:那不是简单的玉牌,那是我道门前辈在布阵时用的阵眼,你看看上面的符文就知道了。

  吴明军眉头微皱,冷声道:难道因为一个玉牌,我们就得停工?。

  “我把手里那块已经断成了两半的玉牌递到他手上,你看,这不是普通的玉牌,是块死玉,玉埋入土中,如与金相近,时间长了会受其克制、黑色干枯,易被入误认为是水银沁。

  据说。

  玉石也可以封印魂魄”在茅山术中也和追踪器相似,茅山弟子在三百步之内可找到那玉的人。而且上面刻有很复杂的符文,

  肯定是位高人曾经在此地布下阵法,也不知道镇压的是什么。

  吴明军有点不懒烦的道:好了!不就是块破玉吗,能有什么啊,别管他,我们继续挖。

  说罢,吴明军大手一挥,大家都别慌,刚刚开挖机那师傅肯定是有癫痫,大家不用怕,继续挖,完事我给双倍的工钱。

  我闻言冷声道:不能挖了,阵眼已经被破了一块,如果在挖,出什么事谁来承担这责任?。

  吴明军这时语气也不怎么好,“挖,别管他,挖完我给三倍工钱,快点。如果今天不能破这风水阵,这里的工程就动不了工,公司要交工的时间也不多了,所以必须得快。

  D最I新章☆节上酷}1匠《网V

  下面的人一听有三倍工钱。立马热火朝天的开干了,我摇了摇头!知道阻止不了了,因为他们这一类生意人大多把利益看得比命重要。

  我斜视吴明军道:”再往下挖你会后悔的,不信咋走着瞧,“哼。

  哈哈,吴明军大笑,这还得多谢大师的指点啊,要是没有大师的话,这风水局根本就破不了。说罢,他掏出一张卡,大师的事现在已经完成了,这里面有五千块钱,“我想应该够请大师出山的费用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