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出山

  第二天一早,口好渴,喉咙都快冒烟了,我爬起来倒水喝,咕嘟”一口气喝了一大杯。刚准备回床上继续补个回笼觉的时候听到门外有人在说话,吴总,要不要我上去敲门?听那人说话声音是个女的,不用,我们再等会,还是等大师睡醒过后再敲吧!

  吴总,我们都等了两个4个钟头了,我们能等,但工程那事可等不了啊,门外女的声音略显微焦急,吱嘎”

  我打开大门,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子跟一个大约20出头的女人,女人穿着一双白色高跟鞋,一身米色职业装,身材凹凸有致,男的西装革履头发梳得老亮,一看就属于那种社会上的成功人士。

  我问道:你们找谁?有什么事?

  小兄弟,请问这里是易肃风老先生家吗?我道:是,你们是……?

  旁边的那位中年接话了。您好!我叫吴明军,是清酒集团的总经理,旁边这位是我秘书,我们今天来找易老先生是有事相求,打扰到小兄弟休息还请莫要见怪。

  没事,刚好我起床喝水,谈不上打扰,不过爷爷去年就已经离世了。恐怕要让两位失望了。

  n最新(章Sa节c上“酷匠网

  啊?过世了…………怎么可能啊!

  喏!你自己看,我指了指法坛面前爷爷的灵位,你们有什么是不妨对我说说吧!兴许我还能帮你。

  吴明军看着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心里肯定再想:这小子这么年轻行不行啊?

  我看出他们的疑虑撇了撇嘴道:我从小就跟我爷爷学法,爷爷会的我都会,他一听我是易肃清的孙子,立马拉住我的手臂恳求道:求易先生救命啊。

  大哥!别激动,淡定,先进屋说吧。

  我随后倒了两杯茶在八仙桌上。问道:你们说吧,能帮的我尽量。

  我也不可能把话说死,等着吴明军的下文。

  吴明军道:唉~不瞒大师说,我们集团前几天在挖山准备扩大公司规模的时候遇到一件怪事,都死了好些个人了!现在都没人敢去挖那坐山了,只要一有人进去,就会无缘无故的发生各种意外,要么就是石头砸下来砸死在里面的人。还有更怪的事,我们明明把安全措施提高了很多,山里面还是会无缘无故的发生一些塌陷,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活口。

  半夜现在都能听见那坐山里有人哭,刚开始还以为是谁家小孩,没怎么在意,后来居然更严重了!哭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们的工作人员有次几乎把整座山都搜遍了,愣是没找到哭声。

  我喝了口茶,“照你这么说....是有些蹊跷,具体还是等我跟你一起去看下再做打算吧。

  吴明军起身对我拱了拱手道:好!那就有劳大师了,请大师收拾收拾现在跟我们去看看吧,上面催工程催得紧,还希望大师能够体谅。

  我走到法坛前,给祖师爷恭恭敬敬的上了三柱香,心里默默的祷告!求祖师爷保佑。

  带上黄布袋跟祖师令,就跟他们上了车。

  车子一路向南开去,大概开了两个多钟头吧!我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叫我。易大师!到了。

  我揉了揉眼睛,使劲吸了口气,草,城里的空气真的不咋滴啊!总觉得空气中有股酸味。

  吴明军见我皱眉以为我是晕车了。立马对身旁的秘书说道:还傻站着干嘛!快去给道长买几粒晕车药来。

  ”我闻言摆了摆手,不用,我是刚来城里空气有点不适应,”哈哈,吴明军笑道!

  ”哦………………

  大师这十几年难道没出过一次山?

  没有,我一直跟爷爷在山里面学法,一般不会出山,所以才有点不适应。

  呵呵!道长真是高人啊,有这身本事十几年都不曾出山,真是埋没了。

  我笑道;只是不习惯而已,对了“你们出事的地方在哪?快带我去看看吧!如果真是阴邪做遂,我定当收之,”不急,大师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肯定累了吧?走,先去吃饭。

  说罢我跟吴明军朝一个名叫日月酒店的门口走去,一路上边走边聊,聊的大多都是是琐事,吴明军开好包厢过后,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才两分钟没到,门口又进来四人,个个都是西装革履“挺着个将军肚,肥头大耳,一脸成功相。

  为首的那个胖子脖子上戴了跟金项链,有小母指那么粗,那人一看见我就跑过来跟我握手,道长来了啊!我叫杨青波,是清酒集团财务主任。因为公司有事,未能远迎大师”还望大师莫要见怪啊。

  ”没事,老杨,别让大师站着了,快请入坐。

  杨青波脑袋一拍!你看我这个记性。”对,大师快请入坐,服务员。上菜,说罢,门口走来8个端着盘子的小伙子就进来了。拿去,杨青波往钱包里面扔出五张100这是给你的小费,给我们上你们这最好的酒来,快点,那小伙子立马点头哈腰的,老板请稍等。

  揭开盘子我才发现,麻痹的这些城里人太TM会享受了,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全有,杨青波看我一副咂舌的样子嬉笑道,招呼不周,道长请!我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夹起块肉就往嘴里送,完全不顾及什么大师的形象。

  老板!你的酒来了。

  这么快!杨青波笑道,来,大师。

  杨青波倒了一杯剑南春双手递到我手上,我双手接过,来,吴明军也举起一杯剑南春对着我道;一起敬易大师一杯!

  我拿起酒杯一口气就闷了下去,草“太辣了,酒根本就是直接冲我喉咙一直烧到肚子里面的。

  喝完过后我才发现吴明军他们都没一口闷,只是小抿了口。

  我心想:妹的!太亏了。

  ”酒过三杯!吴明军就讲起了他的经历,原来吴明军以前是个小混混,打架要多狠有多狠,话说吴总当年能一脚踹翻一道门,不过现在不行了,也没时间打架了,一天公司的事都忙得要死。

  说完。又开始喝酒,喝得我迷迷糊糊的,眼睛我快不行了。吴明军就开始帮我打圆场,好了,今天就喝到这,易大师明天还有事忙!说罢“我们一群人就出了包厢。

  第二天一早,我刚洗漱好就听见有人叫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