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锥见黄旗立了起来转身想跑,不过这时已经晚了,黄旗一立,就代表阵法已经开启,被困在原地的唐锥大惊,身体上的阴气慢慢大增,“随后,抬起手中尖利的指甲往立在地上的黄旗抓去,”他想破阵,我后背一凉,此时的我因为失血过多,头开始昏昏沉沉,脚步也有点不稳,阵绝对不能被破,因为阵法跟我的魂魄连在一起,若是被破,我也不敢保证还看不看得见明天的太阳。

  我牙关紧咬!拿出爷爷传给我的”祖师令,道家每门每派在创派初期都会先制作祖师令,祖师令的做法极其复杂,非道行高深的道人是觉得做不出来的,在加上祖师令又经过一代一代掌门的加持,上面的法力绝对是法器中数一数二的。

  我记得曾对我爷爷说过:“非命悬一线的时候,绝对不能动用祖师令,由此可见祖师令对一个门派的重要性。我手中的祖师令是一个用白玉雕刻成的玉牌,巴掌大小,外形呈八卦形状,上面有刻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符文,中间还刻有个沧桑的白字,寓意为白派之物。

  祖师令被我握在手中红光大冒,这时,立在地上的黄旗已经被唐锥破了一支,剩下的三支也在地上摇摇欲坠,“噗”我喉咙一甜!一口鲜血自口中吐了出来。

  放肆!我大喝道,口中鲜血往祖师令上一喷,白派弟子易子阳,谨请先师法令,诛灭百邪!疾!。

  一念完,祖师令上红光闪得更厉害了,

  “嘭”

  一束红色符文自祖师令上射向阵中的唐锥,“唐锥被红符打中鬼体,倒在地上惨叫不断。

  "我拿起铜钱剑,慢慢走近阵法边缘,准备给他来最后一下,送他下地府投胎。

  “谁知,这时唐锥突然就对我跪了下来。

  "道长饶命!说罢,脑袋”嘭嘭嘭”的就朝地上对我磕起了头,"我见状心一软,铜钱剑剑尖指向他道:本师今天念在你还有点悔改之心的份上,姑且放你一马,日后再让本师看见你索阳人性命,定斩不饶,说完。我右手一挥,撤去了阵法,与此同时,小黄旗也倒了下来。

  "唐锥看见黄旗倒地,起身冲我拱了拱手,多谢道长不杀之恩,随后慢慢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我见他已离去,赶忙跑到屋前拍了两声,“易叔,没事了出来吧,"易三听到了我的声音,过了半响才打开了门,手还瑟瑟发抖!

  他一开门,就看见我手在滴血,“马上又跑屋里,倒腾草药给我包扎。

  "忙完这些已经是凌晨1点了,辞别易三!我收拾好法器,点了支烟,一个人慢慢往家里走去。

  "回到家后,我一躺床上就睡着了,这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爷爷穿着一身古代官衙穿的衣服,衣服胸口中间绣有个鬼字。

  “爷爷带着慈祥的语气对我说道:今天做得不错,以前还我担心我死之后你遇到阴魂会不知所措,看来是我多心了,我这一身本事这辈子就只传了你一人,你切记!多行善事,不得用我传你的法术害人敛财,不然必遭天谴,有时间多看看我给你留下的本书,里面的东西太过深奥,须你自己去领悟。

  “好了,时辰到了,爷爷要下去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说罢,爷爷冲我挥了挥手。

  ”爷爷”我猛的睁开眼大喊一声,卧槽,原来是梦。我揉了揉眼睛起床拉开窗帘,发现已经日上三杆了,洗了把脸吃过早饭,拿出爷爷留给我那本封面已经泛黄的手抄本,上面用毛笔写了四个繁体《白派秘录》。

  我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以前爷爷常对我说的六个字,行善事,积阴德。我继续往下翻,里面的风水堪舆法我早都背得滚瓜烂熟了。

  不过爷爷让我去悟肯定有他的道理,到底是什么呢?我陷入了沉思.............“想了半天,屁都没想出来,我心想,是不是那老头子忽悠我呢?。

  想不通就不想,这是我一贯的风格,我索性合上书,屁股一拍,出去散了会步,直到晚上,“易叔侄女过来叫我去他家吃饭,说是要好好感谢我昨天救了他孙子的命,于是我就跟着去了。

  到了易叔家,我看见八仙桌上面放了一只炖鸡,炖鸡旁边还有条红烧鲤鱼,剩下的就是一些杂起杂八的小菜。

  易叔过来搓了搓手,都是些家常菜,子阳你随便吃,管够。

  我对他笑了笑,看着桌上的菜我口水直往下咽,因为我基本每天都是随便吃点就完事,只要肚子不饿就行,半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好菜放我面前,就在这时,易叔侄女进来了。

  易叔侄女名叫易圆,年纪跟我差不多,不过酒量是我们易村数一数二的,据说易圆12岁就能把两斤米酒当水喝,而且还是自己家晾的那种,酒量令整个易村的男女老少闻风丧胆。

  “易圆手里拿着瓶放了好几年的茅台酒,冲我们俩晃了晃,今天不醉不归哈。

  ”你咋现在才来啊,不是让你早点麽?看,都让子阳等饿了,易三说完对他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坐下。那妮子刚一坐下就给我倒了碗白的,我酒量向来就不怎么好,一般情况下喝两碗白的就爬了,这还不算,在饭桌上的时候还频频向我敬酒。

  ”太TM能喝了,一碗接着一碗,酒过三巡,易圆问我道:子阳,这世上真的有鬼吗?我擦了擦嘴角的油,对他道:信则有,不信则无。

  人只要不做亏心事,你怕个毛线鬼啊。

  易圆又问:那如果我没做亏心事鬼也要来害我,我该怎么办?

  “呵呵!我闻言笑了笑,对他说:世上所有事都是有因果的,鬼不会无端害人,就拿小虎子那事来说吧,村里那么多人,为什么那阴魂不去找别人而找上了小虎子啊?”因为小虎子曾在亡人坟头撒尿,这是对亡人的大不敬,已故之人找上门,这也就能说得过去了。

  不过小虎子那事好歹也算得了个善终......."这时,“易圆忽然桌子一拍,"啪"的一声,吓了我一跳,"我明白了,人不犯鬼,鬼就不会主动害人,对吗子阳?

  我赶忙点头答道:“嗯嗯,正是这个道理。

  哈哈,我现在不怕了,来!喝酒,说罢,易圆又向我端起了碗。

  见他端起了碗,我又不好意思拒绝,我这人就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O酷匠W网永-l久A‘免费√看{小说…M

  直到最后一碗白酒喝完,我人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我看着“易圆把手在我眼前晃了晃,问道,子阳,这是几啊?。

  我此时已经感觉天旋地转,刚准备回答他那是二,谁知我”哇“的一声吐了他一手的酒,易三在一旁笑道:你活该,“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把你手上那酒洗洗吧,我等会送子阳回家,这时,我好像”迷迷糊糊”的听到了易圆的埋怨声,拟大爷的,今天真是背到姥姥家了,我走了,说完,易圆大步走出门口。

  “我不知道那晚我是怎么到的家,只感觉自己头很重,周围场景都在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