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叔,给我碗井水,要刚从井里打上来的,易叔愣了愣!随后,提起木桶就朝屋外水井边跑去,过了半分钟,易叔拿着半碗井水走了进来。

  我接过碗,把碗平放在床前,左手剑指一捏(左手小指跟无名指弯曲,大拇指按住两指指甲盖)绕水碗转了三圈,心里默念敕水咒,清淨之水,日月華開。中存北斗,內映三台。神水一噀,散禍消災。急急如律令。

  ”念罢,我掰开小虎子嘴,把敕好的井水给他慢慢的喂了下去,井水刚一下肚,小虎子”呼"的吐了一口黑气出来,紧接着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爷爷!有鬼,有鬼想害我,呜呜""",我拍了拍小虎子后背,让他缓了下神,问道:你下午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有鬼会害你?。

  一提到下午,小虎子脸上瞬间露出了恐惧的眼色,一个劲的摇头说,我错了,唐叔叔,我不该在你坟头撒尿,求你放过我吧,我下次不敢了。

  ”谁让你去的?易叔大怒,接着”啪,的一巴掌就拍了过去,拍得很响。

  这时我忽然想到了一句话,"爱之深,则恨之切。

  我见状拉了拉易叔衣角道:"好了,易叔!小孩子顽皮不懂事,可以谅解,你还是先把我晚上开坛用的东西准备好吧,易叔答道:要什么东西你说。

  供桌,香烛,公鸡,红线,糯米。这些你先记下来,今晚子时之前务必全部备齐。

  好!

  …*酷!;匠网_永!C久◎3免◎费看小5说

  交待完过后,"我回到家,恭恭敬敬的给祖师爷上了三柱香,随后开始画符,以备晚上那场斗法。

  画符大家别以为就是把符咒写在纸上就可以了,其实不然。

  "画符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非等同儿戏。要摆香案,上香,请神,事先净心,又净手,净口,净笔纸墨砚台,祷告完后,还要配上每道符咒相应的法决,咒语,取笔一挥而就,盖上法印,再祷告,再顶礼、送神,缺一不可。

  呼~我长吐一口浊气,尽量使自己心情平复下来,左手拿起毛笔,在祖师香炉前转了两圈,口念敕笔神咒: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

  一念完,我右手提起毛笔,快速往黄符纸上画去,心里同时默念杀鬼咒: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语罢笔停。

  忽然,一道黄光自符纸上闪过,我知道,符成了。我接着擦了一把汗。

  "画符真的很费神,期间,光念咒语心神就得相当集中,而且还不能有杂念,笔只要一动,中间就不能停,必须一气呵成,这就是符咒的画法。

  一连画了4张老君杀鬼符跟四张天师破邪符,累得我不行。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晚上22。00点了。

  我收好符咒,带上爷爷在世时用过的黄布袋和一把铜钱剑就出了门。

  到了易叔家过后,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他家住的是一楼一底红砖房,刚进门第一看到的是堂屋跟客厅,旁边是厨房,上面一层楼住人。

  我走进去看了看,见东西都备齐了,就对易叔提醒了句:等会不管听到或看到什么东西都不能出来,只管到屋里待着就好!说完。我把黄布袋里剩下的一张太岁镇宅符递给他。

  这道符贴在房间门上可保平安,进去吧!外面的事交给我。

  易叔点了点头,好!那你自己小心点。

  易叔进屋后,一阵阴风至他家西面吹来,吹得法坛上蜡烛火光摇摇欲灭。

  我知道正主来了.于是朝西面大喝道:出来吧“别虚张声势了,你这点小把戏吓不到我的。

  ”话才刚一说完。法坛前五米处忽然“迷迷糊糊”出现了一个只有上半身的阴魂。

  ”不用说,这肯定就是唐锥了。

  唐锥此时看见我恨得牙”啧啧响。可能是下午被我打怕了吧。

  我见状冲唐锥道:我已经知道你为什么要缠着小虎子,咋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事你要怎么办才满意?。

  “唐锥咬牙切齿的说出一个字,“死”。

  真的没得谈?我皱眉道,哼!臭道士,那小子的尿不是撒到你头上,你肯定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还谈个屁,今天我一定要那小子下来陪我。

  ”说完,唐锥已经朝村长孙子睡的房间飘去,我见状赶忙拿着法坛上的杀鬼符往他身上打去。

  "忽然,一道黄光从小虎子房间里面射向唐锥。

  我一愣,心想:这尼玛怎么回事?我手里的符都还没打出去,哪来的黄光啊?

  "不过,随后我再一想,对了!刚刚给了易叔一道太岁镇宅符,应该是起作用了。

  "大家可别小瞧太岁镇宅符,此符爷爷以前还在世的时候,可是很多人求都求不来的,要不是今天事情发生得有点突然,我才不会拿出来用嘞!。

  以前听爷爷说,太岁镇宅符能挡百邪,保家宅平安!不过也很难画。

  反正凭我现在的道行顶多一次就能画一张,扯远了,书归正传!

  "唐锥反复撞了几次,依旧撞不破太岁镇宅符"大怒!转眼就朝我站的法坛扑了过来。

  我小手一抖,这一下要是被他扑到了可不得了,少说也得去我半条命,”人身自带三把阳火我想大家是知道的吧?分别在头顶,双肩。

  三把阳火也同样带表这一个人的生命,运势,火要是灭了也就代表那人也就玩完了。人死如灯灭正是这个道理。

  "我见状,赶忙一个驴打滚,滚到法坛外边,随手抄起法坛上的铜钱剑,冲它就是一拍。

  ”噗滋”

  "铜钱剑拍在它身上黑烟大冒。唐锥吃痛,随后手中指甲抓着我肩膀一拉。

  “哗”一声粗布破裂的声音响起,鲜红色的血液顺着肩膀往地上流了下来。

  “嘀嗒,鲜血落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在晚上格外入耳,我强忍着伤口的疼痛,抬起右脚,一脚踹向他小腿,被我踹中小腿的太锥后退了两步,见他后退,我赶忙捞起法坛上四支写有令字的小黄旗,用力往唐锥站的四个方位一掷,黄旗落地后,我口中急念玄科禁祝谨咒: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若有凶神恶煞鬼来临,地头凶神恶煞走不停,天清清,地灵灵,弟子易子阳,奉三茅祖师之号,何神不讨何鬼不惊,急奉祖师茅山令,扫除鬼邪万妖精,急奉太上老君令,驱魔斩妖不留情,吾奉三茅祖师急急如律令。起!

  咒语一脱口,散落在阴魂周围的小黄旗一下子就在水泥地上立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