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做的不错,我应该奖励你!”疯子说完从皮包里掏出两千块钱很大方的丢在我的面前。

  我楞楞的看着他,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那个,枫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这钱是什么意思?”

  疯子靠在座椅上,手指尖夹着烟指着桌子上的钱对我说:“今天让你给的东西对方已经把钱到位了。而这是给你的奖励。当然你也可以把这当做是你的跑路费。反正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这钱你觉得要怎么想收得心安理得,那你就怎么想知道吗?”

  我笑笑,看着他有些不解的问:“不是枫哥,这不是你说的这个问题我还是没有想明白。照你这么说随我怎么想,只要心安就好。可是我无论怎么想都不会心安理得的拿这些钱啊!”

  不过说真的,疯子的确有大哥的气场。这种气场与气势我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反正我就是没有。即便是羡慕也都没有用,只要到了一定的地位,我想自然而然就有了吧。

  不过我心里总感觉今天那个包裹肯定有问题。我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跑路费都给我两千。如果今天我不把那个东西弄清楚是什么,我心里始终有个疙瘩在。

  ◎酷匠y网(*永O久免,/费Eq看小?T说》

  “不是枫哥,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其实就是想知道今天那包裹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你不告诉我那是什么的话,今天这钱我收起来心里不安。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枫哥?”我看着他说。

  看疯子的架势是不打算告诉我:“兄弟,你听我说。这个东西你不知道最好。要是我告诉你,你知道了以后若是在让你去送什么东西的时候,反而不好。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不明白!”我情绪有些激动,所以说话的声音也不知不觉的提高了几分:“枫哥,我信任你,服你,所以我选择跟你。是,我承认之前跟你的时候有战圣的原因在其中。但是后来你送我这个手机的时候,你在我的心里就已经是我的大哥了。”

  “换一句话说,如果我心里不是把你当做我的大哥看待,今天你让我送东西的时候我还会那么干脆吗?”我指问他;从始至终他都是面带微笑的看着我,听到我的反问他才不紧不慢的说:“阿鑫,这也是我看重你的原因。是,我虽然是不惧怕战圣。但是我跟他之间的关系也只是相互认识而已,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但是我却可以自己掏腰包帮你把事情解决了。这已经足以看出我对你的诚意了吧?是,我知道今天你是冒了风险,但是我也没有亏待你啊,不是吗?”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呢?虽然他口口声声的说他掏钱帮我们把事情解决了。但究竟是不是这样,我没亲眼看到,所以我并不知道。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可他帮我解决了那件事,我现在却在为他卖命!这个买卖,我想他并没有亏吧。

  “我知道,枫哥你对我的恩情我铭记在心。虽然我们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相信这段时间你应该没少下功夫调查我吧?既然你在调查我,那我就相信你应该了解我叶鑫是个怎么样的人。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狗,而我也是最恨这种人的。我可以为你卖命,但是我想我应该有一定的知情权吧?”

  外面听到我越来越激动的声音,外面坐的那些人早就已经站起来做好了随时冲进来的准备。若不是汉奸压着,估计他们早就冲进来了吧。

  我现在的确不知道疯子的身份,也不知道他在社会中的影响力。但至少我还知道他是一位大哥。试想一下,当你跟的大哥被人这么不客气的喝问时,你会不会冲出来把我教训一顿?

  但自从我跟他以来,直到现在,我对他的态度一直都不是很好。怎么说呢,也不能说是态度不好吧。我只是在他的面前比较随意,看上去就好像我就把他当成是与我平等的兄弟一般,该说的时候说,该吼的时候还是要吼。不过只要我心里把他当是我大哥就够了。

  我没有那种拘束感,也不是汉奸那种个性,更不会刻意的去表现什么。

  简单的说就是我这个人比较真!

  疯子真是看重我重情重义,将‘义’字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还有一点就是做人比较真实,不虚伪,不假!虽然平日里在他面前随意了些,可他却从未放在心里。

  这也正是我跟你这么没大没小却从没有被揍的原因之一。

  听到我的话,疯子平淡的看着我说:“我明白你的意思阿鑫,你只是想知道那里面的东西是什么而已,其实并没有其它的意思。这我都了解,但是我希望你要相信一点,我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而并不是我不信任你,故意瞒着你知道吗?”

  “枫哥,如果你不告诉我今天那个包裹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那你的钱我还真不敢要。我会把这件事想得简单,而我这个人也想不到那些复杂的东西,更不会去想那些复杂的东西。所以送个包裹在我看来简直是举手之劳,所以我不会要这些钱。”我认真的说;疯子抿嘴轻笑,然后又从皮包里拿出一千的现金丢在我的面前:“阿鑫,这些钱你拿着,当大哥的是不会亏待你的。实话跟你说,我特别看重你。有些事情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但是我保证等时机成熟了我就告诉你这样总行了吧?”

  “好!我相信枫哥!”我不假思索的回答他:“至于这钱,今天我真的不能要。如果枫哥真的打算带小弟我赚钱的话,那就等你哪天真正的告诉我以后,即便你不给我钱,我都会主动找你要的。所以,今天这钱就算了。真的。”

  疯子欣赏的看着我:“好,果然不是我看中的人。那今天这钱就当是我这个做大哥的谢谢你之前跟着彪儿的那些兄弟对你的照顾,我可是听说之前一直都是他们在花钱请你喝酒,玩儿。但是现在你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一事无成的小混混了。我要让他们知道你叶鑫现在也跟了大哥,并且你跟的大哥一点都不比他们差!知道吗?”

  听到他说这句话,我的心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忍不住在颤抖。

  疯子见我这个样子,微笑着站起身,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认真的盯着我的眼睛继续说:“我疯子的兄弟,无论走到哪儿都要有头有脸,绝不会让别人把咱给看扁了。”

  “我……”我正准备开口解释,他却摇头打断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知道你们兄弟之间根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但那是你的想法。而我,也有我自己的想法知道吗?”说到这里,他将桌上的钱整理好揣进我的兜里继续说:“这是大哥的一点心意,不要拒绝!”

  重重的点头,最终我还是被他给说服了,将这钱给收了。

  “哈哈,这就对了。我疯子的兄弟,可不会像个女人一样扭扭捏捏,拖拖拉拉的。要的就是干脆!”

  他再次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行了,拿着这些钱去找彪儿的弟兄们玩儿吧。如果晚上没地上去,就给我打电话,大哥替你安排。”

  疯子能在F县的黑道上混成现在这个样子,并不是偶然;他收拢人心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哪怕是我,现在都有种热血沸腾,差点宣誓卖命了。

  无论什么时候,我还是比较冷静理智的。虽然他说得那么好听,可事实如何没人能说得清楚。尽管我很笨,会很容易就相信一个人。但那也要分什么人,什么情况下。

  他疯子是什么人?虽然在我认识他之前从未听说过F县有他这号人物的存在。不过光看战圣的心腹汉奸都能被他收买,离开战圣一心一意的跟他,便可看出疯子的不简单。

  像他这种在尔虞我诈的金钱社会混到这一步,可见他并不是一个头脑简单,毫无城府之人。

  这样的人,你永远都分不清楚他究竟对你说的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更分不清究竟什么时候他对你是真心,还是假意!

  我又不傻对吧?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他。所以从一开始,我心里就防备着他。

  出了他的雅间,我路过汉奸身边的时候,在他的耳边轻声问了句:“今晚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玩儿?”

  你们可千万不要误会啊,我问他可不代表我心里就把他当成了兄弟;我只是单纯的觉得现在我兜里的三千块钱有他的份儿而已。虽然是疯子安排他将东西交给我让我去送。换个角度想,可若是他从一开始就不告诉我这件事,自己吞了,我也不知道不是吗?

  他姥姥的,自从认识了他以后,就再也没看到当初当一次见到他时的那种拍马屁的样子。说真的,我很不习惯他现在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不知这段时间究竟是怎么回事,新增章节的点击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从本书上推荐第一天开始,从明天近百的点击,到现在就只有十几的点击量了。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扯拐现在不够勤奋?还是现在写得不好?我希望看到这段话的书友们能在评论区告诉扯拐原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