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根本就没有像小说里写的那么单纯的姑娘。如果现实生活中真有那么单纯的妹子,那绝对比稀有动物还珍惜。当今社会,女生的性教育普遍要比男生早。毕竟女孩子十岁都开始发育了,而男生则要晚两年。

  倘若不是这坏老二捣乱的话,估计我现在都还在打KISS吧。

  不过说真的,打KISS的感觉还真不错。虽然我这也是第一次,可是他妈的我突然发现,这个东西就像吸毒一样,一次上瘾啊。

  梦琪撇了我下面的帐篷一眼,俏脸上顿时涌上一抹红晕。

  不知怎么回事,我现在一看见她那水润的朱唇就忍不住想亲上一口。

  梦琪也发现了又变热切的双眸,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流氓。”

  反正我脸皮厚,管它是什么流氓,还是色狼,哥现在就是想打KISS,不管你说什么,只要让哥亲嘴一切都好说。

  俗话说得好: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

  跟梦琪在教室里继续缠绵了一会儿,要不是胡飞那小子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进来打扰我,我还真得好好的品尝一番。

  梦琪白了我一眼:“好了,胡飞都等你半天了。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说到这里她就扭捏的说不下去了。

  我嬉笑着将脸凑到她的面前问:“不够怎么样?”

  “哎呀,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讨厌呢?快走吧,快走吧。”梦琪把我往门外推。

  我哈哈大笑,心里很满足。以前我从没有发现原来谈恋爱也是这么好玩。

  回寝室的途中,胡飞一直问我爽不爽?是什么感觉?心情怎么怎么样的。如果他不是我的兄弟,我铁定好好的教训他。不过我的回答永远就只有一句话:自己找个媳妇试去!

  眼看着马上就要进寝室了,可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掏出来一看竟然是汉奸打的。要说汉奸绝对没事的时候不会给我打电话。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一定是疯子现在需要我了。

  我让胡飞自己先回去,等他走后我才接了电话。

  u6酷LB匠L网永H》久!'免A*费X/看R/小?◎说

  刚一接通就传来汉奸那欠扁的声音:“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卧槽,难道你还要我秒接不成?妈的,直接说吧,枫哥安排我做什么?”我懒得跟他浪费口舌,直接了当的步入主题。

  汉奸那家伙破天荒的跟我开了句玩笑:“呦喝,难道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枫哥对你有安排吗?”

  我被他这句话给逗笑了:“嘿嘿,如果不是枫哥有安排,你会给我打电话吗?他妈的别墨迹了,枫哥他让我做什么?”

  “十分钟后,你来学校门口拿点东西。”说完不等我说话就直接挂断了。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盲音,我直接愣住了。你大爷的要不要这样?他妈的难道你老妈没教过你对人要有礼貌吗?艹!

  莫名其妙的给我来个电话也就算了,还他妈莫名其妙的让我去拿什么东西。

  虽然心里有些不岔,不过疯子第一次安排我做事,如果我要是不去的话,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还有十分钟,这十分钟我他妈的到哪儿去呢?想来要是回寝室抽支烟的功夫就得出来,我可不习惯屁股都没坐热就要走这种感觉。

  可是现在就到校门口等他的话,我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有病了。

  妈的,反正还有十分钟,现在纠结这个问题倒不如给梦琪打电话培养培养感情呢。正因为我对她没感觉,所以才需要培养嘛。

  当我怀揣着期待的心情翻开电话簿,可是从头翻到尾都没看见她的电话。直到将电话簿反复翻了几次后我才想起来,他妈的我根本就没有问过她手机号。

  现在没事,干脆翻墙出去吃个饭先。

  想到就做,哥就是这么干脆!

  还是从老地方出去,下行一百米就到了校大门。校门旁边的一家店外面是小卖铺,里面则是吃饭的地方。不过他这里是在自己家做饭,并不像其它的餐馆一样,吃起来比较有家的味道。

  在一边情况下,我都选择在这儿吃。当然并不止我这样,英姐他们都这样。

  在这里这么久,老板早就认识我们这些人了。而且这老板还耿直,假使我们一星期的生活费花完的话,我们还可以在他店里赊账,等第二周来把钱给他还上就行了。

  老板这样对我们,而我们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并且一般人都不会赖账。所以这么久以来,他这儿的生意是最好的,赚得钱也多,他也高兴,我们不用饿肚子,也很高兴。

  所以这老板一看见我来了,就笑着给我打招呼:“嘿,鑫小子,你怎么跑出来了?怎么?今天不想在里面吃,想来外面换个口味?”

  我抽出支烟点上:“是啊,怎么样,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你快进去吧,你嫂子还在里面炒菜呢。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平时准备的份量根本不够。”

  我笑着说:“诶,怎么着啊?生意好,多挣钱还不乐意?”

  他喜滋滋的哈哈笑着说:“哪有,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要不是有你们这帮小子看得起哥哥,一直都照顾着我的生意,估计我还得饿死呢。嘿嘿……”

  “诶,这就是你谦虚了啊。我们能来你这儿,若不是你对我们够意思的话,难道我们会来?我告诉你,你可别谦虚啊,这可都是你自己的人格魅力。如果你还这样谦虚的话,那我可就当你是在装逼了啊。”

  他哈哈一笑,就招呼我进去了。因为又有生意上门了。

  一进入里面的房间,他妈的乌烟瘴气,浓浓的烟草味呛得我喘不过气来。妈的,正当我准备开骂呢,就听见有人叫我:“阿鑫,你今天怎么出来了?快过来这边坐。”

  我用手扇了扇眼前的烟,眯着眼朝着说话的声音看去,只见英姐嘴里叼着烟,手里还抓着牌。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在斗地主呢。

  我走到她身边坐下来,虽然我不打牌,但还认识牌的好坏。英姐手里的这副牌已经不能用好来形容了,直接可以说是逆天的节奏啊。我想不明白这种牌是怎么发出来的。

  英姐手里双王带花,四个A外带三个2,另外就是一手3到Q的顺子。这已经是逆天了。

  我第一眼看到这副牌的时候,都有些诧异她这手牌是怎么来的。她嘚瑟的看着我说:“怎么样?还可以吧?”

  妈的,这哪还叫可以啊?简直就是逆天的节奏啊!我没好气的说:“英姐,我不管,今天中午的饭钱你可要给我出了。”

  她嘿嘿一笑:“没问题,你出来了,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给你管了啊。”说完看向另外两个:“诶,快点,地主你们要不要啊?”

  过程不重要,结局才最珍贵。三炸加反春天,一把进账一百六。

  还没等下一把开始,我的电话就响了。掏出来一看是汉奸,我就跟英姐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你现在在哪儿,我已经到了你们学校门口。”电话一接通直奔主题,一句废话也没有。

  他妈的老子也算是服了汉奸这杂碎了,还好我不会跟他单独呆在一起,否者我一定会疯掉的。

  “我出来了,我现在就是校门旁边的店里。”

  汉奸明显沉默了两秒钟,然后才对我说:“那你出来吧,就是你对面的这辆雅阁。”

  挂断电话,我已经看见他摇下了车窗。走过去直接上了副驾驶,调侃他说:“不错嘛,车都已经开上了。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汉奸从后座上拿出一个包裹,看上去就跟快递差不多,递给我说:“这个东西你交给你们学校一个叫奈英的人。”

  我听到一惊,奈英?我们学校难道还有第二个奈英吗?他说的难道是英姐?

  “我说马屁精,你说的这个奈英是不是我们初中部现在的扛霸子奈英啊?”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我还是要确定一下。

  “嗯,就是你们初中部的那个奈英。至于她现在是不是扛霸子,与我无关。”

  嗯?我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今天我叫他马屁精他竟然没有反驳?难道是被我叫习惯了?哎,要我说啊,他丫的就是犯贱,之前叫他马屁精还不乐意,现在不也承认了吗?

  一想到这里心情大爽,说话也是笑眯眯的:“嘿嘿,没问题,就是把这个交给她吧?还有事儿吗?”我拿着包裹笑问;他点头:“你一定要把东西交到她手上。另外,把东西给她,一定要见到钱。”

  “卧槽,这东西还需要拿钱的?”我不可思议的说;汉奸用那种看待白痴的目光看着我,弄得我怪不好意思。

  “你知道你手里抱着的这点东西多少钱吗?实话告诉你吧,枫哥看重你是个新人,底子干净才敢一次出这么大。你放心,只要你把这个交给奈英后,她老大钱一到账,不会亏待你的。”

  我不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尽管心里疑惑,但也没当回事。所以我拿了东西后就大摇大摆的抱着包裹进店里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