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我的调侃,英姐也不生气,跟我肆意的开玩笑,有说有笑的离开他们教室。

  距离上课还有几分钟的时间,大伙儿就在我们教室外面散了。也是从现在开始,英姐真正的成为了我们学校初中部真正的霸主。

  作为初中部扛霸子经常在一起玩的我们也跟着沾了她光,名声也跟着她高涨了许多。

  我跟胡飞回到教室,发现班里的人都用那种异样的眼光偷偷的打量我。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并用胳膊碰了胡飞一下对他说:“诶,你看他们怎么都用这种眼神看你啊?是不是你小子背着我做了什么?给我老实交代!”

  胡飞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什么什么啊?你到底再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话都没听明白?”

  妈的,我本来就是逗你玩的。要的就是你不明白,不然我还怎么掩饰我的不自在啊?

  当然,我还没愚蠢到跟他明说的地步。

  “他妈的,你说你整天除了吃饭、睡觉、看姑娘以外还能不能做点其它的事儿?你自己说说,我都说得这么明显了,你都不明白,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的智商。”

  虽然这句话他也不爱听,不过却没反驳我。只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撇了撇嘴,就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跟他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同桌,我总结出了胡飞上课时间的规律。总结出来不过一句话,那就是睡觉、打屁、吹牛逼。

  Z“看正版J章!节Up上酷hc匠…X网A

  一般情况下,他都是睡觉打屁。除非是不能睡觉的课,或者他睡不着的时候才会跟我吹牛逼。

  不知不觉间,这学期已经接近期末了。距离放暑假还有最后两周的时间。现在回想起来,我从一班降到二班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甚至有很多事情都如同昨日刚经历似的。临近期末了,也要对自己这一学期的生活学习做一个总结。

  猛然发现这学期,我总共请了三次长假,总共是两个月的时间。整整一学期最多也就四个多月的时间,还算上周末。算起来,这学期我大多数的时间都没在学校。尽管有一个月是在医院度过的。

  这个学期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学期。因为我就是在这学期里面开始慢慢变坏的。整天不学无术,除了玩儿就知道打架,浪费父母的血汗钱。

  当我还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瞎做着总结的时候,老谭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教室。你说你进教室也就算了呗,而且全班四十几个人,你为什么偏偏要叫我?

  要不是胡飞用他那胳膊肘提醒我,将我从天马行空中惊醒,还指不定我什么时候才反应得过来呢。

  “叶鑫!”

  我刚被惊醒就听到老谭有些不善的叫我的名字,我下意识的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站起来后我一脸迷茫的盯着老谭回道:“啊?谭老师你叫我吗?那什么,刚才在思考一道数学题入神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嘿嘿。”

  “哈哈哈哈……”

  我这句话还没说完呢,全班都开始哄堂大笑。更有甚者,他光笑还不够宣泄他心里的情绪,还要他妈的一边拍桌子一边大笑。还有的双手捂着肚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更可气的是,他们那浮夸的表情,我真替他们担心脸笑抽筋了。

  他们这一笑,倒把我给笑懵了。我他妈的不就是说了句实话吗?他们至于这样吗?

  我低头看了胡飞一眼,见这小子笑得最欢。我一时气急,狠狠的踩了他一脚。顿时便让那满面桃花的胡飞脸部表情被扭曲所取代。

  他抬头无辜的看了我一眼,我毫不客气的回他一个活该的眼神。他妈的,谁让你也跟着笑我的?况且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令我感动的是,原来这教室里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在笑话我的。而且他从始至终都是那副严肃的表情。

  这个人就是我最最亲爱的老谭了。哪怕是全世界都笑话我,唯独他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出淤泥而不染。而且他非但从始至终都没有笑话我,反而是出声厉喝,让他们全都憋着笑意停了下来。

  见他们一个个憋得就跟便秘的表情似的,我心里才略微找回了一点平衡。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难道这句话就真的有那么好笑吗?啊?如果当真有那么好笑,那为什么我没笑呢?眼看就要期末考试了,叶鑫同学想借着这最后的时间做冲刺,难道有那么好笑吗?”

  专闻老谭一席话,令我心中狠狠的感动了一把。

  看看,你们这些肤浅的人都看看。全班这么多人,可真正懂我的也就老谭一人而已。哎,这是何等的悲哀与痛心啊!

  不过老谭十分严肃说的那段话,别说他们不相信了。就连我,心里也是持怀疑态度的。咳咳……

  老谭突然看向我关心的问:“叶鑫,你是什么时候来学校的?手臂上的伤没事儿了吧?”

  我点头:“已经没事儿了,反正结疤了,等疤掉了就好了。现在不影响生活起居跟学习的。我是中午放学后才来的,所以上午的课没来上。”

  老谭点头,不过接着又疑惑的问我:“你来有没有看到陈冲跟黄江他们两个?他们上午都来上课了,怎么下午缺席了?你知不知道原因?”

  我不置可否的笑着说:“嘿嘿,谭老师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我可不相信你不知道我跟他们的关系不是很和谐。现在他们没来,你竟然来问我?嘿嘿,难道你觉得才来没多久的我知道吗?”

  老谭尴尬的干咳两声:“咳咳,那什么,这件事的确是我疏忽了。那个,有哪位同学知道他们两个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来上课?”

  “报告,陈冲突然发高烧,头疼得厉害。所以黄江就背着他去医院了。因为走得急,他们没来得及跟你请假,所以就让我帮他们给你说一声。”平时跟在黄江身边的一个二货煞有其事的说。

  老谭皱了下眉头,沉吟道:“嗯,这段时间早晚温差较大,不注意增减衣物,很容易发生感冒。我希望全班同学以陈冲同学为例,千万要保护好身体知道吗?”

  “知道了!”全班同学异口同声的回答。他们的回答是那么的简洁有力。唯独只有我的回答是有气无力的。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老谭竟然能在四十几个人回答的声音中把我这个另类给找了出来。

  我们刚回答完,老谭那双毒辣的眼眸陡然凝聚到我的身上,语气严厉的说:“怎么了叶鑫?听你的回答怎么感觉有气无力的?难道是你对谭老师有什么偏见?”

  卧槽,你他妈的耳朵跟狗似的,那么灵也就算了。可是你大爷扣帽子的技术也不赖啊!不就是回答的声音有点无力吗?你也不至于说我对你有偏见吧?

  这我哪敢承认?哪怕是我心里真的对他有些偏见,但是也不能承认啊!所以我只能讪讪的笑着摇头:“没有,这是绝对没有的事情。我回答无力,只是因为我中午来得急,没来得及吃午饭,所以现在饿得我有气无力的。再说了,我怎么会对你有偏见呢?嘿嘿,你说是吧谭老师?”

  “是吗?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对我有偏见呢?”老谭这货竟无耻的反问我一句。

  你大爷的!尽管心里怒火中烧,可脸上还要挂上谄媚的笑容:“哪有的事儿啊?我心中崇拜您都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对您有偏见呢?您说是吧?您看您集高大威猛,风流倜傥,玉树凌风,风趣幽默,器宇不凡,成熟稳重等优点与一身,做学生的羡慕都还来不及呢,心里又怎么会有偏见呢?”

  呕……

  我是怎么说出这些话的?妈的,搞得我直反胃。不仅是我欲作呕,班上很多同学都悄悄的做呕吐状。

  唯独老谭眯着眼睛,嘴角带笑,一副很享受,整个人感觉飘飘然的样子。

  不仅如此,你露出这般表情也就算了。哪怕是口头上谦虚一点我心里也容易接受些。可是他却不知廉耻的看着我说:“嗯,没想到我那么多隐藏的优点都被你小子给发现了。不错不错,看来你对我果然没有偏见。行了,既然你对我没有偏见,那就坐下吧。”

  坐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头埋在桌子底下。因为我他妈感觉很恶心,很想吐。

  胡飞轻拍着我的背心,长叹一声说:“哎,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鑫你都被世俗所玷污,开始昧着良心说话了。而且我突然发现,你拍马屁的功夫跟马屁精比起来都不呈多让。啧啧,佩服佩服。”

  “你他妈的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挖个坑把你埋了?”我没好气对他说。

  胡飞撇了撇嘴,表情很无奈:“你除了威胁我以外,还能做什么?他妈的,懒得理你。”说完很干脆的趴在桌子上就开始睡觉。

  睡神胡飞从趴在桌子上开始,前后不需要三分钟就能去跟周公的女儿约会。

  我看了眼现在已经睡着的胡飞,再看一眼站在讲台开始讲课的老谭,突然发现在我的身边竟有这么多的奇葩。特别是老谭,他妈的不仅心理变态,而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自恋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