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j匠'w网首◇发‘

  带头的黄江解决了,至于那些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几个小屁孩直接用不着考虑。

  此时的英姐可谓是霸气外露啊,目光所及之处,谁都不敢跟她对视,全都畏惧的低下头。

  “我问你们,我奈英要扛初中部,你们几个有意见吗?”英姐对黄江身旁的几人喝问,当场就把那几个傻屌给吓了一跳。

  紧接着,他们几个齐刷刷的摆手摇头表示没意见。

  英姐满意的点头:“嗯,很好。你们看,只要你们配合,解决问题的气氛都要愉快很多不是吗?要是你们早点赞同我的话,也不会有今天这一幕了是不是?”

  “是是是,都是我们做事墨迹,拖拖拉拉的。都怪我们,都怪我们。”挨着黄江,留一头长发,并带着耳钉的家伙赶紧附和英姐的话。

  这家伙我有点印象,好像是叫什么陈冲来着。他也是整天不学无术,只知道跟着黄江一伙儿。认为他们几个自称的兄弟在一起就天下无敌了,行事作风十分的嚣张。说实话,我早就有点看不惯他了。

  反正今天人都来了,我不借势教训他一下,心里总觉得不舒服。

  所以英姐准备带着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出声叫住了他们:“先等等!英姐,我看他很不爽怎么办啊?”

  英姐看了我一眼,然后顺着我的目光看去。等她看到一脸猥琐的陈冲时,才对我说:“说实话,我也有点看他不爽。”

  “嘿嘿……”

  我跟英姐二人相视一笑,就连一起来的那些家伙都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陈冲见我们这架势,更加害怕了。他下意识的往他们人群中挤,以为这样我们就奈何不了他似的。

  说时迟,那时快。我毫无征兆的一个转身,伸手就抓住陈冲的一头秀发,用力一扯,顿时从他口中便发出一声不似人嚎般的惨叫。

  他人则被我一把给拽了出来。当我松手的刹那,另外一只拳头已经朝他的太阳穴飞去了。

  虽然这拳是我的左手,但力度还是不容小觑。反正这一拳将他整个人都给打偏了,一头朝着黄江身上倒去。

  这个时候英姐动手了,别看她是个女孩子,可下手那叫一个狠,令我都感到心惊。只见她一把拽住重心不稳的陈冲领口,用力一扯,将他整个人带偏重心,朝她扑去。

  英姐瞪着眼,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下体。顿时陈冲整个人就像煮熟的大虾似的,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双手抱着蛋蛋缓缓的倒在地上,脸色涨红,狰狞可怖的青筋在他的脑门上蹦出来。

  这还没完,英姐抬起腿就是一脚重重的跺在他的脑门上,并给他免费画了个当今最流行的鞋底妆。一个完整的鞋印印在他的脸上,看上去要比之前顺眼多了。

  英姐这一脚拉开了序幕。所有人都在下一刻冲了过来,将陈冲围在中间,一起用力的往他身上踹。哪怕是说一只只在空中舞动的脚犹如雨滴般尽数落在他的身上也不足为过。

  我给了他一拳后就没再对他动手了。而英姐也就给了他两脚就没再对他出手。倒是这帮禽兽足足围殴了他一分钟的时间,都还没有停手的打算。

  要是任由这帮下手不知轻重的混蛋胡来,那还不得搞出人命啊?

  显然我不会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的发生。先不说会不会出人命。倘若他们之中万一有哪个禽兽一狠心,就往死里招呼的话,哪怕他命大不死,也得进医院躺着。

  现在倒没什么事儿,可一旦进了医院,那医药费又该谁来出?这个责任又该谁来负?

  若是之前,我绝不会考虑这些后果。可是现在我跟了疯子以后,后面指不定他安排我去做什么事情。所以为了我以后的安全着想,现在起我就要学着去养成做事考虑后果的习惯。

  “诶,我说兄弟们,差不多就行了。别把人打进医院了。要是把他打出了什么好歹,光是对学校就不好交代。”我边说边上手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拉开。

  等将他们都拉开以后,我才低头去看他。

  他妈的这群畜生下手也太狠了,刚才还是没事人的陈冲就这么短短的一分钟就如同死狗般躺在地上苟延残喘,气息萎靡。

  不仅如此,之前光鲜的衣服现在已是布满了鞋印,头发蓬乱,身上多处更是破皮流血。反正现在的陈冲看上去是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蹲下身子,我一把抓着他的头发,将他的头提起来让他看着我。妈的,他的嘴里都角都在淌血,鼻青脸肿的样子,看上去还真他妈可怜。

  不过我一直都相信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以他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他自作自受,我才没到那种同情心泛滥的地步。

  他的两只眼睛都肿起来了,睁着眼睛只能看到一条缝而已。看着他的眼睛我差点没憋住笑出来。不过还好哥深呼吸把笑意给压了下去。否则我要是在这个时候笑出来,那得多尴尬啊。

  “诶,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打你,而不找他们麻烦的原因吗?”我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他喘着粗气,有些吃力的摇头。

  “呵呵……”我冷笑一声,语气陡然变冷:“那是因为你平时太招摇了。如果你平时在我面前可以低调一点的话,那今天我也不会为难你了,知道吗?”

  陈冲耷拉着脑袋,他现在抬着头,全都是借着我提着他头发的力才能勉强抬头看着我晃了晃脑袋。我看得出来他是想点头。

  “我也不想为难你,这次仅仅只是个教训。这件事过后,我们依然是同班同学。以前是怎么样,以后还怎么样知道吗?”我轻轻拍了拍他肿起来的脸蛋说。

  陈冲耷拉着脑袋,无力的点头。

  “最后告诫你一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天我比你屌,你被我打了。说不定明天就有比我还屌的人就把我给K了。这些事情都很正常,但是学会低调做人,就会少很多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知道吗?”我以胜利者的姿态给他讲大道理。

  说完这句话,我就松开了提着他头发的手,他脑袋立即的垂下去,重重的撞在地板上。

  我站起身拍了拍手,凶恶的瞪着战战兢兢的黄江警告他:“黄江,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更不会有什么怨之类的。所以我也不想找你麻烦。但是!我希望你收敛一些。王文现在已经不在了,所以你要是还想打着他的招牌跟我过不去的话,我也不介意教你怎么做人!”

  黄江赶紧点头:“叶鑫,你放心吧!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来主动招惹你了。还希望你不计前嫌,以后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对于他的话,我只是一笑带过,并没有回答。

  现在我们班已经搞定了,就还剩旁边二年级二班还没有搞定了。等把二年级二班一并搞定了,那英姐这个初中部扛霸子的位置就坐稳了。

  从我们教室前门出去,就直接从二年级二班的教室后门进去。当然,我们分出了几个人去前门堵门。万一冉明班上那几个反对英姐扛初中部的人看到我们从后门进去了,从前门跑了怎么办?

  今天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搞定,所以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绝不给他们任何的机会。

  英姐带头,我们一群人冲了进去。本来聚在一起斗地主的冉明几人都在同一时间抬头迷茫的看着我们。

  赤裸着上身,胸口处有一只老鹰纹身的寸头男子反应过来的刹那,便抓起衣服往前门冲去。

  这人应该说是初二二班带头的人物了。他叫秦传,据说他在外跟了一个大哥,混得还不错。

  当秦传刚冲到前门,眼见门口就在眼前,再需要一步他就能踏出去跑掉了。可是还没等他来得及高兴,就看见门口突然四个人,站在他的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他近乎疯狂的大吼:“滚开,他妈的你们快给老子滚开!”

  挡在门口的四人正是我们安排去堵前门的。不得不说秦传的运气实在不好。眼看他刚要冲出去了,却碰巧被我们的人给撞上。

  所以当秦传不顾一切的冲过去,迎接他的自然是四只强壮有力的腿。

  因为速度过快,哪怕他察觉到了不对,可想要停下来也做不到了。于是乎只见秦传飞快的冲过去,却以比冲过去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重重的摔在讲桌上,发出一声巨响。

  妈的,不得不说那讲桌的质量太好了。哪怕被这么大的力给撞了一下,讲桌除了挪动了点位置以外,竟然是毫发无损,没留下丝毫痕迹。

  现在如果他们还反应不过来我们是来干什么的话,那可就不是傻逼两个字能够形容的了。哪怕是用智障来形容,我都嫌把智障两个字给糟蹋了。

  我们浩浩荡荡的一群人陆陆续续的走进他们教室,仍是英姐带头,直奔刚才斗地主的几个人而去。虽然我不认识,但我可以猜出斗地主的这几个人应该就是那几个表示不服的家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