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来还以为跟疯子谈条件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呢,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简单。当然,或许是我从来都没想到过他会这么轻易的答应我的要求吧。不过话说回来,他答应我所有的要求,而且还让我在学校,我真的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算了,既然想不通,就别去想了。他妈的,他究竟要我做什么,反正到时候等到他要让我做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与其现在脑子里瞎想,倒不如跟他谈点现实的事情。

  “枫哥,你还记得你昨天答应我的事情吗?你说只要我跟你,你就会帮我解决战圣的事情。现在我也答应跟你了,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战圣的事情该如何解决了吧?”

  疯子点了支烟,透过窗,让我看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你看,你能看到些什么?”

  我看着外面,一点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我还是老实的说我看到的东西:“我看到奔走的人,看到来往的车,看到矗立的高楼,还看到小贩和各种吃喝的场所。”

  “没错,你看的就是这些,所以你看不到深层次的东西。你看到的只是表面上的东西而已。”疯子抽了口烟有深意的跟我说。

  可是我还是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那个,枫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他轻笑了一声跟我说:“那我就给你说直白一点吧。你看到的无论是做什么的,无论是奔走的人,还是来往的车,又或是小贩与商店,支撑他们,他们付出所要的东西,都是钱。”

  “如果没有钱,他们就会努力的去挣。可若是他们有钱了,那他们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疯子说完笑着看着我继续说:“就比如现在的我们。你没钱,但是我有钱,所以我们能在这里坐着消遣时间。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我想了想,虽然明白了他说的是有钱跟没钱的区别,但是我还是不明白这跟我解决战圣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那是,枫哥,我还是没有明白你说的这些跟解决战圣这件事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说的意思是用钱就可以解决这件事?”我表示很疑惑。

  他很自信的笑笑:“没错,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战圣是出来的混的,而我也是出来混的。只不过他混的比较幸苦,而我则是借助了家里的关系,有家里给我铺的基石,所以我这么年轻混得比他还好。”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敢打敢上就能混出头当大哥的社会了。这个社会混的是谁的钱多,而不是混的谁的人多。这次的事情不就是你们让战圣觉得丢了面子吗?给他拿点钱认怂事情不就解决了吗?”疯子很轻松的看着我,从他口中说出来感觉好简单的样子。

  是,在他的眼中这件事看起来是够简单的。因为他有钱,虽然我不知道他做什么的,但是从他的言行举止以及汉奸追随等等多方面来看,他是真的有钱,他可以把这些都看得很简单。

  可是我不一样啊,我家里本就不富裕。老爸老妈在外打工挣钱,虽然家里面不错,生活也达到了小康水准,可是我却没有那么多钱来玩什么社会。或许这个社会真的就不适合我这种人吧。

  能拿得出钱,拿不出钱这次都必须得拿出钱来把事情解决了。我心里已经想好了,等这件事解决了以后,我他妈的就不混了。虽然我现在已经读不下去书了,那我就辍学,趁着年轻挣点钱,等长大点以后就娶媳妇成家。

  “枫哥,既然你说能用钱解决,那你说个数吧。你感觉这件事大概许多多少钱能解决?”我的表情有些不适,也被他看在眼中。

  他对我伸出一根手指。看到这儿,我忍不住松了口气:“如果只是一千块钱的话,还不是很多。这样吧枫哥,我现在就去想办法凑钱,等我把钱凑够了,还要拜托你帮我说说话。”

  说完我就准备站起身离开,可是他却把我叫住:“等等叶鑫,你着什么急啊?”

  我疑惑的又坐了下来,不解的看着他:“枫哥,难道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疯子他妈的人不大,但是已经学得跟社会上的老狐狸差不多了,老奸巨猾,让我根本看不透他:“诶,你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我刚才的意思,可不是一千,而是一万。”

  “咯噔”

  听到这两个字,我的小心肝都忍不住漏跳了一拍。他妈的,一万啊!这可是一万而不是一千啊。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一万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是我根本就不敢去想的。

  看到我表情木讷的样子,疯子安慰着我说:“阿鑫啊,战圣他毕竟不是平常的小混混,一般是不容易堵他的嘴的。哪怕是一万都不一定能堵住他的嘴。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是吧?况且,这一万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他才有可能答应。”

  我心里突然感觉好后悔,为什么当初我要去参加王文的事情?为什么我当初要对他下那么重的手?再者起初本来事情都已经了了,我们为什么还不肯善罢甘休?为什么还要再跟他碰碰?

  现在好了,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我们跟王文之间的事情了。现在已经牵扯到战圣了。而且战圣还是刚从里面出来,这件事必然是不可善了。打?我们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赔钱?他妈的一万块你让我去哪儿给他弄?

  真的,我现在是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山穷水尽。我现在才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走投无路。

  难道要我现在再回去找彪哥,让彪哥去找战圣把我给保出来吗?难道现在真的要逼我把我的兄弟们都弃之不顾吗?

  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如果我是那样的人,或许战圣的事情早就跟我没关系了。如果我是那样的人,或许萧柒他们也不会把我当兄弟来看了吧。

  疯子这货现在笑着跟我说:“既然你选择了跟我,我可不会让我的人被人欺负。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真心想跟我,我从你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你只是因为走投无路才来找我的对吗?”

  “他妈的你昨天不是说,只要我跟你,你就会帮我解决的吗?不仅是我,而且还要帮我们所有人都解决。可是你呢?这就是你说的帮我解决吗?啊?”我“噌”的一声站起来,怒视着他。

  听到我的吼声,包间外面汉奸等人全都站了起来。而且有的甚至都将手伸进怀里了。

  哥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愣头青了。他们这个动作显然是准备掏家伙对我动手呢。

  枫哥对着他们摆了摆手,他们才警惕的看着我缓缓的坐下。

  “别急别急,我们先坐下慢慢说。消消气,消消气。”疯子安慰我,稳定我的情绪。

  k最A新C章‘节U上A酷匠x网~

  我深吸了口气,又重新坐了下来,看看他接下来准备说什么。

  疯子递了一支烟给我,心平气和的跟我说:“年轻人,遇见事就是沉不住气。这样会很吃亏的。昨天我是答应了你会帮你处理这件事的。可前提是你要真心跟我才行。如果你不是真心跟我的话,那我要你有什么用呢?”

  他这句话虽然说得很直接,但是不假。正如他所言,如果我不是真心跟他的话,他要我来又有什么用?难道只是让我跟他打打杀杀吗?我可不相信他要我只是帮他做这种事情的。

  我沉默了下来。然后他看见我冷静下来,轻笑了一声继续说:“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吧,我是为了赚钱,而不是让你来打架。你知道我看重你的是哪儿一点吗?”

  我遥遥头,表示不知道。对啊,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看中了我哪一点?我只知道我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像我这样的人对他来说有什么用?

  “我说话算话,只要你真心跟我,战圣的问题我会帮你全部解决。因为我看中你的性格。看中你的个性,看中你对认定事情的坚定不移。”疯子笑着说。

  我沉默了下来。不是我不想说话,而是我真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我感觉我正在步入一个圈套。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圈套。

  这个圈套到底是拖我下水是做什么的,我不知道。可是我心里总感觉,要是下套了,我要想出来一定是很难很难的。

  疯子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

  “好!枫哥,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放心吧,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人了。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绝对会义不容辞。但还是之前那点要求,如果不是我自己想退学,你不可以逼我退学。”我站起身真诚的对他说。

  疯子一看我这般,哈哈一笑:“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你放心,战圣的事情你们就不用管了,我会去帮你们解决。如果今天过后,战圣还要来找你们的麻烦,那你就来找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