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萧柒的能力,只要他找的话,一定能找到。

  果不其然,我没等多长的时间,他就把汉奸的手机号码发给了我。不过与电话号码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我选择相信你,因为你是我兄弟!所以,我希望你再做什么事情之前,想一下兄弟我!

  看到这条短信,我真的很感动。我又想到了甘宇,这个我最开始心里的大哥。可是他现在的态度令我心里有些发苦。

  但是我的性格使然,即便是他不把我当兄弟了,我也会为他们做这最后一件事。可以说王文的事情起初跟我无关,也跟我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我不会选择去逃避,我只会选择去面对。面对因为自己导致的后果。

  我看着手机里面的电话号码,顿时有些迟疑了。

  疯子,我看不透他,也不透汉奸。我心里一直有种感觉,感觉他们做的必然不是什么好事,或许是我从未接触的黑暗。

  最终我还是将手中的电话号码拨过去了。

  不久电话那头就接通了,一听就知道是汉奸那杂碎:“喂,你好。请问你是?”

  “喂,我叶鑫。”

  我说完,对面明显迟疑了几秒。最后他才说:“你想明白了吗?”

  “是的,我想通了。枫哥在哪儿?”我直接了当的问。

  汉奸嘿嘿一笑,然后就听见对面传来枫哥的声音:“你是聪明人,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说你的位置,我派人来接你。”

  “没事儿,你说你们的位置,我自己来就行了。”我他妈的才没傻到说出我的地址。虽然我相信他如果要找我家的位置,一定能找到。但是他找到的是一回事,我自己说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也好,我在F县这唯一一个咖啡厅里,你直接过来就行了。到了门口你直接说找我就行,有人会接你过来。”

  “好!”直接了当的挂了电话,在家里浪费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出家门。

  我要给你一个假象,一个我家离咖啡厅很远的假象。虽然我这里过去只需要不到十分钟。

  早上萧柒他们给我留了点钱,现在用来坐出租车还是够了。

  直接去了咖啡厅,一进门就是一排少女一排少男恭敬的站在门口鞠躬问好。然后距离我最近的那个姑娘走到我的面前:“您好先生,请问您是一位,还是几位?”

  “我找人,枫哥。”

  这服务生的素质还真好,竟然没把我给轰出去。

  姑娘带着我左转右拐的,终于到了一个包厢的门口。但是,我这一路过来,咖啡厅里喝咖啡的人无不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有的甚至还在捂着嘴巴笑话我。老子怎么了吗你们笑?

  靠,我长这么大除了上次,还没被人这么笑过呢。虽然哥承认,哥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但在这种场合,脸皮还是有些不好看。

  这个包厢里面就只有枫哥一个人,可是在这包厢外面,我看见很多熟悉的面孔,比如汉奸那小子。

  疯子看着我这身装备,哭笑不得的摇头看着我说:“卧槽,你怎么穿了这么一身装备就来了?还有你的手?”

  我看了看,脚上穿着拖鞋,然后一个短裤,最后一个坎肩,头发虽然凌乱,但我们说的不是凌乱,而是飘逸。整体是一头飘逸的头发。

  服务员强忍着笑,不过看她的样子憋得很难受。

  我撇了她一眼说:“要笑就笑出来呗,这样憋在心里难受。艹!”说完我不搭理他,大摇大摆的走到疯子对面的座位坐下。

  结果出乎我的意料,疯子他竟然一点反常都没有,根本就不在意的样子。

  说实话,我只打咖啡厅是需要穿正式一点,可是我就是故意穿成这个样子来的。所以进门的时候我才说没被赶出去。现在看来,或许也是给枫哥面子吧。

  我今天就是来给你难堪的,可是他却丝毫不在意,这不禁让我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等我坐在了他对面,疯子笑眯眯的看着我问:“说吧,想喝点什么?”

  “给我来瓶酸奶。”我拿着菜单装得很正式的样子说。

  “噗……”疯子直接一口咖啡喷了出来。然后一般擦嘴,一边不好意思的说:“咳咳,不好意思。”

  服务员也是在一旁嗤笑,疯子对我说:“叶鑫,你难道不知道咖啡厅里没有你说的酸奶吗?你换一种吧。”

  咖啡厅里难道没有酸奶吗?卧槽,这下哥的脸可算丢尽了。不好幸好认识哥的人不是很多,不然的话这次丢脸可就丢大了。

  “那什么,既然没有软奶就给我来一杯可乐。”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儿也没有可乐。”服务员无语的看着我解释。

  “你大爷的,我要喝什么都没有,那还是叫喝的地方吗?我今天非要喝软奶,你们要是没有的话就去买。”我很尴尬,但是我聪明,所以就用愤怒掩饰这一切。

  我这么做可就苦了服务生,她楚楚可怜的看了枫哥一眼。枫哥挥了挥手,我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反正服务员就是走了。

  最i{新…章节)上酷op匠n"网.X

  坐在疯子的对面,自己拿出烟给他一支,然后自己就点上就抽了起来。

  疯子人模狗样的喝了一口那劳什子咖啡才对我说:“叶鑫,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我点头:“废话,我不考虑清楚的话,我会在这儿?要我跟你可以,但是我要知道你让我跟你做什么?如果是违法乱纪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疯子点头:“放心,我不会让你去做那些的。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跟我,我不会让你吃亏的,怎么样?”

  这点我可以接受,但是我现在也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可以。不过我还有另外一个要求,那就是只要我不主动退学,你就不要逼我在我上学期间要求我做什么。”

  “你放心,我从来就没打算过让你不上学啊。只要你跟我就行了,至于要你做什么,我们到时候再说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