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你从来都没有把我们当成兄弟!”

  秦晓的话让我幡然醒悟过来,原来他们这样看我的眼神是在怀疑我。我当即不由得心里有些发苦。难道我是真的没有把他们当成兄弟吗?我想大家伙儿都能看出来我对他们的态度是如何的吧?

  “兄弟们,如果你们怀疑我,那我也无法可说。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想一想从我们刚开始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叶鑫的人品,相信你们还是了解的。”

  冷炎、胡飞、猪儿三人的眼神再次变了回来,这不禁令我感到有些欣慰。至少还有人相信我不是吗?

  “阿鑫,我相信你,你绝对不是那种人!”

  最先开口的人还是胡飞,他不愧为是跟我在一起最长时间的人。因为他最了解我,最懂我。

  接着就是冷炎看着我说:“虽然我们相识的时间不多,接触的时间也不长,不过我也相信你绝不会是那种人。”

  我冲他点了点头:“谢谢兄弟们相信我,如果你不相信我,无论我怎么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唯有时间与行动才足以证明这一切。”

  我看着甘宇与秦晓二人,心里稍微有点不是滋味儿:“甘宇、秦晓,就因为我分析的一句话就让你们对我产生了质疑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说完我不看他们,再次看向冷炎三人说:“行了兄弟们,你们多注意一点。我回寝室就是来告诉你们我请了半个月假。不过出了这么个事儿,自己还是小心一些。”

  说完我最后看了甘宇他们两人一眼,到我走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这令我不禁摇头苦笑。

  出了学校,就看见陈澎涛那小子冲我跑了过来。

  等他跑到我面前的第一句话就是:“鑫哥,怎么这么久才出来啊?我都等你半天了。”

  “刚才遇到点事情给耽搁了。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准备带我去哪儿?”

  那小子冲我挑了挑眉头,神色怪异的对我说:“嘿嘿,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然后我疑惑的跟着他走到对面停靠的一辆白色的福特轿车前替我打开车门。

  我看眼驾驶室的一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带着个眼睛,穿着白衬衫,感觉就像在公司上班的小白领一样。

  见我上车,他就丢给我一包中华:“你就是涛崽跟的大哥了吧?我是他的兄弟。”

  我毫不客气的收起中华:“你好,他永远是我的兄弟,并没有什么大哥之类的说法,只是他太抬举而已。”

  这个时候陈澎涛已经上车了。他坐在副驾驶,通过后视镜看着我说:“鑫哥,你就别谦虚了。他叫程子昭,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别看他小子比我大几岁,不过他依旧不是我的对手,哈哈。”

  “滚你妈的,我他妈的那是不想跟你计较,还以为哥是真的打不过你呢?”程子昭撇了他一眼不爽的说。

  陈澎涛“切”了一声不屑的说:“不服就来试试,像你这样的,再给我来几个都不是问题。”

  M酷匠J网d$永s久、F免KS费{P看L小《说

  “你他妈的今晚还想不想吃饭?还想不想嗨皮?如果不想的话,那你现在就给我滚下去,老子带鑫哥去潇洒就行了,不差你这么个人。”

  “你大爷的,老子今天打死也不下去,非要把你小子吃穷不可。”陈澎涛像个小孩儿一样恨恨的说。

  “哈哈……”在笑声中,这辆福特窜了出去。我在后排一直都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俩。虽然脸上带着笑容,可是心里却是有些苦涩。

  打开他丢给我的一包中华,给他们递了两支过去,然后自己点上一支看着车窗外流逝的景色,有些失神。

  车开进了皇都大酒店的停车场。皇都大酒店是我们F县目前最高级的酒店,是四星级还是五星级我平时都没关注过这家酒店,所以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反正只要知道它豪华就行了。

  承电梯上了三楼,在这里程子昭包下了一间套房。

  当我走进房间的刹那,里面富丽堂皇的装饰,华丽的掉灯散发出的七彩光晕映照在亮丽的地板上被折射在墙壁上,将整个房间渲染,给人一种犹入仙境般的错觉。

  这有钱人就是懂得享受,他妈的跟我们这种穷人比起来,还真的不在一个档次。看看别人,抽的是大中华,住的是豪华房间、吃的也是山珍海味。而我们呢?

  程子昭此时赶紧招呼我们坐下,然后就让厨房上菜了。

  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白喝,天上也不会掉馅饼。这个程子昭今天这么安排我,一定有什么事要有求于我。

  他妈的,这个饭可不是那么好吃啊!

  我点上香烟,撇了一眼陈澎涛,然后看向程子昭:“说吧,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儿?”

  听到我这话,他们都听下来看向我。不过他们二人的眼神截然不同。陈澎涛的眼中是充满着不解,而程子昭的眼神却是有些诧异,显然他没看出来我这个年纪,却能看出他心中所想。

  不等他说话,我继续轻笑一声,语气陡然变得凌厉:“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既然你是小涛的兄弟,可我跟你没什么关系。今天专为我搞出这么大的排场,不要告诉我你心里没有别的意思?”

  程子昭干笑两声:“嘿嘿,那什么,我跟澎涛是多少年的兄弟了。听说他拜了大哥,他大哥就是我大哥。然后我请我们大哥吃个饭怎么了?难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说吗?”我单身撑着板凳后面的护手,随时都有可能站起来离开。

  陈澎涛看我这架势,脸上的笑容也手收敛起来:“鑫哥,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你闭嘴,我现在没有问你!”我看着陈澎涛喝道;这是我第一次吼他。而他也没想到我会吼他,所以他愣愣的看着我没有说话,显然还没从我吼他的事实中反应过来。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我还小,但是千万不要把我当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亲爱的书友们对不起啊,迟来的更新。呜呜,不解释,后面补偿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