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遵守承诺放了疯子,然后他就跟马屁精一起带着那伙人离开了。疯子这个人虽然打架不行,不过我遵守承诺放了他,他非但没有说什么,反而好像很欣赏我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悄悄跟我说了句话。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当场就愣住了。不过他走了以后,无论甘宇他们怎么问我,我都没说。

  他给我说的是他很欣赏我,让我跟他混。并且给了我承诺,只要我选择跟了他,战圣的事情他就全盘接手解决,并且是包括甘宇他们所有人。

  我当时并没有回答他,他也没强迫我答应,只是走之前最后给我留了一句,让我想通了就去找他,他的大门随时为我敞开。并且告诉我,如果我是真心想找他,就一定能找到。

  是想让我跟大哥吗?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看汉奸对他的态度来看,这个汉奸应该是投入他门下了。汉奸不愧为汉奸,永远都会抓住一切可以网上爬的机会。

  看来我们还是太小了,很多真正社会上的东西,社会上的很多消息,都不是我们这个层次了解的啊。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我从来都不会去关心跟我无关紧要的事情。即便我现在了解的一些,也都是听甘宇他们平时吹牛逼的时候说出来的。

  这件事被我解决以后,临近的几个宿舍的人才他妈跟刚度过冬眠期的禽兽一样,一个个都他妈的从自己的窝里迫不及待的爬了出来。

  而且他们这些人还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我们宿舍,我们几个。

  我不怪他们,因为我能理解。不过不是一是一个圈子的人接触起来,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我他妈的可不想把我的时间都浪费在狗身上。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们一个个腆着脸,面带讪笑的朝我们走来。甚至他妈的还有些人脸上装出一副紧张关切的样子,简直假到不能在假。

  他们既然这样,就一定能说出你不得不信,不得不理解的借口。

  不过借口无论他说得再真,也只是借口而已。我才没那么多的时间来听他们解释呢。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自然不会对他们动手,不过给他们品尝一下闭门羹的味道还是可以的。

  所以还不等他们走到门口呢,宿舍的防盗门就被我反手锁了起来。

  胡飞、猪儿、冷炎三人倒是什么事儿都没有。至始至终他们都是最安全的。甘宇与秦晓两个此时的脸上也没有了刚才那股凶狠劲。有的只是满脸的疲惫。

  所以疯子带人走后,他们俩直接就躺在床上的事情也没人说什么。这要是搁在平时,他们两个估计又得被我们几个合力讨伐了。

  对了,忘记跟大家说了。自从冷炎上次出院以后,就回学校向他们班主任递交了申请,希望可以换到我们宿舍,跟我们一起。

  虽然我没在学校,不过我可是听说了。本来我们都没有对他递交的这份申请抱任何希望。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班主任竟然同意了他这份申请。听说换寝室那天,他们班主任竟然亲自来帮他搬东西。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我想整个初中部的老师都知道我们106寝室。估计对老师们来说,我们106的门牌号都快达到那种如雷贯耳的境界了。我可不相信他班主任不知道。

  结果问了他才知道,他们班主任听到他要搬到我们寝室来,当场就笑了,二话没说就带着他去把寝室给调了。最最让我们接受不了的是,就因为冷炎去主动申请要搬到我们寝室这件事,竟然还受到了他们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了一番。

  在不知道他们班主任说的表扬词之前,我们心里或多或少都有点不舒服。可是知道了内容以后,我们那是既好笑,又有些气恼。

  当时因为我们好奇他们班主任表扬了些什么,就要求他学他们班主任当时说话的口气与样子。

  冷炎先是双手背在身后,从病房外面挺胸抬头,昂首阔步的走进病房,表情还十分的严肃。然后他看了我们几个一眼,故意压着嗓子学他们班主任说话:“同学们,今天我要当着全班的面表扬冷炎同学。”

  “现在你们都属于初三了,距离中考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相信大家也都感觉到那种考前激烈的复习阶段。不过我们班因为始终有一些人的原因,不仅自己不复习,还要拉着别人不复习,打扰别人复习。”说到这里,我们几个都没笑,因为我们能理解作为一个毕业班的班主任遇到像冷炎这种不听话,还带头闹事不复习的学生,谁都会头疼。

  停顿了一下,冷炎继续惟妙惟肖的扮演他们班主任:“但是今天,我感到很欣慰。我也替你们因为有这样的同学而感到高兴。就在下午放学以后,冷炎同学他主动提出申请要求调换寝室。我问他理由,他的回答令我心里有些震动。”

  “你们知道他的理由是什么吗?他告诉我他不想因为他的缘故打扰到同寝室的同学复习。”冷炎演到这里,就一脸古怪的看着我们。我们可是知道他就是单纯的为了找我们玩儿而已。

  妈的,他要是有这么高尚,老子把脑袋借给你们当球踢。

  看到我准备说话,冷炎赶紧伸手把我拦住:“等等,你们别着急啊,还没完呢。”

  “那你他妈的倒是快点啊。怪不得发现你最近低调了许多,原来是这么表扬你的啊,靠!”秦晓没好气的说;冷炎虽然没有搭话,不过那嘚瑟的表情我差点都没起来拍他丫的。怪他运气好,碰见哥住院。如果是现在他要是还敢在我面前露出那副嘚瑟的表情,即便我手不方便,也会用脚狠踢他屁股几脚。

  “同学们,特别是那些不想复习的同学们,老师真心的希望你们能多像冷炎同学学习。他现在就是我们班的榜样,不学习的同学向他看齐;要想考个好高中,或者迷途知返后知后觉的同学们,冷炎为你们付出了这么多,你们如果不好好复习,怎么对得起他对不对?”讲到这里他摊开双手继续说:“后面就是让全班给我鼓鼓掌,感谢了我几句就完了。”

  经历了他这件事以后,我们106寝室就成了我们整个初中部的香馍馍。几乎每天都有人申请要进来。但是我们破格收纳了冷炎以外,其他的人,无论谁来说,我们都不同意。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这件事,要不是我回来的是时候,并且如果不是我拿命拼这一次的话,他们几个全都得折在寝室。

  现在大伙儿手指尖都夹着香烟发呆。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我们心里都不禁感到一阵后怕。

  今天的事情,他们谁都没有跟我道谢客套。不过从他们一些下意识举动与时不时看我的那种眼神让我知道,他们都把这件事记在心里了。

  可是这并不是我所希望的。书友们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丢掉手指间夹杂的烟蒂,吐出口中最后一口浓烟,我深吸了口气对他们说:“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逼得那么惨?难道事先你们都没有得到一点风声吗?”

  甘宇坐起身来,一拳重重的砸在床上,表情很憋屈:“他妈的,要是我提前得到了消息,今天还会这么憋屈?他妈的,虽然汉奸是战圣手底下最难对付的一个家伙,可我不见得怕他。奶奶的,敢阴老子,这笔帐看老子以后怎么跟他算!”

  说到这里,也引起了猪儿他们几个的共鸣。一时间全情激愤,看他们的架势,是想现在就去干汉奸啊。

  当然我肯定跟他们不一样。我掏出烟自己点上一支,并将那整盒都给他们丢了过去。

  深吸口烟,让浓烟顺着咽喉进入肺部,过滤了一遍后将烟吐尽后才沉吟道:“大家先冷静一下。我觉得这其中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值得怀疑了。今天这事儿是汉奸带人过来的不假,但我隐隐有种感觉,汉奸估计离开战圣了。”

  “这不可能!”甘宇立即反驳我的话:“你不知道战圣与汉奸之间的关系达到了哪一步。如果你要是告诉我战圣手底下其他任何一个人我都有可能相信。但唯独这个汉奸是个例外。”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往往有许多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却恰恰都是灯下黑。你最相信的人,甚至有可能是唯一一个出卖你的人。所以什么事情都不要太过笃定。”

  酷EN匠=网唯GB一正h版,其¤}他都Q是\盗Tp版

  听到我这话,全都眼神复杂的看着我,搞得我一时半会都没从他们的眼神中回过味儿来:“嗯?你们这都是怎么了?为什么都是用这幅表情盯着我啊?”

  秦晓皱着眉头看着我问:“阿鑫,照你说的意思,你不相信我们?或者说你并没有,或者是从来没有把我们真正的当兄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