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恼羞成怒的马屁精看见疯子一脸痛苦的被我踩在脚底下时,先是一怔!

  接着那本就已是恼羞成怒的马屁精心头愤怒的火焰仿佛添加了世间最助燃的燃料般,彻底点燃了一座会自由移动的活火山。

  马屁精现在这个样子看得我小心肝直打颤。他妈的估计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致使瞳仁充血,两颗眼珠子就真的跟兔子一样,实在是太震撼了。

  “残废,给你一个机会,马上放开枫哥。不然,你会为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后悔一辈子。”马屁精说这句话的语气充斥着寒意。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是令喧闹的宿舍安静了下来。他们的人也都纷纷转头,他们一个个眼中都出现了慌乱的情绪。

  由此可见我的分析果然没错,这个疯子在他们这群人当中的地位最高。

  照这么说的话,我他妈竟然切身体会了一次擒贼先擒王的感觉。

  不过这也是我预期中的效果,可是这其中唯一的变故就是马屁精了。我真的想不明白,他不就是一个费尽心思,努力讨好疯子幻想上位的狗腿子吗?怎么我把疯子抓住了,像是抓了他老爸似的,还真跟我急了。

  $}最{新√》章w节◎M上酷匠b网

  他突然的变化是真的把我给吓着了。不过他说话的方式跟语气我很不喜欢。所以我眯着眼睛盯着他平静的问:“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就凭你?有被我威胁的那个资格吗?”

  他这句话可谓是猖狂到了极点。同样,也把我贬到了极点。从他这句话中我怎么感觉他的意思是想说我在他面前相当于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只要他愿意,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捏死我。

  只可惜啊,他太不了解我了。尽管我读懂了他那句话中潜在的意思,不过我要是真的因为这样对他低头服软,那是百分百不可能的。

  “如果凭他一个人不够的话,那麻烦你把我们几个也都加上。”我正打算说话,没想到竟然是甘宇。

  我有些惊喜的闻声望去,只见甘宇与秦晓带头终于从阳台走了出来,全都来到我的身边。特别是甘宇,毫不畏惧的对马屁精轻笑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战圣手底下头号危险人物汉奸了吧?”

  “什么?汉奸?”

  你大爷的,他该不会真叫汉奸吧?不过说归说,笑归笑,这叫什么汉奸的,我还真从来没有听过有这号人物呢。不过若真如甘宇所说,那这个汉奸能在这般年岁混到这般程度,也有他自己的手段。

  马屁精有些惊讶的看着甘宇,显然他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有人认识他。

  “你是谁?在我的印象中,好像没你这号人物。”

  对于他的话,甘宇不禁有些嗤笑:“呵呵,既然你今年都来这儿找我了,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你他妈的以为老子是三岁小孩儿吗?”

  汉奸眉头皱了皱,不过也并未说什么,直接无视了甘宇看向我:“小子,你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不过算做你的前辈,给你一个忠告。他可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管他妈的我惹得起还是惹不起,老子现在只知道是你们他妈的来惹老子!”

  “年轻人,口气太大了不好。”汉奸眯着眼睛,再配上他那副尊容。你还别说,还真他妈有汉奸风范。

  “不要以老头的语气跟我说话,你……不……配!”最后那三个字我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来的。等我说完,汉奸的眉头轻挑了一下,然而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反观甘宇倒是有些诧异的看着我。我不管他们顾不顾忌战圣的名头,反正我是不顾忌。他妈的既然现在我们彼此之间都结仇了,老子来鸟你个蛋啊?

  汉奸微眯着眼睛看着我问:“说个条件吧,你究竟要怎样才能放了他?”

  我脚下一直都在用力的踩着疯子,他连坚持都有些困难,所以从开始到现在,除了最初被我一脚踹在肚子上发出一声惨叫以外,一直都没出过声。

  可是现在他竟然艰难的开口了:“妈……妈的,汉……汉……汉奸,给老子剁……剁了他……啊……”他这话让我听起来很不爽,所以脚下的力道也随之加重了些许。结果他口中发出一声惨叫,就摔倒在地了。

  看到这儿,汉奸牙关紧要,有些恨恨的说:“枫哥,你现在别说话,交给我来。咱们有什么话,等回去以后再慢慢的说。”

  说完他猛的抬头看向我问:“他妈的你倒是快说啊,今天要怎么样你才肯放人?”

  我心里冷笑,暗想这疯子的身份以及他跟马屁精的关系。咳咳,那什么,虽然我现在知道了他叫汉奸,可我还是喜欢叫他马屁精。你看啊,他们都叫他汉奸,只有我一个人叫他马屁精。

  听我这么一说,你们是不是瞬间激动了呢?哈哈,这跟你们没关系,你们不用激动,也不需要激动,让哥一个人笑会儿……

  我戏谑的看着汉奸,嘴角忍不住掀起一抹阴险的幅度:“马屁精,他之前不是说要废了我吗?而且还让你打断我的腿?现在他落到了我的手中,那我肯定是要还的啊,你说呢?”

  汉奸听到我的对他的称呼不禁有些愤怒。当然,这在正常不过了,不是吗?

  如果他要是不生气的话,我才会感到惊讶呢。但是听完我整句话,他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不过却强忍着不发作:“你想做什么?”

  听他说的这五个字,就能感觉出他此刻心底到底压制了多大的怒火。不然这五个字绝不会艰难到从牙齿缝中挤出来。

  狗急了会跳墙,就连兔子逼急了还要咬人呢,何况汉奸他妈的至少还勉强算个人呢。你们说是不是?

  做人要有分寸,逼人的话,自己心里可一定要装把尺子,时刻量着点,别过火了就成。

  要是疯子不在我手上,我敢这样逼汉奸吗?

  相信这个答案大家心里都有数,我也就不多说了。疯子在我手里,汉奸就会投鼠忌器。只要不把他往绝路上逼就行了。

  不过我自己还是有分寸的,汉奸现在的怒火已经到一个临界点了,我可没有那种没事瞎点火山玩的癖好。

  “今天我们没有吃亏,所以我也不打算为难你们。”听到我这句话汉奸的脸上明显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看见他脸上的神色,我嘴角情不自禁的有些上翘继续说:“不过要我放了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先告诉我他的身份,还有你们今天的目的。”

  汉奸饱含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显然他也猜到了一些我的心思:“目的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送你们几个去医院,最好是在里面住上个一年半载;但是关于枫哥的身份,我不能告诉你,更不会告诉你!”

  他不告诉我疯子的身份,也在我的预料之中:“行,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的他的身份,那我也不勉强。但是我要换一个问题问。”

  “可以!除了枫哥的身份以外,其它的都好说。”汉奸这次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今天是谁让你们来的?不要告诉我这只是你自己一个人的想法,相信你也不会傻到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吧?”我看着他微笑着说;汉奸顶多比我大三岁,以他这般年纪能在社会上混到一个战圣手下头号危险人数的称号,可见他绝非一般人。不过我相信我这句话提醒之后,他绝对不会自作聪明的编造谎话来骗我。

  果不其然,他直勾勾的盯着我。我丝毫不惧的迎上他的目光,四目对视。这个时候,我跟他的眼中只有彼此。当然,我的性取向没有问题,你们可千万不要往别处想。

  我平静的看着他,无论他的眼神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依旧平静。

  这一轮的较量,我们并没有分出胜负。尽管是他先移开目光让我略胜半筹,不过哥一直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所以压根就没把这一星半点儿看在眼里。

  “你说得不错,我们都是聪明人,我也觉得没有骗你的必要。即便是我告诉了你,你也无可奈何。”汉奸把手中的钢管丢给站在他旁边的小弟后才继续说:“这次是王文找的枫哥。而我这次来的目的只是单纯的保护他,并没有想找你们麻烦的意思。”

  我冷笑自言:“呵呵,又是王文吗?看来他的确是个麻烦啊。”

  甘宇也是感同身受的点头:“是啊,看来又该跟他好好谈谈了。上次给他送的大礼还是太轻了啊。”

  汉奸撇了撇嘴,好意提醒:“看在这次你没有伤枫哥的面上,我给你一个忠告。你们现在打不到他的主意,你们还是先别想了。另外……”说到这里,他将嘴凑到我的耳边用只有我跟他能听见的声音说:“如果有机会,可以废了。”

  我有些诧异。王文跟他都算是战圣手下的人,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吗?听马屁精的意思是想做他啊。

  这些事情不归我管,而我也管不着。我巴不得他们俩窝里斗呢,无论谁输谁赢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但是,如果真的有机会,我一定会亲手废了他的。

  “谢谢你的忠告,我也送还一个给你,注意自己的形象,特别是把鼻孔清理干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