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看他的左腿不爽,你去给我把它废了。”那个叫什么枫的狗杂碎很屌的指着哥的左脚说。

  妈的,老子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不过既然你有个枫字,那老子就用疯子来代替吧。

  此话刚落,刚才那个拍他马屁的马屁精生怕别人抢了他表现的机会似的,赶紧上前一步保证:“嘿嘿枫哥,这个残废就交给小弟我来吧。我保证他从今往后,虽然长着左脚,不过却和没脚一样。”

  疯子点头,冲他挥了挥手:“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马屁精立即挺起胸膛,拍着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放心吧枫哥,如果我连一个残废都对付不了的话,那我也没脸再跟着你了,嘿嘿……”

  疯子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嗯,不错。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哥保证不会亏待你。”

  马屁精不愧为马屁精,立马点头哈腰,满脸堆满谄媚的笑容。他这番作为,令人作呕。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活法。即便是智障都有他自己的生存之道。像他这样的人我不禁替他感到惋惜。

  如果他要是早出生几十年,以他的能力,百分百是个汉奸头子。只可惜他出生在这个年代,我也不知该说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

  我趁着他们说话之际,留意观察了一下甘宇他们的情况。虽然他们的情况不太好,不过看他们的样子,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虽然就只有甘宇与秦晓两个人守着阳台的门口,但任由对方十数人污言秽语不断,家伙事儿舞得虎虎生风也无法踏雷池一步。

  这就是地形的优势了。甘宇他们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他们俩都是凶狠异常,更是占据了易守难攻的绝佳地利,短时间内他们应该不会有事。

  尽管现在的形式来看是这么回事,不过我还是得抓紧时间想办法解决这个困境。世事无常,有谁能预料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在我此刻的心中,期盼甘宇他们能多顶上一会儿。

  迟则生变,我不能再脱下去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半天都不见室管的踪影。而相邻宿舍的人都看到了,却没一人敢出宿舍门。他们虽然紧闭宿舍门,不过几乎每间宿舍的门洞里都有一只眼睛在关注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其实人性就是如此,往往平日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就可以看出来。

  就比如现在这个情况,我们被人围了。他们不帮忙也就算了,起码也要帮忙打个电话叫老师来吧?

  可他们是怎么做的?一个个生怕殃及池鱼,引火烧身,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不过你们躲就躲吧,但是又非要好奇的偷看。

  说起来,挨着的几个宿舍的人平日里没出事儿的时候一个个的兄弟喊得亲热得好像有基情似的。特别是我们买了酒菜的时候,一个个腆着脸凑过来。

  可一旦出事呢?这次的事情不就是最好的诠释吗?

  说真的,这次是谁的主谋;他们的目的;还有就是这些人的身份我们都一概不知。虽然心里有所猜疑,但在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之前,不能妄下定论。

  其实他们人也不是很多,一共加起来距离二十都还差三个。而我们这一排挨着的宿舍平时跟我们有交集的人数加起来是他们的一倍还多。

  从这伙人冲进我们宿舍的那一刻开始,其余宿舍的人就来帮忙的话,现在也轮不到他们嚣张。

  Z4酷匠网"正(R版&“首=发s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人性本就如此,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的利益与安危。虽说每个人都是这样,但是能不能为了情义抛弃这两样东西,那可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马屁精好不容易有一次可以在疯子面前表现的机会,令他激动得气质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改变。

  甘宇他们现在的处境还算得上安全,可是我此刻面临的就没有丝毫的安全保障了。

  只见马屁精很屌的样子,走路摇摆,跟鸭子似的。

  他走到我面前站定,故意昂着头,自认这样做可以证明表示自己是多么的牛逼,多么的屌。

  我眼睛平视看去,看到的就是那被鼻屎堆满的鼻孔。这个,在我看来不算什么。但是他那本就跟农村粪坑差不多的鼻孔里面竟是一根根呈条状的鼻毛从鼻屎中延伸出来。

  光看他这鼻孔,就仿佛有种亲眼看见一条条蛆虫从一坨屎中爬出来的错觉。而他那黏成条状的鼻毛就像蛆虫刚从屎里爬一半的身子出来时的场景极其相似。

  古有管中窥豹,今有观孔识人。

  不用与马屁精接触,我就能对他做出一个相对准确的分析。

  不要以为我在跟你们开玩笑?不好意思啊,今天我不想开玩笑!

  咳咳,那啥,扯远了。咋们还是回归正题吧!

  饶是像我这般意志力极为坚韧的人,看到他鼻孔的第一眼都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妈的,这么恶心的人,真不知道疯子是挺过来的。

  妈的,你竟敢恶心老子?简直是活腻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而我的底线究竟在什么位置,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当我看到马屁精鼻孔的瞬间,我就没忍住警告他说:“能不能麻烦你不要用你那比翔还要恶心的鼻孔看人?否则等一会儿我要是万一没控制住自己,你出了点什么事儿……呵呵。”我没有把话说完,但最后一声冷笑还是颇有震慑力的。

  马屁精被我突然间显露出的冷厉给惊住。不过很快他就从我带给他的压迫感中回过神来。

  一想到之前在枫哥面前信誓旦旦许下的承诺,自己不但没完成,反而还被一个废人给吓住了,脸上就不由得感到一阵臊热。

  他既然认为是我带给他耻辱,此刻必然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只见他用力的高举钢管,露出满口的大黄牙有些疯狂的冲着我吼:“你他妈的害我在枫哥面前丢了面子,害我名声扫地,我他妈的今天一定要废了你!”

  眼看那高举过头顶的钢管朝着我的脑袋猛然挥了下来。

  成功乱了他的心智,那么解决他就轻松多了。

  其实就在他冲着我咆哮的时候,我的余光就一直盯着他的手臂。

  从我的余光看到他手臂即将用力下挥的一刹那,右腿一蹬,整个人就朝左边窜了出去。不等站稳身形,左脚后旋,借着刚才向左偏倒的惯性,整个身体竟是转了一圈,这才化解了那股惯性力。

  说起来你们或许感觉不出来什么。其实当我猛蹬右脚的那一刻开始,直到转圈结束仅仅是在一秒钟之内就完成了这一连串的动作。

  你们猜,我现在站在哪里?

  马屁精那原本高举过头顶,凶狠的朝着我脑袋砸来的钢管肯定没砸到我,落在了空处。这样都被我给跑掉了,彻底使马屁精陷入了暴怒。

  当他那双彻底被暴戾所充斥的眼眸凝聚在我的身上时,而他口中的疯子哥却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

  我双手虽然现在不能用,但对付疯子这种借光上位的垃圾,一只脚就足够了。

  你们以为之前我的动作难道只是为了躲开马屁精的那一钢管吗?

  当然不是!

  还记得我曾跟吕浩学过格斗技巧吗?当时他只简单的教了我两招,但是我一直都在自己偷偷的练。

  从一开始我就在为这个计划做铺垫,虽然计划周全。但是我的心却在“赌”!

  毕竟我的身手不咋滴。即便平日里双臂没受伤的时候我都不行!更何况现在的我双臂根本不能用,所以要挑战极限,甚至要突破极限,我毫无信心。

  若不是甘宇他们的处境危险,并让我发现这伙人中重要的一个人,所以才决定这场豪赌的。

  索性最终还是我赢了,而那个叫什么疯子的家伙正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手臂之上青筋暴起,甚至隐隐有发抖的迹象。

  在他的肩膀他,正有一只脚踩在上面。

  计划的第一步,也是一次冒险,借马屁精的动作将众人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然后还要在马屁精动手的前0.01秒用右脚用出全力蹬了一脚。

  计划的第二步,就是在第一步的基础上成功把疯子的目光引到了他的身上,而我才能做到灯下黑,并运用了力学原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才能险之又险的躲过马屁精一劫。

  说起来整个计划最最重要的一步,也就是这最后一步。这一步的成败掌握在我自己手中。

  认真来说的话,之前所有的计划其实全都只是给这最后一步坐铺垫而已。这最后一步需要在重心不稳而且在极快的速度中完成旋转。

  莫说是要在重心不稳的极速中完成旋转进而突击并稳住身影了。哪怕是单单在极速奔跑中完成旋转都不大可能。

  总之无论是在极速中旋转突进,还是在重心不稳的情况下完成旋转突进,都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但事已至此,唯有一搏。索性最终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这一章三千字,写出了看看感觉,如果书友感觉一章三千字比两千字看起来安逸一些的话,那以后每章三千,或者继续两千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