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现在心里燃烧着一团熊熊的焦躁之火,如果要是有谁愿意做扑火的飞蛾,那哥肯定会非常大方的将所有的火都给你玩儿。

  当今社会,真正的傻子虽有,但不多。能来上学的,即便成绩差些,也不见得傻。

  经历过王文的事情之后,在我们学校整个初中部,哥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虽然我没有实力、势力,但我只有我自己知道而已。

  他们所看到的,就只有我辉煌的一面。不过话又说回来,谁又会去在意这辉煌背后的故事呢?

  虽然现在我们跟王文的事情还没有彻底做个了结。但是之前王文被我们两次K进医院的事儿,已经足以让这些整天浑浑噩噩,却从未真正经历过风浪的学子们感到敬畏,甚至是畏惧了。

  E看s正~|版Ll章节上J酷u匠s网D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我的名字会在我们整个初中部有一定的震慑、影响力。不过当我真正达到这个境界的时候,还是颇有成就感的。

  一路上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路过的人也都很有眼力,看都没看我一眼,就从我身边匆匆而过。

  心里这种烦闷与焦躁的感觉憋得我难受。如果不是因为双臂受伤的缘故,估计这会儿我不知道去哪儿找人发泄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凡事心里不舒服的时候,都会想到抽烟、喝酒来发泄。甚至有的时候,我会想打架来发泄心中的不快。

  从我决定改变那天开始直到今天,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可是这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就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书呆子变成了现在厚颜无耻的流氓混混。

  前后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有时候连我自己想起来都感到不可思议。

  刚到宿舍门口,还没来得及进去呢,我就听见宿舍里面各种愤怒的骂娘声与混乱的打斗声。

  听到里面的情况我先是一怔,随即猛的一脚把门给踹开。奶奶的,对面竟然还派了人守门。不过这守门的家伙可就倒霉了,被我一脚直接踢到了床底下。不巧的是床底下上次被我丢了一块板砖进去。而他的脑袋就恰巧撞到板砖的棱角,顿时脑袋就开口了。

  这一瞬,原本混乱嘈杂的宿舍变得落针可闻,前后的反差令我也没反应过来。

  本就狭窄的宿舍竟然一共堆了二十几人,可怜的甘宇几人被硬到阳台,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也冲不出来。就当他们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碰巧我回来了。而且还一脚把门给踹开了。

  门板巨大的响声令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将目光聚集到门口。更巧的是,我站在门口,成了众矢之的。

  “你他妈的快跑啊!”突然甘宇的一声大喝打破了先前的平静。

  这种情况除非我没在场,没碰见,或者不知道的情况……否则,就算是挨两刀,我也不会丢下任何一个兄弟,自己一个人跑的。

  况且以我现在受伤的身体状态,也跑不掉。但是我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

  伴随着甘宇的一声吼叫,现场再次乱了起来。只见对方离我最近的三人手里提着钢管雄赳赳,气昂昂的朝我走来。

  看我双手都绑着纱布,而且还有浓浓的药味从纱布中散发出来,他们三人直接把我当成了一个毫无攻击能力的废人,脸上的狂妄之气彰显无疑。

  居中的那位青年自以为很帅很潇洒的甩了一下挡在眼前的一撮杂毛,用那种猫玩弄老鼠时戏谑的眼神看着我,一点都不着急弄我样子:“呵呵,没想到你小子双手废了,腿功还这么牛逼,真是让我佩服啊。只不过我再想,待会儿我要是一不注意,把你那两条腿给废了,那你会不会像背壳朝下的王八一样,翻不了身呢?”

  “哈哈哈哈,枫哥就是枫哥,随时随地想的东西都要比我们想的要高出几个层次。要不是您说,我还不知道有这么生动形象的话来比喻这手残的下场。”

  这位名叫枫哥旁边的那个小子也不嫌恶心,一个劲的拍他马屁。你说拍马屁拍成他那样,我都忍不住为那叫什么枫的家伙感到悲哀。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的水平有限,所以拍马屁的从没察觉过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对。枫哥也从未感觉他拍的马屁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说白了,就是两个连语文都不及格的文盲。

  想一想,作为华夏人民,从一出生接触的就是汉字汉语,他妈的竟然还不及格?对于这种社会的败类,国家的蛀虫,说他们文盲都感觉是对这两个字的侮辱。

  咳咳,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扯远了。那啥,咋们还是言归正传。

  他们不急着对我动手,这样正好给了我一下观察现场局势的时间。

  这帮人显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所以一进来就把甘宇他们逼到了阳台。根本就不给他们拿家伙的机会。

  若不是这帮人冲进来的时候,甘宇与秦晓两人正好拿出藏在床底下的钢管,准备换个地方放,他们就冲进来的话。恐怕这会儿他们全都趴地上了。

  不过绕是如此,他们的处境也是岌岌可危。毕竟甘宇与秦晓加起来才两根钢管。可是他们面对的则是十数根钢管、甩棍、摔鞭之类的家伙事儿。

  他们已经被逼到阳台上了,基本上已经可以说是无路可退了。不仅如此,甘宇和秦晓两个人还要保护身后的胡飞与猪儿俩人。

  现在唯一能救他们的就只有我了!

  看清楚局势,我就知道现在唯一能救他们的人只有站在门口的我。也只有以门为突破口,把这帮人赶出去,甘宇他们才能走出死境。

  我要冷静!我需要冷静!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需要冷静!冷静!冷静……!

  我平静的看着枫哥,心里却是在不断的提醒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枫哥戏谑的看着我,接着将钢管抬起来,指着我的左腿对刚才拍马屁的小弟懒洋洋的说:“老子看他的左腿不爽,你去给我把它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今天是我表哥新婚大喜,我担心今天白天没有时间码字更新,所以我只能熬夜码字完成今天的更新了。现在是凌晨四点半,我完成了今天的第三更,希望书友们能够多多支持扯拐,给扯拐坚持下去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