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根本就不给我反驳的机会,猪儿刚说完,骨灰那家伙就一脸惊奇的跑到我的面前,“啧啧”的看着我说:“哎呀,鑫哥,听说你掉厕所了啊?啧啧,佩服佩服,你这样的境界,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

  我他妈的干你们大爷!我心里这个堵啊,那就不说了。

  甘宇将手搭在胡飞的肩膀上严肃的说:“行了,阿鑫终于痊愈回来了,我们不是应该为他感到高兴庆祝吗?再说了,你们几个难道没看见他又负伤了吗?你们不关心他也就算了,还要挖苦他,嘲笑他。我现在都有些怀疑你们是不是真把阿鑫当兄弟了。”

  终于有一个人站出来替我说话了,我心里这个感动啊,看着甘宇的眼神差点眼泪没流出来:“宇哥,还是你够兄弟。”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大义凛然的说:“那当然,这还用说吗?我们可是兄弟啊,对吧?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把你掉厕所里的事情告诉别人的。”

  话音刚落,他那严肃的表情荡然无存,嘴角掀起一抹诡异的微笑。看到他嘴角突然掀起的笑容,我心里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不安感觉。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他妈的就一边跑,一边大叫:“新闻新闻,特大新闻,我们的叶鑫同学掉茅厕去了;叶鑫掉茅厕去了……”

  “卧槽你大爷干鱼片!”以我现在这状态,我肯定是追不上他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污蔑他大哥我。

  还好,猪儿他们几个没有像他那样。

  不过我心里刚刚升起这个想法,这几个傻逼对视一眼就大笑着跑开,一边跑一边像神经病一样大喊大叫。

  咳咳,那个,他们叫唤的内容我就不便跟你们透露了。

  我进来的不是时候,正好赶上下午放学。然后就是无数道诧异、惊讶、震惊等等等等无数道眼光凝聚在我的身上。以我这么厚的脸皮的人,现在脸都红了。他妈的,现在真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不出来了。

  早知道这样,老子还不如直接回寝室呢。他妈的这么一闹,哥想不出名都难了。当然这件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如果有谁是傻X要相信的话,那哥也懒得去跟一个傻子解释。

  话说回来,现在这个情况,就算我不想请假回家都不行了。我承认我脸皮厚,但还没厚到这个程度。

  我硬着头皮,从无数异样的注视下,从人群中挤了出去,直奔老谭的办公室。

  一进老谭办公司,他就看见了我包着的双手,还不等我说话,他就率先开口调侃我:“叶鑫,你不会真的掉茅厕了吧?”

  听到这句话,我满脑袋黑线,心里对甘宇那货狠得牙痒痒。他妈的,这速度也太迅速了吧,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连我们老谭都知道了。哎,遇到这么一帮损友,我只能悲叹了。

  “谭老师,你怎么也听他们胡说呢?我虽然摔了一跤,但还没到眼瞎摔茅厕的那种境界。”我很想骂他,可是我不敢啊。

  他笑着跟我说:“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怎么了,伤好了现在又挂彩了?”

  我无奈的摇头:“哎,没办法啊,运气背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这不,今天来学校的时候,从我们家楼梯间摔了下去,幸好我反应快用手护着脑袋,不然的话我估计又得去医院躺着了。”

  老谭笑笑继续问我:“上次是因为什么住院?我听说就在你住院那天,在学校门口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打架斗殴事件。等我们得到消息出来看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散完了,不过地面发现打量的血迹。这件事,你有没有参与?”

  说完,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似乎要将我整个看透彻一样。这种感觉令我很不爽,不过他这么问,我可没傻到老实交代的地步。但是我毕竟还是太嫩个,很容易就会被这只老狐狸给察觉。

  所以我根本不敢看他,只能眼观鼻,鼻观心摇头否认。

  “真的没有参与吗你?”他再次问我,眼神变得更锋利了。刚才他的眼神若说是想把我看透的话,那么这次他的眼神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欲要抛开我的胸膛,直观我的心。

  妈的,老谭你别这样了好不好?你要是在这样,搞得我心里压力很大啊!

  “谭老师,我是真的没有去。”我是属鸭子了,嘴硬的那种。

  他也不再继续追问我这个话题:“我不管你参与没参与,反正现在公安机关已经介入此事的调查,反正现在我们说什么也都没用,只要等待他们的结果就好了。不过我要事先声明,如果那件事你参与了,恐怕你就读不了书了,明白吗?”

  更N新5j最快fg上a酷匠rk网l

  我不搭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这件事我们本来就闹得大,公安机关介入也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反正这么久都已经过去了,我才不管那么多呢。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老谭看了一会儿电脑,见我还没走,不由得问:“你怎么还不走?难道还等着我请你吃饭?”

  我有些尴尬的笑笑:“嘿嘿,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老谭立马反问。

  妈的,你问的这么直接,岂不是让我很尴尬?你千万不要给我机会,否则我让你后悔。不过我这也是想想而已。

  “嘿嘿,谭老师,你看我手都已经这样了,吃饭也不好吃,写字也写不了,你看能不能给我请几天假让我回去休息休息啊?”我厚颜无耻的说出这句话。

  一听这话,老谭明显情绪变得有些激动:“卧槽,这个月我都已经给你半个月的假了,你他妈还请?”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反应会有些激动,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直接爆粗口了。

  不过我是一定要请假的,现在甘宇那几个烂货到处诋毁哥,哥要是不先回去避避风头,还他们怎么有脸在学校混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