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皓明显不是陈澎涛的对手,几下就被干趴下了。最后我看他脑袋上的血越流越多,而小涛那家伙还对他下死手。看这轻狂,如果任由他这么打下去的话,赵皓估计今天就得去见“阿门”了。

  并且这里的动静也是越来越大,把走廊都是围得水泄不通。

  我一把抓住陈澎涛那已经高举起的板凳,冲着他大声的吼道:“还打,你今天是想把他交代在这儿吗?他妈的走了,要是再不走的话,恐怕等会儿就走不了了。”

  还好他心里有我这个大哥,让我把板凳夺了过来。我随意的把板凳丢在地上,抽出怀里那一直都没拿出来的甩棍,威胁着围观的人群,好不容易才从里面挤了出来。

  刚下楼梯,就碰见焦急赶来的保安。我们与他们擦肩而过,显然他们现在担心的是楼上的情况,根本没在意我跟小涛二人。

  进来的地方肯定是出不去的,大门的话那就更别提了。还好这个学校并不是很大,教学楼的旁边是一个池塘,而池塘边的围墙不是很高。我一个助跑,用力一蹬,双臂抓住墙沿,也没看下面有多高,就直接跳了下去。

  幸好这下面不是什么刺丛,不然今天肯定得进医院去挑刺了。

  下面是一块土地,因为被人挖过,所以双脚着地的时候,没站稳直接扑了下去。还好哥反应及时,用手抱住了脑袋。虽然双臂摔得不轻,只要脸没事就行了。

  还不等我从地上爬起来呢,就突然感觉天上一道劲风传来。

  我只来得及做一个转头的动作,就被陈澎涛那小子重重的压在了身上。

  就我这小身板被他这么一压,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背过去。妈的,我竟然给他当了回肉垫。

  还好他反应够快,迅速从我身上滚了下去,不然我还真有可能晕过去。

  千万不要说我弱不禁风,要说我手无缚鸡之力。因为手无缚鸡之力听起来感觉像古代的秀才。弱不禁风是用来形容有毛病的人的。

  陈澎涛赶紧站起身把我扶起来。但是刚才被他那么一压,现在浑身上下用不上一丝力气,就连说话都感觉费力。

  “鑫哥,你怎么了?没事吧?要不要紧?”他扶着我关切的问;妈的,没事你倒是来试试啊。不过看你丫的那么壮,即便是被我压一下,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吧。

  “你他妈的怎么这么重啊?差点没压死我。咳咳……操你大爷的。”我现在也只剩下抱怨的力气了。

  他抓着我的手,一个转身就到了我身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在他背上了。

  “妈的,算你还有点良心。你大爷的,疼死我了。”

  陈澎涛嘿嘿一笑,背着我感觉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健步如飞。不仅如此,他还一边跑,一边脸不红气不喘的跟我说:“嘿嘿,哪怕是丢了我自己,我也不会丢下你啊。”

  还好这学校的占地面积并不是很大,陈澎涛很快就背着我跑了出去。然后直接招了一辆车就回县城里去了。

  我靠在车椅上,缓了一会儿才感觉力气一点一点的恢复。无奈的看着自己血迹斑斑的双臂,刚才还不感觉到疼,可现在一阵一阵的刺痛感疼得我都是忍不住猛吸两口气。

  陈澎涛看见我双臂的样子,向司机要了一张纸和一点水。他用水把纸巾打湿后,小心翼翼的给我清洗伤口。

  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感觉有些好笑。尽管一阵阵的刺痛令我嘴角抽抽,不过我还是笑着调侃他:“呦,还真看不出来啊,你一个大老爷们竟然也有这么细心的一面?啧……嘿嘿,还真是有些难以想象啊。”

  他没好气的回答我:“滚犊子,我这也是第一次好吧!”

  说完他拍了我手臂一巴掌:“好了!”

  别说我现在受伤了,即便是平时我也禁不起他这一巴掌啊!他这一下,把我冷汗都给疼出来了。我咬着牙,深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缓和了一点,我就忍不住骂他了:“你他妈的是有毛病吧?你大爷的,老子怎么以前没看出来你他妈的竟然这么腹黑。艹,还真下得去手。”

  陈澎涛一点也不恼,反而是嘴角扯了扯说:“嘿嘿,那什么,鑫哥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忘记了,嘿嘿。”

  虽然他表面上是在认错,可是我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狡诈的笑意。

  行,你小子给我记着,这笔帐回头我再慢慢跟你算。

  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我受伤了,属于弱势。所以哥只能暂时性的选择忍耐。俗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小子迟早有一天会落到我的手里。我心里这般恶毒的想到。

  ?酷y匠}网永:●久K免g_费!看小说/i

  到了县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医院消毒。要是伤口感染的话,那就严重了。不过看我眼下这个状况,估计又得请假在家休息了。

  我感觉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上过课一样。上次的伤已经好了,也是该回学校报道了。顺便继续请假。

  陈澎涛不是我们学校的,所以他把我送到学校门口就走了。

  看着自己被纱布包得跟什么似的双臂,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他妈的,这要是让甘宇他们那几个货看见了,还不得狠狠的嘲笑他们大爷我一顿啊。

  进入学校,我直接无视了一路上那些看我的异样眼神,径直的往班主任办公室而去。

  不得不说我今天的运气的确是背到家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故意没回宿舍,就是不想让他们嘲讽哥。可是这万恶的转角啊,恰巧碰见甘宇他们几个人渣迎面走来。我反正是已经被他们看到了,跑肯定是跑不掉了,只能干笑着打招呼:“嘿嘿,哥几个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猪儿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一看见我的手,阴阳怪气的笑着走了过来:“呦呦呦,你这是去干什么了?怎么手包得跟搅屎棍似的。诶,你该不会是半夜起床上厕所的时候摔厕所里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