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首发

  当时的我已经彻底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是说到做到的。既然说了要他付出代价,那我绝不会留手!就当我再次抓起一根板凳准备砸下去的时候,一声娇喝使我停止了动作:“够了!你有完没完?”

  不仅是我,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接着众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那个好心帮我们去找赵皓的单纯妹子。

  那双本就漂亮的大眼睛在此刻显得更大了,只不过眼中的凶光,就好似一只守护幼崽的雌豹,对我充满了敌意。

  我怒视着她,手里还提着板凳,喘着粗气:“让开!”

  “我不让!有本事你今天就把我跟赵皓一起打进医院,否则你休想欺负赵皓!”她张开双臂,拦在我的面前,丝毫不惧的瞪着我的眼睛,决绝的说;我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还是就连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语气中的生冷:“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让开!”

  “我不!”这女孩也真是够倔的。无论我怎么吓唬她,她都死活不肯让开。

  她只是一个女孩,虽然我说得吓人,但不可能真打吧?况且从小老妈给我灌输的思想就是好男不跟女斗,打女人的男人,根本就不是男人!

  这种思想早已在我的性格里面根深蒂固了,想要改那肯定是改不掉的了。打女人,可以说是我的底限!

  我深吸了口气,指着她咬牙切齿的说:“行,你行!他妈的,如果你要不是女的,我保证你今天出不去这个门!”

  妈的,太憋屈了这种感觉。说起来,就是下午这短短的几个小时,我他妈都快给憋死了。先是憋尿,现在又是憋气!

  难道是我今天起床起得太早了?怎么感觉事事都不顺啊?

  赵皓艰难的扶着桌椅慢慢的爬起来,摇摇晃晃的站在她身后。看他摇晃的样子,感觉像不倒翁似的。只见他用力的摸了把脸上的血,用那有些嘶哑的声音虚弱的说:“安娜,你走开,让他打。我他妈的不信他今天敢打死我!”

  安娜?原来这女孩叫安娜啊,蛮好听的名字。

  卧槽,我他妈的现在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啊?现在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吗?

  我强行将脑子里那些杂乱的想法给压了下去,凶狠的瞪着安娜说:“听到了吗?别人不需要你的庇护,你就不要自作多情了!呵……”

  安娜有些恼怒的转过头冲赵皓娇斥道:“赵皓,你说什么呢?你给我闭嘴,我是这个班的班长,我有保护班上同学的责任!”

  “难怪啊,我说怎么这么护着他呢?切,我还以为你们俩是那啥什么关系呢?结果她只是凭班长这个身份才不顾一切的保护你啊。”一直没有说话的陈澎涛讥讽的说:“可怜啊。嘿,小子,如果我要是你,我他妈宁愿被打死,也不躲在女人的背后。呵呵,昨晚你不是很屌吗?不是很有气质、很有脾气吗?怎么今天变怂了?啊?”

  赵皓咬着牙,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桌子。原本畏惧的眼神陡然变得狰狞。这种眼神,就跟那择人而噬的野兽看猎物的眼神相差不多。说实话,我此刻心里都有些打鼓了。

  不过看澎涛丝毫不让,亦是用同样凶悍的眼神瞪了回去,我的心这才稍稍放下了些。

  安娜见气氛已经变得剑拔弩张,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她胆子不小,不过她毕竟还只是个小女孩,面对这种情况,就会开始手足无措。

  “小子,给你个机会,跟我单挑!”陈澎涛微微昂了下头,大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而且他的眼中,充满了蔑视,对赵皓的蔑视!

  赵皓紧咬着牙关,脸庞肌肉绷紧,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看上去特别的狰狞可怖。

  他这个样子,吓得安娜倒退了几步,就连小脸都给吓白了。

  只见赵皓硬抗着站直身子,现在的他倒有些像个男人了。他现在的气质,倒有些像昨晚跟我逼逼的样子了。

  陈澎涛捏了捏拳头,摇了摇脖子,活动了一下关节,那种震人心魄的脆响声再次从他的关节中传出。看他的样子,我隐隐有种不安的预感。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感觉,其实就连自己也说不上来。

  赵皓擦去嘴角的血痕,瞪着陈澎涛冷冷的说:“虽然我知道打不过你,但是!”他停顿了一下,沉声继续说:“对于你的挑战,我还是要接!哪怕是今天死在这里!”

  听到这句话,我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刚才还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赵皓,不知道是我们说的那句话刺激了他,感觉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难道现在的他才是真实的?我心里竟然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我使劲的摇摇头,将这个念头给甩出脑海。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今天下来就是教训他的,而不是来欣赏他的。

  可是思想简单的陈澎涛可是想不到这些问题,更不会去废脑子想这些无聊的事情。他就是那种一根筋的人,只要认定的事情,就算是有九匹马也拉不回来。

  就比如现在,他压根就没有去想过为什么现在的赵皓与之前的他截然不同。因为从昨晚开始,他就下定决心要狠狠的教训赵皓,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抱着教训赵皓的想法,直到他把赵皓狠狠的教训一顿后这个想法才会随之消失。

  说真的,有些时候,我很羡慕他这种一根筋的个性。凡事只要认定了,就不会去更改,更不会去多想,哪怕明知前方是万丈深渊,也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虽然有时候看上去他不懂得变通,你甚至可以骂他傻逼。但是你也不能否认跟这样的人做兄弟,是你一辈子的福气。

  别的不去说,就说我自己吧。我扪心自问,我做不到这个境界。我看重两个字,一个“义”字跟一个“情”字!我几乎将它们看得比命都重,可如果真有一天,我的兄弟做了一件背叛或者伤害我的事,我就会产生质疑,做不到陈澎涛那样的至始至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