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这是我对他最中肯的评价。虽然他听到这句话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而已。

  他妈的,老子还治不了你?

  我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饶过他:“诶诶诶,怎么了?感觉我说的话不好听?”

  陈澎涛显然在极力控制情绪:“呼~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大哥的份上……”说到这里,他就不再说下去了。

  不要以为他是故意不说下去的。别把他想得那么睿智。他不说下去,可不是因为响鼓不用重锤,而是因为他不敢继续往下说。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微眯着眼看着他:“嘿嘿,要不是看在我是你大哥的份上你要整样啊?啊?诶我说,我看你今天很不服气啊?啊?”说着我就撩起袖子,故意激他:“来,来,我今天就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揍我出气的机会。反正我不是你的对手,你根本就不需要有什么顾虑,来啊,你来啊!”

  他一脸沮丧的看着我:“鑫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就别这样了好不好?你这样我他妈的受不了啊,感觉自己做了特对不起你的事情一样。你这样让我心里有很重的负罪感啊。”

  行了,嘿嘿!

  见他这副模样,也算是达到了我预期中的效果。反正我也不是真的要跟他闹,只是故意唬唬他而已。

  我一拍他的肩膀:“他妈的别做出一副贞操被人玷污的表情,我们到了。”

  陈澎涛抬头一看,这间教室的门帘上钉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的就是三年级六班。

  门没关,所以我们俩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我们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而教室里的人也都疑惑的看着我们。

  5*酷?Z匠网》唯5#一G正W版,m其.他都是盗#m版U$

  也不知道他们班的人都跑到哪儿去了,现在在教室里面的就两个四眼男跟一个看上去文弱的姑娘。

  我跟陈澎涛对视了一眼,然后便一同走了进去。

  看见我们两个,那两个四眼狗脸上明显有些惊惧。还没等我们问话呢,他们俩就给吓跑了。

  对此,哥也是万般无奈啊。我知道他们肯定是被哥的气场给镇住了,所以才吓破了胆跑了。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根本就不是被我的什么气场给吓跑的,而是被陈澎涛那肌肉男露出一副万恶的表情给吓怕的。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个看似文弱的女孩竟然没被吓跑,想来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啊。

  她很聪明,一眼就看出来我是带头的,所以直接走到我的面前,微微昂头,撅着小嘴,显得特别可爱的瞪着大眼睛看着我:“喂,你是谁啊?干嘛跑到我们教室?”

  呵呵,这女孩还真有趣,我一时不禁有些着迷。不过我是不会因为她而忘记我的初衷。

  “小妹妹,我问一下你们班有没有个叫赵皓的?我今天是来找他问点事儿的,并没有别的意思。”我尽量将我最人畜无害的笑容展现出来。

  不得不说她还真是傻得可爱,竟然相信了我的话:“他还没来呢,要不你们先在这儿等等,我去帮你们问问同学,看他们有没有看到赵皓,顺便让他过来。”

  我微笑着点头:“那就麻烦你了。不过,我想先问一下赵皓的位置在哪儿?”

  她瞥了我屁股下面的桌子一眼说:“你坐的就是他的位置。”

  妈的,这就显得有些尴尬了吧!对此,我还能说什么呢?

  还好她没再说什么,而且转身出去了。我想她应该是去帮我找赵皓去了。她这一走,这偌大的教室可就只剩下我跟陈澎涛两个人了。

  我伸手随意的从屁股底下抓起一本书,翻来第一页,赫然看见赵皓两个字。看来那丫头没骗我,这真的是赵皓的位置。

  我一不小心就把手中的书撕成了两半,碰巧手一抖还落到地上去了。更巧的是陈澎涛他那健壮有力的屁股顶了我一下,然后我脚下一个踉跄,就把他的课桌给撞倒了。

  万恶的陈澎涛对着他地上的书堆吐了一口泛黄的浓痰,差点没恶心死我。

  我们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现在已经快到四点了。我们要是现在还不走的话,那待会儿上课了我们可就真的出不去了。

  不过我下定了决心今天非要逮住那个赵皓不可。所以我硬是扛着头皮坐在他们教室一直等下去。中途也有他们班的同学回教室。不过一看到我们两个,还有赵皓那倒在地上的桌子以及散乱的书本时,一个个的就都给吓出去了。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好好的教室不待,一个个的非跑到走廊里站着。再说了,我又不吃他们,真搞不明白他们到底怕的是什么。

  陈澎涛现在几乎每分钟都要掏出手机看一眼,显然这个思维简单的家伙都着急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妈的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刚才出去的那个女孩终于带着一个个子跟我差不多,长头发,左耳带着耳钉,一看就是人渣的人回来了。

  他们也都看见了地面的一片狼藉,还没等那女孩说话呢,那长发男就怒了:“操你妈的,这他妈的是谁干的?啊?有本事给老子出来,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他!”

  我眯着眼盯着他,冲他昂了昂头:“诶,你是不是就是赵皓?”

  听到我的话,让你瞬间恢复了冷静。显然,他那屌炸天的装逼样儿,显然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没错,你大爷我就是赵皓。他妈的,你们是谁?老子压根就不认识你们,你们来找我干什么?”

  听到他的话,特别是看到他那副欠揍的表情,陈澎涛就准备冲过去开干。不过却被我拦了下来。

  陈澎涛虽然很愤怒,但也只是看了我一眼而已,并没有多说什么,就站在我的身后,恶狠狠的怒视着他。

  这里的动静可谓不小,刹那间前门后门都堆满了看热闹的学生。就连窗口也趴了不少脑袋。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聚集了这么多人,显然这些人是看到动静后从旁边班或者别的班跑过来凑热闹的。

  好奇,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但同样也是最致命的弱点。不然又怎么有好奇心害死猫这一说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补第三更了,希望书友们看在我熬夜通宵,加班加点码字的份上,砸点挖掘机、推荐票、肥皂、香波之类的东西安慰安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