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大妈心地还是比较善良,估计她看在我刚才那么着急的样子,想着让我先解决吧。所以没一分钟她就出来了。

  只不过她是一边低头提裤子,一边走出来的。而她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也一直低着头弄着自己的裤腰带。

  我可要申明一句啊,她提裤腰带的动作是我无意间看到,可不是我故意去看的啊。再说了,我即便是要看,也不会去看她啊,对不对?

  至于她为什么一直低着头,我就不知道了。我可是清楚的记得她刚才是有多么的淡定啊。如果你要是说她不好意思、害羞之类的话,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信。

  如果你们说我害羞、腼腆、单纯之类的话,那我肯定会很自豪的拍着胸脯说,这就是我!

  终于可以开闸放水了,那个舒畅啊,我差点都没控制住呻吟出声。

  如果你们要说我无耻的话,那哥只能很严肃的告诉你们: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情况下对爽的定义也就不同。

  就比如现在的我,能痛痛快快的嘘嘘,就觉得爽。

  这泡尿尿完,顿时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似的。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走路也越来越有劲了。

  咳咳……那啥,我可不是打广告啊,这只是个意外。

  从厕所……不!不能叫它厕所,应该叫茅厕才比较符合真实的情况,叫起来才不感觉别扭。

  从茅厕出来,我习惯性的打量四周的环境。我发现这墙后面就是学校。而且在茅厕旁边还有一个用石头砌起来的池子。

  不知道这个池子是什么时候修的,修来干什么用的。反正现在已经被遗弃了,里面堆满了各种碎石杂草垃圾之类的。

  我可不会嫌弃它脏,反而有些高兴的爬了上去。顺着池沿走到墙边,学校里的一切都印入我的眼帘。

  这个位置正好是保安室的后面,并且还没有监控摄像头。虽然从这里跳下去显得有点高,不过下面就是花圃,跳进花圃里应该没事。

  正愁怎么进去呢,这不,撒泡尿就找到了突破口。哎,你说哥为毛就这么牛逼呢?不提这个事儿了,越说越佩服我自己。

  哼着小曲,走到陈澎涛的身边坐下,喜滋滋的喝了口水,点上香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陈澎涛见我这个样子,撇了撇嘴嘟囔道:“不就是把水放了吗?至于这么夸张吗?现在都还不知道该怎么进去呢,哼……”

  我当然听到了他的话,不过我权当没听见,而是一把搂住他的肩膀,看着学校大门神叨叨的说:“小涛涛,你想不想进去啊?”

  他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切,他妈的今天下来又不是我的事儿,你问我想不想进去?”说到这里,他顿时转过头一脸关切的看着我问:“艹,鑫哥你可别吓我啊?你他妈的不会是被一泡尿给憋傻了吧?”

  我好气的拍了他一巴掌:“滚你大爷的,你他妈的才被尿憋傻了呢。我的意思就是问你想什么时候跟我进去?”

  “嗯?进去?”他满脸怀疑的盯着我说:“我不信,你撒泡尿的功夫就想到办法了。”

  我高深莫测的笑笑:“你说呢?嗯?”

  他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一般的人在这个点应该都已经来了。我点头,低声的喝了一句,让他跟我来。

  顺着我刚才的路,我们俩成功的进入了X中学。简单看了眼地形,也唯有正前方的那栋楼才有可能是教学楼。我们没有停留,目标明确,直奔教学楼而去。

  只不过路过篮球场的时候,我随便找个人问了问赵皓这个人。

  看来赵皓这个人在X中学混得也并不怎样嘛,问了他大爷的五个人才问到了一个认识他的。

  从那位仁兄的口中得知,赵皓今年16,三年级六班的人渣。这人混得不怎么样,不过平日里在学校耀武扬威,感觉很了不起的样子,不过真正卖他面子的人并不多。况且,别人卖的还不是他的面子,而是他大哥的。

  问了问三年级六班的地理坐标,我一边走,一边有些好笑的说:“嘿嘿,原来是这么一个傻逼。我他妈还以为他有多牛逼呢,呵!”

  酷◎N匠网h)正(版首^发

  “鑫哥,待会儿把他让给我好不好?”陈澎涛语气中带有一丝恳请的味道。

  我不解的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了?为什么要我把他交给你?这事本来该我亲自解决,可是你想让我交给你解决,你总得先给我个理由吧?”

  陈澎涛此刻笑起来的样子看上去特别的憨厚,如果我要是不认识他的话,恐怕这会儿都会被他的外表所欺骗,以为他是个良民呢。

  “嘿嘿,鑫哥。上次的事儿,本来我是想好好活动活动筋骨的,不过却被你拦下来了。所以这次你一定要给我个机会,让我好好的活动活动。”说着他摇了摇脖子,捏了捏拳头,很随意的活动了一下。但是“噼里啪啦”的脆响声从他身体各个关节传出,连我都吓了一跳。

  别看他丫的平时穿一身休闲装,身材看上去也正常,虽然跟我比起来他那不叫瘦,不过也不胖啊。可是现在看来,显然我又被他的外表给欺骗了。

  你大爷的,原来他那看似平淡无奇的身板下面竟然隐藏着爆炸性的力量。

  真不知道这丫的是怎么练的。我听到他骨骼碰撞发出的脆响声,也是一时心血来潮跟着活动了几下,可是屁反应没有,还不如一个屁来得响亮。

  他这么做,明摆着是显摆他比我能大呗。哼,你不是想动手活动活动筋骨吗?老子偏偏不让你如愿。

  “咳咳,那什么,涛儿。你说就你这力量,给他一拳他受得了吗?我只是来教训他一下而已,并不是把他往医院里送知道吗?你也不想想,要是真出了点什么事儿,我们俩能跑得掉吗?啊?他妈的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可是翻墙进来的,而且还是打他们本校的学生。这要是被逮进了德育处,估计你我就得让家里人去派出所接我们了,知道吗?”

  说完这句话,我忍不住喘了口气接着说了一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第二更了,希望书友们能够支持本书,谢谢!另外我想在这儿说一个事情,就是本书,毒药那小子创了一个公会,现在公会里还缺人,希望每天都签到本书并送免费挖机,比较活跃的书友申请加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