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就在阿拉德网络会所,你们不用过来了,这件事我解决就行了。”我对萧柒说。

  然后我听到胎神抢过电话,有些焦急的说:“喂,阿鑫啊?我他妈可告诉你啊,我就这么一个小弟,你可别给我乱来啊?听到了吗?”

  “胎哥,你放心吧,我真的不会对他做什么的,刚才也只是个误会,误会解除了就好了,我怎么可能跟他过多的计较呢?是不是?所以胎哥你就放心吧。”我无奈的给他解释。况且我说得也没错,这其中的确只是一个误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听到我的保证,胎神那家伙才肯罢休。不过站在他的角度去想一下,就这么一个小弟,自然显得格外珍重了。所以即便有什么,我也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不乱来。

  或许书友们都会很疑惑,也什么我是给萧柒打的电话,而不是给甘宇打的?要说的话,我应该对甘宇好开口一些才对啊?怎么会?

  嘿嘿,其实我也是从网管打电话的口型中猜测出他打电话的对象应该是胎神。我之所以给萧柒打电话,说实话也有赌博的意思在其中。不过很明显,我赌对了。

  电话那头胎神撇了撇嘴:“行了行了,这件事就这么着吧,你自己看着办好了。那个,呃……把电话给他,让我给他说两句。”

  我笑笑,冲着网管扬了扬手中的电话:“诶,你大哥好像是让你接电话呢。”

  我看出来网管现在很想骂我,并放狠话的。不过看我的表情,觉得不像是在骗他,他最后也就忍着把手机接过去了。

  不过一会儿他就恭敬的把手机递了回来,并且讪讪的笑道:“鑫哥,刚才是我不好,还希望鑫哥不要跟我计较,嘿嘿……”

  《看9正H版章◎F节9F上酷匠网/b

  “没事儿,我刚才也说了这只是个误会,既然现在误会解除了,也就没有继续纠结的必要啦。”这还是我第一听见别人叫我哥。说实话,那种感觉还真的挺不错。他这一声鑫哥叫得我都有些飘飘然了。

  不得不说胎神的这小弟做人很圆滑,见我不说什么了,就转头笑着对我身后那人说:“嘿嘿,兄弟,刚才是我的不对,是我态度显得拙劣了。不然这样吧,我现在把机器给你们开着,你们先上一会儿,等我下班了,我请鑫哥和你去吃个饭?当是我赔罪好不好?”

  那小子一看也是个老实人,既然别人都露低姿态了,他也没必要继续纠缠,所以也是嘿嘿一笑:“没事没事,刚才是我激动了,并且那也是你的责任,我怎么好意思让你赔罪呢?不然让我给你赔罪吧?”

  网吧内准备看热闹的人们,看见我一个电话就把这件事变成了这般,不禁纷纷低声讨论,研究我的身份。当然,我并没有什么身份,也不出名。我所拥有的就只有那几个兄弟,而他们在外面拥有的则是名声。所以虽然我看上去是无名之辈,不过真要是遇到了事儿,我那些兄弟可不是什么善茬。

  当然,现在我们面临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战圣了。如果能把战圣的事情圆满解决了,那我们就可以恢复那种无忧无虑浪荡的生活了。

  我看他们两个这个样子,不由得感到好笑:“嘿嘿,我看你们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等有时间了再好好的聚聚都不是问题。得了,你们自己玩吧,我走了。”

  事情因我而起,但也因我而结束。所以这么说起来的话,我还是挺负责任的。只是我把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解决了啊?难道不是吗?

  虽然中途那傻小子损失了2000多RMB,不过他并不知情。嘿嘿,只要我不说,我想周公是不会出卖我的。

  走出网吧,我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什么可以去的地方。想了想,今天不来游戏还没玩呢,所以就打算去另外的网吧看看,有没有这款游戏。

  可是就当我准备走的时候,那傻小子却从网吧里面追了出来。

  他跑到我的面前,挡着我的路,一脸正经严肃的看着我,我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暗暗想到他不会是发现那件事是我干的了吧?

  看他随意挥手甩飞网管那一手,可是个难缠的家伙啊。如果他要是真的发现了,我得先想想该怎么跑掉才是真的。

  面子?面子是个什么东西?面子能当饭吃吗?显然不能嘛。所以要那些虚无缥缈的面子拿来干什么?反正我也是个无名之辈,也没人会在意我的面子什么的。

  虽然心里这般想着,不过表面上我可丝毫没有表露心中的想法,而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问:“你挡在我的面前,想要干嘛啊?”

  他挠了挠头,郑重其事的对我说:“我想跟你!”

  卧槽,他妈的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净遇到一些无法理解的事情啊?先是有人叫我一声哥,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而现在又有人想来跟我,这他妈的出门时我是不是踩了狗屎啊?

  还别说,我还真看了看鞋底,不过并没有狗屎的踪影罢了,反而还挺干净的。

  那小子看见我低头看鞋底的动作,不由得好奇的盯着我问:“大哥,你这是在看什么呢?”

  妈的,我肯定不能告诉他我是在看鞋底是不是踩了狗屁这种话吧?开玩笑,哥们现在也是当哥的人了,说话还是要顾及一下面子的问题吧?

  虽然刚才面子对我来说不重要,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哥现在也是今非昔比了啊。哈哈哈哈……

  “咳咳,那什么,没什么!”我干咳了两声继续说:“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跟我?要知道我可并没什么势力啊,而且还是个无名小卒。”

  傻大个嘿嘿一笑说:“我叫陈澎涛,至于为什么跟你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刚才那种情况下只有你愿意为我出头,虽然我们素不相识,所以我觉得你这个人挺好。另外我不需要你有多大的势力,因为我根本就不需要,我看中的就只有你刚才为我做的那一点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