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宇永远都很乐观,或许他心里也十分着急,但他可能是不想让我们也跟着着急吧。甘宇在我们这伙人面前,有种带头的感觉。

  我们也的确有很多时候都把他当成了主心骨。当然这个主心骨是不是脆的,那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虽然我不知道甘宇心里承受的压力,不过他的话至少让我安心不少。

  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我为他们做出了牺牲,而他们也为我付出了很多。

  这一夜,是我踏入这条路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夜。这一夜我没有迷茫,心中尽是满足。兄弟是我的一切,而我希望得到的并不多,只希望能跟兄弟们一起好好的就好。

  第二天起床,觉得浑身舒服,精神饱满。我忘记了今天是星期几了,不过我反正不用上课,并且现在时间还早,于是直接在家里拿了点钱就直奔网吧了。

  说起来我自己感觉都已经有好久好久没给我的神器喂血了,想起神器显露的峥嵘,我就越来越迫切的想看到它。

  我想凡事对网络游戏热衷的书友,一定也有过与我同样的感觉吧。特别是刚学会一款吸引你的游戏,并且你在里面获得了一件牛逼的装备的时候。同意的书友在评论区举个手好不好?

  迫切的跑到网吧打开电脑,神马QQ,神马YY,在这一刻全都忘记了,只记得《阿拉德大陆历险记》。

  可是打开电脑,翻阅游戏菜单,可是全都翻完了都没有看见这款游戏的踪迹。当时气得我差点没砸电脑。

  我不甘心,于是又仔细的翻了两遍游戏菜单。他妈的还真没有。气的我一拍键盘,艹字也跟着出口。

  这一刹那,令我周围的人都朝我看来,我直接无视他们的目光,头往旁边一甩,结果看见我旁边这哥们红着眼睛还瞪着电脑大杀特杀。

  我仔细一看,你大爷的,他玩的不就是《阿拉德大陆历险记》吗?特别是他游戏里的装备才让我瞠目结舌,心里极不平衡。

  当我还在为一件神器感到热血沸腾的时候,他已经是全套传奇级装备;当我还在为升到20级沾沾自喜的时候,他已经是满级刷深渊了;当我还在幻想着什么时候去买一套时装而激动的时候,他已经是最豪华的天空套了。

  那种无力感与挫败感,你们能知道吗?你大爷的,老子悄悄的把你插座给拔了,看你还怎么玩。

  ;更NJ新最$快P‘上酷9匠l网O

  我阴险的这么想了,当然更阴险的是我这么做了。哪怕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当时的那种丰富的表情变化。

  当时他刚好刷完一个副本,并且爆出了一柄当时这款游戏里面最牛逼的装逼——魔剑·阿波菲斯。

  我羡慕极了,差点就没控制住抢他的号了。要知道当时一把魔剑可是能卖2000多RMB的,你说我能不羡慕吧?

  我记得他当时的表情,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可是还没等他来得及激动,电脑屏幕突然黑掉。当时他先是一怔,接着就是狂按键盘,狂拍电脑,以及狂点鼠标,而且嘴里还在大骂。

  一种极端愤怒到陷入疯狂的情绪令我都感到有些吃惊。我有些后悔了,应该不那么做的。不过既然做都已经做了,我总不能去告诉他是我把他插头踢松了吧?那我岂不是找死啊?

  这里的举动令其他上网的朋友为之侧目,而他这疯狂砸电脑的举动也是引来了网管。

  那个年代的网管可都不是什么善茬,我只见那个网管凶神恶煞的走过来,一把抓着我旁边这哥们的肩膀沉着脸说:“兄弟,你要闹就出去闹,别在这儿闹。”

  只见那哥们一挥手,就把那看上去还是有些壮的网管给挥到地上去了。

  这一幕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他妈的,这丫的也太猛了吧?竟然敢在网吧对网管出手。

  在我们这儿,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无论出了什么事,多大的事,都不会在网吧里面闹。

  然而这哥们显然是坏了规矩,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他,毕竟他现在陷入了暴怒。这件事是我的过错,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小子被揍。

  就在网管打电话叫人的时候,我就走到他身边,轻轻的按下他的手机说:“兄弟,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毕竟是你们网吧的问题。刚才我可是看见他刷出了一把魔剑,然后电脑就黑掉了,别说是他了,就算是你也是一样吧?”

  “你他妈谁啊?给我滚开,不然老子等会儿连你一起打!”显然网管现在也极其的愤怒。不过说来也是,即便是你在自己的地盘被人一把甩在地上,面子上也过不去不是吗?

  就在我跟网管说话的时候,那小子也冷静下来了。现在看见我在网管面前吃瘪,也是忍不住走到我身边拉着我:“行了哥,谢谢你愿意帮我说话,不过他要是喊人来的话,我也不怕!”

  “行了,你别废话了,给我一边待着吧。”我没好气的说了他一句。不过我突然想起来我没手机,于是又转头看向他说:“对了,你有手机没?我手机掉了,借你的打个电话。”

  他点头,然后就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递给我。我打开手机直接拨通了萧柒的电话:“喂,我是叶鑫,你现在在干嘛呢?”

  电话那头传来萧柒的声音:“呵,是你丫的。他妈的昨天怎么突然走了?奶奶的,我还没把你喝趴下呢。”

  我轻笑一声:“骚瑞啊骚瑞,实在是身体不适,这也不能怪我不是?快说你现在在哪儿?”

  “嘿?还反了你了?他妈的,你大爷我在哪儿需要给你汇报吗?妈的,刚才胎神他小弟打电话来说他在阿拉德网络会所被人给揍了,我们正准备过来呢。怎么了?难道你也想来?”萧柒虽然之前那么说,不过还是告诉我了。

  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感到无语,他妈的搞了半天原来这网管是胎神的小兄弟啊。不过这样也好办多了。

  “我现在就在阿拉德网络会所,胎哥他小兄弟是被我一个朋友给弄的。不过没他说得那么严重,只是不小心把他放倒了而已,你们就不用过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