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桌子的好酒好菜,可是我却食不知味,只因我此时的脑中想的全是战圣、王文的事情。

  萧彪也看出了我的异样,只不过他并没开口,全当没看见似的,跟着他们几个互相敬酒吃菜,看上去心情十分的愉悦。

  中途萧柒他们几个倒是问过我几次,不过每次我都是摇头,敬酒还之。

  这一顿饭,可以说是吃得一点味道都没有。不仅如此,还得陪笑着给萧彪敬酒,这种滋味儿比吃了苍蝇都还来得难受。

  明知道萧彪就知道内情,不过却不敢多问。我想既然在之前上来的时候就跟我提了这件事。如果他不想告诉我的话,一定不会跟我提的。现在我能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等待着他想说的时候。

  古人有句话说得好,既来之则安之。我现在可谓是深刻的体会了这句话。

  接下来我就开始跟他们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中间没有停歇的机会。

  世人多说喝酒,要一口一口的喝,这样才能多喝不醉。但是我却是个另类。你让我一口一口的喝,就是这普通的啤酒,最多能喝三瓶就有些许醉意了。如果是一杯一杯的接着喝,喝急一点,三瓶对我来说那才只是个开始而已。

  当然在算我的酒量之前,一定要把我的身材考虑进去。因为我比较瘦,肚子里装不下那么多酒水。

  渐渐的六瓶酒下肚,尽管脑袋有感觉了,不过这还是令他们够惊讶了。显然在他们看来,我最多也就喝三、四瓶酒就应该到位了,可是结果却远远出乎他们的意料。

  萧彪点了一支烟,站了起来:“兄弟们,我先去上个厕所,你们先喝着。”说完不留痕迹的看了我一眼。

  幸好我反应过来了,也跟着他站了起来:“那个,酒喝多了,我也去上个厕所。”

  萧柒看着我哈哈一笑:“叶鑫,你不会是思春了想去厕所玩会儿五大一吧?”

  听到这句话,胎神把他的手机掏出来,挤眉弄眼的非要递给我:“嘿嘿,这里面可都是我这么多年的珍藏呢,我看你跟我是哥们,我就借你用用?对了,你可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萧柒啊,他要是知道了非废了我不可。”

  我轻笑了一下:“不用了胎哥,我只是单纯的上个厕所而已,你存的精品还是留着自己慢慢享受吧。”

  来到洗手间,只见彪哥正靠在墙壁上抽烟,看到我来了,他拿出烟给我一支。我也不客气,直接点上,看着他:“彪哥,战圣他们想怎么处理?”

  萧彪歉意的一笑:“对不起,上次为了你们的事情我已经跟战圣闹得不合了,不过我跟他直接还有合作,他也不会拿我怎么样,而我最多只能保住你,还有我弟弟他们。至于你那些兄弟,我就无能为力了。”

  这个结局是我意料之中,也可以说是意料之外的。他无论如何都会保住萧柒他们的。至于我,我一直都没有这个奢望。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愿意保我。这才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

  “彪哥,谢谢你,你能保我,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不过我不能放下我的兄弟们。萧柒他们是我的兄弟,而甘宇他们依然是。虽然我也很想把自己摘出去,可是我做不到。彪哥谢谢你,我就不进去了,麻烦你进去替我说一声吧,就说我身体不适,先回去休息了。”

  我没有停留,头也没回的离开。

  我的举动触动了萧彪内心深处的一丝悸动,虽然理智告诉他这样做对他百害无利,可最终还是叫住了我并告诉我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可以给他打电话。

  只不过我会给他打这个电话吗?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喜欢站在别人角度去考虑问题的人。当然我更不愿意做的,是不想拖累别人。

  我是直接回家的。说起来已经有两周都没回家一趟了。如果我要是再不回去报道的话,那就显得太不孝了些。

  一进家门,感觉家中的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却又感到些许的陌生。

  看到年迈的外婆对我的关心,我真的感觉自己好禽兽,整天不务正业在外面乱来,害得已是操了辈子心的外婆操心担忧。

  说实话,这个时候的我心里产生了动摇。我现在陷得还不是很深,如果我要退出的话,绝不会太过困难。毕竟还有彪哥的那句话在。

  可是我却放心不下我的兄弟们。我绝对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受伤,而自己却安然自若。

  哎,怎么说呢?这么多年以来,我终于是总结出了一句形容自己的歌词:只怪我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的伤都自己扛……

  对于外婆的追问,我只能对她老人家说出善意的谎言。然后才跑到自己的房间,悄悄的拨通甘宇的电话。

  不一会儿那小子就接了:“喂儿子,出去吃饱了喝足了,现在才想起你爹来了?”

  “我他妈是你大爷!”习惯性的瞎说了几句,然后我才正经的说:“对了干鱼,现在的情况对我们有些不妙。”

  听见我正经严肃起来,甘宇也不瞎闹了:“怎么回事?快跟我说说。”

  “听彪哥说,战圣好像对上次的事情很在意,不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虽然他不会去找萧柒们的麻烦,不过一定会来找我们几个的,所以我饭也没吃完就跑回来给你打这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恍然的声音:“妈的,我说呢,怎么王文今天还在我们面前那么屌呢,原来是战圣不肯罢休啊?怪不得,怪不得。”

  我一惊,赶紧问:“他回来了?王文没对你们做什么吧?”

  酷匠网Og永久IW免.费看9…小U说`g

  “切,就他那种小逼也配在我们面前装逼吗?结果就不用说了吧,肯定被我们好好教育了一顿。这不刚才还在呢,就是因为你这个电话,让那小子给跑没影了,他妈的!”甘宇有些不甘的说。显然他现在还没教育够。

  我松了口气:“哎,先说说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要干就干呗,难道还怕他不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