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琪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绝望的神色。看到她的双眸,我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打鼓。毕竟我也是在赌,赌她对我的感情!

         “如果你今天执意要跳的话,那我们就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我看着她,看她的反应。

        她却泪眼朦胧的摇着头说:“难道我们还有做朋友的可能吗?”

         我叹了口气,双眼环顾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一块板砖,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就是狠狠的一板砖拍在自己的左手上。

        剧烈的疼痛令我的左手不断的颤抖。但尽管如此,我硬是没有吭一声。

        甘宇几人看着我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话。那几个女生则是一声惊呼,显然有些不解。

        梦琪也是惊讶的捂住了朱唇,双目圆瞪,显然心潮久久不能平复。

         我深吸口气,咬着牙看着她:“这是你逼我的,这双手碰过你的肩,所以我就让它们付出代价。既然要断绝关系,那就彻底一点。”

        “啊!”我大喝一声,右臂成拳,竭尽全力的一拳打在墙壁上,顿时鲜血四溅,惨不忍睹。

        双手受到很严重的伤,在牵动体内的伤势,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病床上。只不过这次我的双手又被包起来了。抬起手看了看被纱布包裹得犹如两个锤子的手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这样的情绪也只是维持了一会儿而已。说实话我现在还真有些后悔了。虽然不知道现在梦琪的情况,不过我的行为不但没有劝慰,反而还在激她。

  想打电话问问情况,却又没有手机。当然,即便是有手机我现在的双手也打不了电话。虽然有心想走出去问问,不过还打着点滴。

  “哎,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摇了摇头无奈的叹道;“怎么了?难道现在后悔了?”那句话刚说完,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戏谑的笑声。

  接着就看见甘宇似笑非笑的从门外走进来打量着我。

  我轻轻一笑:“宇哥,你开什么玩笑?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又怎样会后悔呢?我现在只是担心的是她最后跳还是没跳而已。”

  “那你是希望她跳还是不希望她跳呢?”

  我看着甘宇脸上那讨厌的表情,怎么越看越觉得符合老狐狸的称号呢?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如果我希望她跳的话,我也不会过去了。诶,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甘宇没好气的拍了下我的头:“哼,你怎么跟我说话呢?我还想问你今天怎么了呢?”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看到我脸上有些焦虑的表情还是告诉我了:“你放心吧,她没事。你那天晕倒以后她就不跳了。只不过她还是很伤心。然后我们几个都帮你劝了她好一阵,她最终决定从此一定会从你的生活中消失。只不过我们当时都不明白怎么回事。”

  “只要她不跳就好了。如果她想从我生活中消失,可那又何必呢?如果她想,那我直接消失不就好了?”

  在医院差不多又待了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里萧柒他们来看过我几次。胡飞甘宇他们也是陆陆续续的出院了,现在在医院的也就只有我跟冷炎两个人了。

  不过甘宇与秦晓的父辈担心我们在医院寂寞,所以特意交代医院把冷炎跟我安排在一个病房。这样有我们两个在一起,也就不会显得特别的寂寞了。

  酷#(匠e~网N&正oV版…`首0发*

  半个月以后,我也出院了。尽管身体还有些不适,不过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所以在我的坚持下,他们也就帮我办了出院手续。

  出院当天下午,萧柒跟锐儿就开着车来接我,说是带我去见他们彪哥。

  本来我是不想去的,不过看想到上次多亏了有彪哥在中间帮我们,不然的话我们估计全部得栽。他的这份情,我不得不还。所以就跟着他们一起去了。

  老地方了。他们带我来到了七号会所最里面的包厢。之前没有进去,现在又回到了这里。

  上次没能看到里面的情况,也算是我心里一个小小的遗憾。不过希望这次能够看到吧。

  站在门外,萧柒冲我笑笑,正准备打开那扇门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他拿出电话一看来电显示,冲我们说:“彪哥的电话,等我接个电话。”

  “喂,彪哥,我们已经到七号了。”

  “什么?你出去了?哦哦哦,那好吧。”萧柒挂了电话抱歉的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啊,刚才彪哥有点事出去了。不过他已经在远志酒店定好了位置,让我们直接过去等他。”

  我点了点头,虽然有点遗憾,不过感觉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然后我们又感到远志酒店。远志酒店虽然并没有星级,不过也算得上是豪华了。

  走进远志酒店,就有前台的小姐上前招呼我们几个。不得不说这前台小姐很有礼貌,而且身材也不是一般的棒,穿着酒店制度,倒有一番制服诱惑的味道。

  “你好先生,请问你们有几位?”前台小姐微微躬身,面带微笑,甜甜的问。

  萧柒显然看惯了这些,没有丝毫不雅的表现:“你好,是彪哥让我们来这儿的。”

  “彪哥订的房间是512号房,你看是我带你们三位上去还是你们自己上去?”

  “没事儿,你忙你的去吧,我们自己上去就好了。”说完萧柒直接带着我们乘电梯上了五楼。

  上了五楼,我们直接去了512号房间。不过第一次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与紧张的。

  萧柒看出我的紧张,所以在进门之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没事儿,不用紧张。我彪哥为人很和善的,况且他又不吃人,你不用紧张的。最主要的是,他现在人又不在这里,你怕什么?”

  我深吸口气,点了点头:“没事儿,我只是第一次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一时有些不适应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亲爱的书友们,在此先说一声对不起。扯拐生病了,浑身无力,咳嗽流鼻涕。这一章还是我尽力拼出来的。这样吧,各位书友帮我记一下,就当我先欠一章吧,等有时间我一定补上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