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飞看了我们几个一眼,楞楞的说:“跳楼!”

  “什么?”我“噌”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虽然牵动了伤势,但却丝毫没有察觉。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就突然跳楼了呢?她究竟是从哪儿跳的?有没有事儿?她现在人在哪儿?”我忍不住一连串问出了这么多个问题。

  把胡飞都给问懵了。显然他也不知道。

  “你倒是说话啊?你他妈的怎么不说话呢?”若是在平时,我一定能从胡飞的表情上看出迷茫。可是因为这个时候,我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我……我不知道!”

  “什么?你竟然说你不知道?”我一把抓起胡飞的脖领,一脸凶恶的看着他。如果不是甘宇他们现在拉着我的话,我真有可能已经对他出手了。

  秦晓把我拉回床上安慰我,甘宇则是沉着脸看着胡飞问:“刚才是谁给你打的电话?你怎样也不问清楚就挂了呢?你好好想想,他都说了些什么?”

  听到甘宇的话,胡飞也清醒了几分:“打电话给我的是个女的。她打电话过来就是叫叶鑫赶紧过去。”

  “过去?过哪儿去?她有没有说清楚地址?”我一听感觉有希望。按照胡飞的话推理,梦琪她应该还没有跳而是准备跳而已。

  只要她没有跳那就好办了!

  我真不明白梦琪她这闹的是哪一出?你说她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跑回了学校,难道她就一点也没有考虑过她这样做会做成多坏的影响吗?

  我顾不了那么多,直接从医院打车回到学校。今天是星期三,不过性感照好像是中午,没有上课,大家基本都回寝室休息去了,没什么人。

  来到学校,我一抬头就看见我们教学楼顶楼上站着的倩影。只不过那道倩影现在现在大楼的边缘,时刻牵动着我的心。

  我以最快的速度奔上楼顶,到了楼顶上一看,我旁边坐的那位姑娘,还有几道倩影都一脸焦急的看着站在护栏外的梦琪正在劝说着什么。

  “梦琪,你快点下来啊,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你好好想想,如果你真就这么跳了?他会不会为你感到伤心?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会感到伤心,但是你的家人一定会的,你听我一句劝,下来好不好?”我一听这声音有些熟悉。等我看到她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他妈的,这不是我的小学同学吗?她怎么也在这儿跟着瞎参合?而且看样子,她们俩之间的关系好像还不错诶。

  哎,我都在想些什么啊?现在可不是讨论她们俩之间关系的时候。

  我正准备说话,却听见梦琪开口说话了:“不,你们不明白的。我从小就是一个单亲家庭,老爸整天都在外忙着挣钱,后妈虽然对我并不苛刻,不过我就是不喜欢她。在家里,我从来都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或许我死了,对老爸老妈来说,应该也是种解脱吧!”

  她沉默了一会儿,不等我们开口她又继续说:“可是你们知道吗?我喜欢叶鑫,也正是喜欢他以后,我才感觉我的人生有了动力,我的生活才变得精彩。我都以每天能看到他而感到高兴。不知不觉间,我才发现原来我的心被他给占满了,没有任何一点剩余的空间。我是那么的爱他,可最后换回的却总是伤害。嘿嘿,我不怪他,我真的不怪他,我只是想在临死前还能看他最后一眼。我要亲口大声的告诉他,我爱他……”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番话,就连后来赶到的甘宇他们也都听见了。

  酷:/匠t*网唯一Z:正…版,其K他都w是=盗6o版#k

  等她说完这席话后,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总之我感觉很乱很乱。

  甘宇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难得有这么一个女人这么爱你,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你还是不喜欢她的话,但你总先要把她骗下来再说其它的吧!”

  我心情有些沉重的点头,然后缓缓的走了过去。

  我小学同学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性格也很洒脱,就跟男孩子差不多。

  她不知怎么的无意间看到了我,先是一怔,接着有些高兴的说:“嘿,叶鑫来了,梦琪,叶鑫来了。”

  果然,听到她的话,梦琪才转过身。她泪眼朦胧的看着我,眼神很复杂。我看得出来,她很想说话,不过却又像是在害怕什么,没敢说出来。不过她眼中的激动是无法掩饰的。

  “你以为你这样做有用吗?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爱我的表现吗?这就是你对我报复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惊讶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过惊讶过后就是担忧。梦琪现在的状况,显然是不能受刺激的,而我这么做,不正是在逼她吗?

  “我怎么了?”梦琪她不解的看着我,情绪变得有些失去控制:“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有多么的爱你吗?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凭什么这样对我?你凭什么?”

  我现在也很生气,根本就把她现在是站在围栏外的事情给忘记了:“是,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你的爱,你的喜欢,我承受不来。”

  “为什么?”

  “你只会问为什么吗?难道你除了问为什么以外就不会别的吗?”我深吸了口气,强忍着胸腔内脏的疼痛继续说:“你想知道为什么是吧?好,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你说你爱我是吗?你今天来看我,我还在医院,我还在病床上,这说明什么?说明我受伤了,而且还很严重,不然也不会住院。可是你呢?你口中的爱我就是让我代为伤还不能省心的接受治疗,因为你奔波?”

  梦琪听到我的话,在看见我身上没来得及换的病服,她恢复了一丝冷静,愧疚的看着我:“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真的没有想那么多。”

  “不,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因为从一开始你就没有做错什么。反而是我一直在做错事。总之,你口中的这种爱,我承受不来,你还是去找一个能承受的人来接受你的爱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哎,尘封已久的故事,今天把它给想起来了。虽然有一些夸大的程度在里面,不过当年那个女孩,还真的就差一点点跳楼了。书友们,求给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