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梦琪。虽然我并不喜欢她,不过她对我付出的一切,是我无法偿还的。如果真的有选择的机会,我宁愿自己再多被欺负几天也不愿她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从她踏入病房看到我的刹那,漂亮的大眼睛中有水雾升腾弥漫。

  看到这里我心有不忍,只好转头不去看她。我想是个男人就受不了女人的泪水。而我恰恰对这方面比较敏感的一个。

  我听见她的脚步声,应该是走到我床边了。只是我却没有直视面对她的勇气。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安静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的压抑。这种压抑的感觉令我胸闷发慌。

  说真的,我宁愿面对王文也不愿面对她!

  最后或许是因为她也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吧,所以带着哭腔跟我说:“你为什么要这么绝情?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难道真的见你一面都不行吗?”

  听到这句话,我最终还是转过头看着她:“其实你这又是何必呢?或许不见面,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不!”梦琪的眼泪还是没有忍住流了下来:“这段时间我看见你一步步的堕落,我的心真的好痛。原本以为我可以忘了你,但是直到听到你受伤,我就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所以我鼓起勇气来找你!”

  看见她无助的样子,我真的有些不忍心。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此刻我不能安慰她。我知道我心里的想法,既然我不喜欢她,那我就不应该给她幻想的希望。

  “哎,请原谅我,我真的做不到。我的堕落也是迟早的事情,你的出现只是让我提前了而已。其实这并不怪你不是吗?相反我还应该感谢你,感谢你让我知道自己还是一个男人。所以我需要勇敢的去面对这一切。”

  “鑫,你回来好不好?哪怕是只是一层关系在,我也心满意足了。”她近乎哀求的看着我。

  说实话,我此刻真的有些动摇了。不是因为我喜欢她,而是看到她这个样子于心不忍。

  ◎v酷jS匠(|网永@久;n免费◇看7R小W‘说%

  “我……我……”

  她满怀期许的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支支吾吾半天,最后猛然发现,自己真的做不到。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心中无数句安慰的话只化为一句“对不起!”

  她离开了,她是哭着离开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说实话我真的有些不忍心。她是一个女孩子,而且年纪还这么小,我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

  幸好现在是白天,不然我还真担心她出什么事儿。

  梦琪走了没多久,我就看见甘宇他们几个杂碎一脸疑惑的走了进来。

  一看他们这逼样,我就知道一定是他们干的好事。你大爷的,本来好好的,非要给老子找难受。

  “阿鑫,我怎么刚才看见梦琪是哭着跑的?你是不是对人家姑娘做了什么禽兽行为?把别人姑娘给弄哭了?”

  我没好气的瞪着甘宇:“我弄你大爷!说,是谁把我受伤的消息告诉她的?他妈的,这不是纯心给老子找难受吗?”

  我一生气,导致了内脏的颤动,故而一阵剧痛传来,疼得我直咧嘴,而且还咳嗽。

  甘宇一见我这样,赶紧安慰:“诶诶诶,你先别激动,别激动。你这伤激动不了,只能慢慢调理。其实这也不关我们的事,全是胡飞他小子说出去的。”

  “艹,不带这样的吧?刚才你们还贼眉鼠眼的说要看热闹,所以我才告诉她的。你大爷的,怎么现在全是我一个人的事儿了?”胡飞差点没蹦起来。

  说实话,这次我是真的有些生气。面对自己的兄弟,我这还是头一次发火呢:“他妈的,我告诉你骨灰,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他妈的就等着负责吧!”

  “艹!关我什么事儿?”胡飞也知道是自己的错,所以有些心虚的继续嘟囔:“要不是你,别人能这么伤心吗?现在还怪起我来了。”

  “你还说……咳咳……”我一激动,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后来血都顺着嘴角流出来了。

  这下是把他们真给吓着了。甘宇狠狠的瞪了胡飞一眼喝道:“都怪你,你没事气他干嘛?早点认个错能死吗?再说了,这本来就是你说出去的,不怪你怪谁?”

  “我……”胡飞刚想辩解,不过看见猪儿他们几个虎视眈眈的眼睛,硬是把话吞进肚子里了。

  我虚弱的摆了摆手:“算了,这件事既然已经这样了,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只是我心里有些不安,希望她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一听我不计较了,胡飞顿时嬉皮笑脸的凑到我的身边说:“嘿嘿,没事没事,她能出什么事儿啊这大白天的?放心好了,嘿嘿。如果真要是出什么事儿了,我负责就好了。”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也就没说什么了。

  我们几个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突然胡飞的手机就响了。他随意的拿起手机:“喂,你是谁?”

  我们谁也没有在意他,不过从他接这个电话开始,直到后来,一句话都没有说,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最后我们终于发现了他的情况有些不对,甘宇有些担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等他问话,胡飞的手机就自然落体掉下来。

  看到这一幕,我们都忍不住一惊。

  “你他妈怎么了?倒是快说话啊?”甘宇担忧的抓着胡飞的肩膀有些着急。

  哪知胡飞并没有搭理甘宇,而且怔怔的转头看着我。我跟他眼神对视的刹那,心都忍不住停跳了一拍。心里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只不过我不愿去相信。

  胡飞深吸了口气,不过他的脸上还是那副呆楞的表情:“出事了,梦琪她出事了。”

  我心里猛的揪紧,不仅是我,就连甘宇他们都是一脸的愕然。显然都没有想到这大白天的她还真出事了。

  “你他妈的倒是快说啊,她到底出什么事了?”不等我说话,甘宇率先问。

  胡飞看了我们几个一眼,楞楞的说:“跳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