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一出,甘宇他们都是没憋住大笑了起来。试想一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这可是在群殴啊,虽然输的是我们,但这样直接把对面的人全都无视,自己笑得不行,会是个怎么样的后果?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是在笑他们的人。

  这不是当众打脸是什么?

  所以对面的人一个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此时其中一位瘦高瘦高的青年站了出来。当他站出来的时候,其余人都有些惧怕他似的。

  他应该就是这伙人中领头的吧?我心里默默的想到。

  果然,他很屌的扬了扬手中的砍刀冲着我们说:“给你们一个磕头认错的机会,否则今天老子把你们全都送进医院去!”

  甘宇现在很虚弱,不过气势上是确定不能输的:“这样最好,等你爷爷们出院了,你也就彻底完了。”

  “你他妈的竟然还敢嘴硬?”说着他就挥着刀便朝着甘宇砍去。

  见到这一幕,把我们都给吓了一跳。接着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就冲了出去,把甘宇扑到在地。

  一刀落空,他并没有生气,而是以一副猫戏老鼠的眼神看着我们:“不着急,虽然躲过了一刀,可是还有第二刀,第三刀呢。呵呵,我们可以来慢慢玩。”

  说完他转头对身后的那帮人大声说:“兄弟们,我想你们都还没有过瘾吧?那你们还在等什么呢?记住,只要不把你们给搞死了,就不会有事,听明白了吗?”

  后面的人听到这话,兴奋的高声答应:“听到了!”

  他满意的点头,随即用刀指着我跟甘宇二人说:“这两个人留给我,其余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现在我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甘宇也是到达了极限,根本就站不起来。

  我躺在地上,怔怔的看着那一步步接近的青年,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好似随时都有可能蹦出来般。

  当他的脚距离我不过三十厘米的地方时停了下来。然后见他蹲下身子,一脸戏谑的看着我们二人摇着头,假惺惺的说:“哎呀呀,你看看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就连我看了都心疼啊。啧啧,来来来,要不要我服你们起来啊?”

  “呸!”甘宇呸了一声威胁的看着他说:“你最好是祈祷别落到我的手上。如果哪天你运气不好,落到我的手里,我会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叫生不如死!”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扇在甘宇的脸上,顿时甘宇的双眼都变得通红,好似择人而噬的恶魔眼瞳般骇人。

  2酷)匠h网¤永*I久0免《费看小:说☆》

  可是他好像不吃这套,根本没被甘宇那可怖的眼神给吓住,反而愈发的嚣张:“呦喝,你以为你这眼神能吓得了谁?啊?既然你不容许别人打耳光,我那今天就要彻底的触碰你的底线,看看你能奈我何?”

  “啪……啪……啪……啪……”

  一声声清脆的耳光声传来,我死死的瞪着他怒吼:“你他妈的够啦,够啦!卧槽尼玛!”

  听到我的谩骂,他只是轻笑一下,然后反手一耳光打在我的脸上。

  “啪……”

  打了之后,他戏谑的对我说:“怎么样?既然你不想让我打他,那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来打你呗?这个好办,我告诉你吧,我这人吧,特别善良,别人的要求我都会尽力的去满足。怎么样?还要吗?无论你今天要多少,我都满足你怎么样?”

  我的尊严在此刻遭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摧残与践踏。我容忍不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这一切都是因为势力!如果今天我的势力强过他们,那我跟他之间就需要换换了。

  我悄悄的捏紧了双拳,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我绝不会给任何人欺负我的机会!只有我欺负你们,而你们却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惨叫从我的耳边传来。我惊恐的转头,只见冷炎被一刀从左肩一直划到了小腹的地方。这一下子就令他倒在了血泊中晕了过去。

  我只感觉此时的双眼都被他的血给染红了一般。因为我现在看这个世界,都是红通通的一片。仿佛耳朵也失去了听觉,只感觉这个世界静悄悄的,那种静,令我感到害怕;令我感到恐惧。

  “不……”我不知道自己的吼声究竟有多大,因为此刻我完全没有感觉。

  “噗……”利刃划破衣服与皮肤的轻响声再次传来。说来也奇怪,那么吵杂的声音我都听不见,但这可谓是微不可闻的声音,我却听得清清楚楚。

  猪儿也倒下了……

  接着是胡飞、秦晓;我们一起的六个人,现在已经倒下了四个,就还剩我和甘宇两个人了。难道我们这次全都要栽在这里吗?

  我疲惫的闭上眼睛,一滴清泪顺着我的脸颊滑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又一个的倒在自己的面前,那种心如刀绞般的痛,甚至超过了背上的疼痛。如果是一个将兄弟情义看得并不是特别重的人,或许也只是有点伤感罢了,绝不会感觉到那种心碎的滋味儿。

  我知道,这次我们是真的栽了。虽然就只是一刀的问题,可若是运气不好,就是这么一刀就归西了呢?所以,我心里都已经做好了面对死亡的觉悟。

  当我睁开眼想最后看甘宇一眼的时候,碰巧他也在看我。四目相对,浓浓的兄弟情义溢于言表。虽然我们一个字都没有说,但我们的心却很明白。

  我们两人相视一笑,最后都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我等了良久都没有等来致命的一刀。不仅如此,原本周围嘈杂的人群都安静了下来。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往往是发生了什么让他们都惊呆了,或者是受到了惊吓亦或者威胁时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不解的睁开眼睛,只见刚才扇我耳光的那个屌逼小子带着他的人退后了几米远,都是一脸凝重的看着我身后的方向。我艰难的挪动身子,好不容易才将头转了过去,当我看清身后的情况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