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圣这瞒天过海的手法我想并不是为我们几个准备的。好吧,对付我们对他而言,需要弄这么麻烦吗?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们六个人也都是一惊。伴随着他们的出现,本就拥挤的地方就变得更加拥挤了。

  女人的尖叫声,孩童的啼哭声,各种喧闹汇聚在一起听起来好似到了末日一般,会勾起人内心深处的最原始的疯狂与暴戾。

  我眼见离我最近的胡飞身后,一把锋锐的匕首正奔着他的腰间袭去。

  见这一幕,我近乎疯狂的一棍朝着我面前的人当头怒砸而下。

  这人一看就是经常打架的老手,战斗经验十分的丰富。看到我举棍,就猜出了我的意图。所以提前将刀横举过头顶试图抵挡。

  “叮……”

  金属与金属碰撞出的铿锵声震得我耳膜生疼。接着令我自己都感到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我这一棍竟然将他头顶的刀给砸断了。那一声清脆的声音就是刀刃折断时所特有的。

  我的甩棍几乎与那柄刀同归于尽了。甩棍上传来的反震力震得我虎口破裂,鲜红的血液也开始往外渗。

  我下意识的看了甩棍一眼,只见这四截的甩棍少了两节。而那两节究竟飞到哪儿去了,我也不知道。不过被我砸碎刀刃的青年可就悲剧了。

  钢刀折断时嘣飞的碎片有很大一部分就插在他的身上。因为他是把刀举过头顶的,所以脸上的碎片最多。

  可怜的他还没做什么呢,就被毁容了。不过我现在可没功夫去同情他。

  I{更,?新最R快5K上~酷匠P。网

  等我再次转过头的时候,匕首尖锐的刀尖已经距离胡飞不足一拳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情急之下,将手里还剩半截的甩棍砸了过去。那人反应比较快,及时躲开了。

  虽然没有砸到他,不过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少现在胡飞身上还没有刀伤。

  因为身后传来的动静使他分心了一瞬。可就是这一瞬脸上就狠狠的挨了一棍,抽得他向侧面倒去。

  还好我眼疾手快,一脚踹在那正举着钢管准备砸胡飞的那人腰上,也使他重心不稳,向侧面倒去。

  我弯下腰,伸出手还没来得及拉胡飞起来呢,就听见胡飞匆忙的提醒我小心。可终归还是慢了一拍,他妈的至少有三根钢管同时砸在我的背上。

  如果不是三个人同时用力,我怎么可能会飞起来。被击中的下一刹,看见胡飞怎么跑到我身下去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整个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

  直到这时背部挨打的地方才传来锥心的剧痛。那种血肉仿佛被撕裂,骨骼仿佛被敲碎的剧痛,疼得我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不过额头上早已经布满汗珠。特别是双臂,现在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所以哥们我只有在那儿趴着就趴着,显得十分狼狈,特别丢脸。

  趴着也好,至少没有人会再来动你。这估计也算是我们这种小混混特有的一种不成文规定吧。

  对方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且每人打架的经验都很丰富。即便是一对一的情况下,我们也不是对手。更何况还是三打一,或者五打一的情况呢?

  除了我以外,我还看见猪儿、冷炎、胡飞他们三个也都倒在地上了。暂时就还只有秦晓和甘宇两个人在苦苦支撑。

  特别是甘宇,他浑身都被血浸湿了。脸上、脖子上、手上都是血。只不过我不知道那些是他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

  从动手开始到现在接近尾声,看似很漫长,不过才过去了短短两分钟而已。在这两分钟之内,受伤最重的应该就属甘宇了。至于受伤最轻的,则是秦晓了。

  因为从他抓住王文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放开过王文。我们打了两分钟的时候,他就痛殴了王文两分钟。

  现在我们这边还有战斗力的,恐怕就只有秦晓一人了。虽然甘宇他没有倒下,不过任谁都能看出来,他早已是强弩之末了。

  反观对方,除了寥寥的两、三人以外,至少还剩下将近二十个人还生龙活虎的。

  我们与他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明显了。而且极其的卑鄙。本来个人战斗力他们都要占优,竟然还不要脸皮的三打一!这种近乎无赖的做法,若是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肯定不会将这种事跟大名鼎鼎的战圣联系到一块儿。

  我们几个相互搀扶着趴了起来,一摇三拐,艰难的走到甘宇身边。

  当我们看见被秦晓坐在屁股底下像条死狗一样,一动不动的王文时,眼皮都是忍不住狂跳。

  尼玛,这秦晓也太猛了点吧?现在的王文哪里还有之前半点嚣张的气焰?如果说我们这幅样子叫惨的话,那王文现在的样子就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之前飘逸的长发乱蓬蓬的,而且上面满是泥土,看上去就好像几个月没洗过头一样;至于他那张脸,看得我都不忍心说下去。

  本来是多么帅气的一个小伙儿啊,现在左眼肿得就跟鸭蛋似的,而且周围一圈全是淤青。右眼红彤彤的,其中布满了血丝,我都不知道秦晓是怎么弄出来的。鼻梁彻底的塌下去了,鼻孔中不断有鼻血往外涌。看这样子就知道他鼻梁肯定被秦晓打断了。

  嘴角也有鲜血不停的往外溢,我想应该是掉了几颗牙吧。本来他身材是和我一样瘦的,不过现在乍眼一看活生生的就是一胖子。可想而知他的脸是肿到了哪种程度。

  见他被摧残成这样子,我心里对秦晓的认识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这也是以后我才发现的。

  我一下子忘记了我背受了重伤,一下子直起腰来。

  顿时背部传来的剧痛差点没让我晕过去。我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但是额前的汗珠却出卖了我现在的情况。

  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我一边倒吸凉气,一边盯着王文嘲笑他:“啧,呼……我今天也是真正,真正的见识到了什么……什么叫,打肿脸充胖子了……啧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