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听见室管的声音就知道这次是动了真怒。我们几个悄悄的躲在乒乓球台下面,看到他气冲冲的从宿舍下来,打着手电,衣衫不整的就跑了出来。趁着他一个不注意,我们就悄悄的运道回了宿舍。并且一个个都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床上假装睡觉。

  这次真正的感受了一把什么叫做速度与激情。躺在床上,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就好像要冲胸腔跑出来似的。

  今晚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第二日一早除了胡飞意外,我们几个都迟到了。

  在这里申明一下,这个宿舍起初还有别人,不过后来室管把他们都给调走了,理由很简单,那就是他们太单纯,害怕被我们几个给教坏了。不过你们可要知道室管可不是那么清高的人。只不过他害怕我们教坏了他们,多些人跟他唱反调。

  出了寝室,上午第二节课都已经下了。清晨起来就看到有人做操给我们看,心情还是很不错的。不过我们可对男的没兴趣。

  也是今天我才认识到骨灰他大爷的并不是不喜欢女的,只是比较闷骚而已。比如我们在指指点点谈论某个美女的时候,他都会看别的美女,然后一个人偷偷的淫笑。

  其实我也没有发现的,只不过我们正谈论得火热的时候,却没听到他的声音。所以我才转头看了他一眼,结果发现了这个秘密。

  看到他一副淫荡的样子,而且还他妈的跟个娘们似的,竟然用手捂着嘴,很骚的那种扭捏贱笑。

  你们不妨大开脑洞,在脑中想想这个画面。咦~有没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不管你们有没有想吐的感觉,反正我现在是感觉胃在翻腾。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没有告诉你们。他的眼光也很独特,竟然看的是一个胖子。不说那有多胖吧,反正在我眼中是一个胖子。当然不可否认,那胖子长得的确有些可爱。

  甘宇他们几个也纷纷的回过神来,所以都转头看到了这一幕。看到这一幕,猪儿差点没大吼‘卧槽’。还好哥们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做出个噤声的手势。

  反正课间操大半的时间都不是在看美女,而是看胡飞发浪渡过的。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然后推开我们几个,还大言不惭的说我们几个有毛病。

  我看着他有些匆忙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感叹一声:“春天到了,花儿开了,小鸟恋爱了,就连我们的骨灰都开始发春了。哎,尽管他的口味比较重,瘦猴配胖子,也算是互补了。”

  “哈哈哈哈,阿鑫,我也是服了你了。只不过我们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发现他竟然好这口啊?而且还特骚呢?哎,阿鑫啊,这就是你的不称职了啊。现在哥哥交给你一个任务,去好好挖掘挖掘我们的骨灰还有些什么癖好。”

  “对对对,我们都赞成猪儿的说法。”甘宇他们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货附和着猪儿。

  但是哥是那种人吗?我当然是严词拒绝咯:“那可不行,骨灰可是我们兄弟,我可不能干对不起兄弟的事儿。不行不行,说什么我都不去。”

  “哦?是吗?”

  看见他们三个摩拳擦掌的样子,我毫不犹豫的点头:“去,为什么不去?”

  “哈哈哈哈哈……”看见他们笑的那个夸张啊,我心里倍感煎熬啊。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了。所以我只有看着胡飞的背影在心里给你道歉了。

  虽然表面上看见我们在笑,不过也只是做大战前的放松罢了。其实我也知道胡飞是故意这么做的。或许甘宇他们不了解胡飞,但是从进入这个学校开始我就认识他了,我对他的了解要比甘宇他们几个深一些。

  课间操结束,我们也该回教室了。可是在半道上碰见英姐,她让我们去后花园一趟,她有事儿要跟我们几个说。

  来到后花园,英姐也是一脸的沉凝。不听就知道她接下来要说的内容。一定是跟今天下午的事情有关。

  果然听到她沉重的说:“今天下午估计我们的计划要泡汤了。他妈的,战圣怎么在这个时候出来。现在好了,我叫的那些人,或多或少都跟战圣有点关系。再加上战圣在我们F县的影响,他们都给我打电话推迟了,说临时有事。他妈的!”

  甘宇毫不在意的笑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今天是别人遇到这种事,我想我们也都不会参与的吧?英姐,其实这件事你也可以不参与的。毕竟这件事跟你没什么关系,我想你现在不管的话,王文也不会硬把你扯进来的。”

  3酷;匠E网FH唯q‘一正c/版,其《他?D都G\是&盗版/

  “对啊英姐,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从一开始都跟你没关系,还有你们也是,大可不必参与进来的,真的。”我看着英姐还有上次跟我们一起打架的这帮朋友真诚的说;我这句话一出,明显就有人心动了。其实这真的不能怪他们,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们的关系都没到位,我也从没有想过他们会跟我一起拼命。

  英姐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有些恼怒:“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要临阵退缩吗?你们不要忘记了,当你们出事的时候,甘宇他们什么时候没有站在你们身边。而现在呢?你们现在看看你们自己?问问你们自己对得起甘宇他们吗?”

  被英姐这么一说,他们中的有几个人都低下了头,显然有些愧疚吧。

  甘宇赶紧站出来说:“英姐,话不能这么说。他们要走,就随他们去吧。再说今天下午,我们必输无疑,根本就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但是战书已经下了,即便明知是输我们也不会走的。但是你们不一样,真的。英姐,我劝你还是带着他们走吧。”

  英姐拍了拍甘宇的肩膀说:“你觉得我会走吗?”

  甘宇无奈的摇头:“你不会走,但是你必须走。英姐,说真的,你的身份要是出现在哪里的话,反倒对我们不利。如果只是我们几个人的话,我想战圣他还是不会为难我们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