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什么事儿了?这么着急?”尽管我心里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如果不问出来的话,我心里会不舒服的。本来都确定安排好的事情,我可不想再出现什么意外。

  萧柒一听是我的声音,也有些高兴:“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我刚才让人去查你们一伙人中任何一人的电话,就是查到了这个号,正准备给你打过来你就先给我打过来了。”

  说完他的语气又变得焦急:“对了,时间紧迫,我只能给你说几句话,你可要记好。王文他大哥的老大今天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现在我正跟我大哥萧彪一起为他接风。刚才王文也来了,就跟他们老大说了这个事情。因为他老大刚出来,正好想松松筋骨,所以就答应了他明天会亲自来找你们几个。我哥虽然跟他关系不错,但是也不能过多的干涉他的事情,这样说你能听懂吗?”

  “听不懂。既然你老大跟他老大都认识,那还用这么麻烦干什么?只要你哥萧彪跟王文老大说说,让他不要来管这件事就行了呗,怎么搞得这么复杂啊?”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明白。

  听萧柒的声音他应该也很着急的:“哎,这件事跟你说也说不清楚。现在你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个叫甘宇的小子还有一个叫秦晓的。如果他们肯动用一些关系的话,我想不难解决。至于我,这次都是无能为力。”

  我诧异的看了眼秦晓与甘宇二人,他们两个也是皱着眉头,显然在思考这个问题。突然甘宇从我手中夺过手机沉吟的问:“王文他老大叫什么名字?我是甘宇!”

  “他叫战圣,至于真实的名字我们谁也不知道。包括我老大也一样不知道他的真名。只不过从他出道开始,一直都叫战圣。好了,不跟你们多说了,我是借着上厕所的理由出来的,如果我再不进去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只留下面面相觑的我们。

  甘宇收起手机,失神的坐在床榻,沉默的抽出一支香烟就抽了起来。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就默默的看着他将这支烟抽完又拿出一支点上。

  战圣的名头,虽然我刚开始跟他们浪荡。但是战圣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说实话,我一直都想自己的名声哪一天能达到战圣那样的程度就不错了。

  可是这个传说中的角色竟然真的出现了,而且还是冲着我们来的。也就是这时,我才体味到了什么叫一秒天堂,一秒地狱。

  秦晓夺过甘宇手中的香烟,一把丢在地上就给踩灭:“行了,你即便是抽烟也没有用。事情已经这样了,如果我们要解决这个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我不想打这个电话。”

  甘宇一下子站起来,情绪有些激动:“既然你都不想打这个电话,我他妈难道想打吗?可是牵扯到战圣,还能有什么办法?我他妈的不甘心啊!”

  我不明白他们的意思,所以我疑惑的问:“怎么了宇哥,这跟你不甘心有什么关系?”

  甘宇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搞得跟我的长辈似的,还语重心长的跟我说:“阿鑫啊,你还小,接触这个社会不深,有很多事情都不是你能看得懂的。如果这件事把我们身后的人牵扯进来,虽然能解决这个事情,不过我跟秦晓两人就惨了。”

  我沉默了,看他们严肃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口中的这个“惨”,绝不会轻松。

  其实我一直都认为夜是很短的,因为每次都是闭上眼睛就好了。等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漫漫长夜就过去了。

  但是今夜难以入眠,所有人都睡不着。躺在床上发呆的,靠在墙壁上抽烟的都有。而我还是习惯性的来到阳台遥望满天星斗。

  9酷'匠网=m正1版首th发1w

  今天是我有史以来最难熬的夜晚,深夜来临,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满脑子想的都是明天的事情。虽然跟萧柒接触的时间短,但是我从心底里相信他。况且,他有骗我的必要吗?再者说骗我对他有什么好处是不是?

  突然我想到,我们寝室的防盗网好像被我们做了手脚。的确在宿舍呆着很闷,所以我就跑进宿舍跟他们说有人陪我出去操场走走。结果他们竟然全都愿意。当然,一定要除去睡得跟猪似的胡飞。

  凉风习习,吹拂在我们脸上,好似母亲冰凉的双手拂去心中的烦闷。

  大半夜操场上根本没人,所以我们也很随意的躺在操场,望着天空的星斗,抽着烟,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呆着。

  突然,甘宇坐起身恶狠狠的说:“他妈的,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哪怕是被战圣砍进医院,我他妈的也要让王文付出代价!”

  我、秦晓还有猪儿都纷纷坐起身,怔怔的看着甘宇。不知道怎么滴,我深吸了口烟后问他:“已经决定了吗?”

  甘宇重重的点头:“是的,我已经决定了。不过因为战圣的缘故,估计明天又只有我们这些人了。你们怕吗?”

  我轻笑一声:“怕?怕又如何?不怕又能怎样?即便是在怕,也是要面对的。战书已经下了,如果我们逃了的话,那让别人怎么看我们?我们以后在学校还怎么混下去?”

  秦晓站起身很霸气的说:“明天如果我不死,我就会让动我的人都死!”

  起初我还因为他这句话感到好笑。虽然我们是一帮小混混,说打打架,砍砍人我还相信。可是要说死的话,我感觉那离我实在是太遥远了些。但是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当初的我是够天真的。

  猪儿也站起来说:“是福是祸,只有明天才知道。我虽然没有你那么霸气,不过我还是有信心让他进医院呆着的。”

  甘宇站起身哈哈大笑:“你们就是我的手足,心到哪里,你们就在哪里!”

  当然,我更夸张。冲着夜空大声的呐喊:“要问兄弟做多久!”

  接着异口同声的说:“心跳多久就多久!”

  “他妈的这么晚了谁还在外面?今天老子非要把你们都送进德育处,他妈的!”宿舍楼起传出我们宿舍管理的怒吼。

  我们对视一眼,赶紧开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在这里出一个通知,明天至少有三章的更新,希望书友们能够多多支持。当然,成绩好的话,扯拐会加更的哦!兄弟姐妹们,跟我一起拼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