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谭示意我先不要说话,然后才转过头,十分平静的问:“你们几个,昨天晚上去哪儿了?为什么没有回宿舍去哪儿了?”

  廖波只会显摆他的那点小聪明,所以不等其余三人说话,他就率先站了出来说:“谭老师,昨天晚上我们回宿舍了,只是有些晚而已。”

  “酷匠网7正)Z版首{/发W

  “是吗?”老谭眼睛微眯,看样子他已经看出来了廖波在撒谎。先别说老谭了,即便是我都看出来了。看来他还是太嫩了些。

  就连一个谎话都说不好,眼神闪躲,根本就没有底气。这个样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在撒谎,只不过他还要打死不承认。

  话说,老谭还是有很多的方法逼他说出实话,于是就拿出手机看着廖波说:“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打电话问问宿管,看看你们昨晚是不是回来了。我记得当时我去查宿舍的时候,宿舍都已经关门了。既然你们说你们回来了,他肯定要给你们开门。只要我一个电话就能知道你们回来没有回来了。”

  说着老谭就准备打电话。这个时候廖波几人都有些心慌了。其中有个人叫做李堡,成绩很优秀的说。

  他战战兢兢的站出来:“谭老师,我们错了。您别打电话问了,我什么都说。”

  “哦?”谭老师看着他缓缓放下手机:“既然如此,那就由你来说,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

  就当李堡准备说的时候,讨厌的老谭却开口制止他:“你先等等。”然后转头对我说:“叶鑫,你去后花园给我找一根棍子,记住一定要光滑的那种。”

  我虽然不明白他要拿来做什么,不过我还是去了。等出了办公室,心里就很不舒服。特别是瞌睡,现在都有些扛不住的感觉。

  清晨凉爽的微风掠过我的脸庞,困意顿时席卷心头,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这一惊,又是醒了瞌睡。

  叹了口气,无奈的我只有快点跑去后花园帮他找到以后,看看能不能找个地方小眯一会儿。

  这是我第一次上通宵,虽然当时没感觉什么,不过回来以后就感觉浑身没有力气,而且特别想睡觉。甚至这时我心里都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要上通宵了。

  最后找了一根较硬的斑竹就回去了。等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他们全都已经招供完毕了。只不过现在正蹲着马步。而且我看李堡的双脚都在打颤,特别好笑。

  老谭看到我回来了,就招呼我过去。我走到他的面前,将我找的斑竹递给他,他摸了摸硬度还是十分满意的。

  然后他让我去把门关一下。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做,不过我还是没有多问,屁颠屁颠的就跑去把门给关上了。

  回到他的身边,他又让我把窗帘关上。你大爷的,你这是要干嘛啊?难道要做什么事怕别人看到吗?

  嗯?

  一想到这里,我就想起了胡飞上次说的事情。我诧异的看着老谭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怎么越看越感觉他像只凶残的恶魔呢?

  盯着他,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老谭拍了我一巴掌,我顿时回过神来,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不仅是他,就连李堡他们都是惊讶的看着我,显然他们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老谭疑惑的问我:“叶鑫,你怎么了?是突然身体不舒服还是什么?”

  我勉强的挤出笑容看着他干笑:“嘿嘿,没事,没事……”尽管心里有千万个不情愿,不过还是得去把窗帘给关上。如果老谭他真的要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被曝光了我他妈就没脸在这学校待下去了,呜呜……

  老谭满意的看着屋子有些昏暗的环境。我看到他的笑容不知怎么的,只感觉菊花发紧啊你大爷的。该不会真的像胡飞说的,他真是个变态吧?

  如果他要是真是个变态的话,我一定会做到宁死不屈的。

  果不其然,老谭下一句话就是喊我过去趴在他桌子上,并用屁股对着他。你大爷的,我差点没破口骂娘。

  原来他还真有这个特殊的癖好啊。

  我当然是不会去的,所以义正言辞的说:“对不起谭老师,我不好这一口,请原谅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如果你要是打我的话,我都认了,但是你这种方法,我绝不屈服。”

  他们都被我的话给说得一愣一愣的。特别是老谭,那满脸胡茬的脸上满是不解:“你说什么屈服不屈服的?难道我不是要打你吗?你以为我会干什么?”

  “啊?你是要打我吗?”我也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废话,你以为呢?”老谭没好气的说;我这个尴尬啊。但是我还是要问清楚了:“不对啊谭老师,你说你要打我,那直接打就行了啊,干嘛还要我趴在桌子上啊?”

  谭老师露出邪恶的微笑:“因为在我这儿的规矩就是犯错以后必须打光屁股。不让你趴在桌子上,难道你还想趴在地上啊?”

  “卧槽,还要打光屁股?”我他妈心里这个震惊啊,我都不知道他这是什么逻辑。当然更不知道他是什么心理,竟然这么喜欢看人的屁股。

  我苦着脸,心存一丝侥幸的恳求他:“那个谭老师,能不能不打光屁股啊?我们都这么大了,要是说出去了,我的脸往哪儿放啊?”

  谁知他竟然给我来了这么一句:“没事,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只要你们不说,就没有人知道的。”

  你大爷的,你刚才都说了你的规矩就是打光屁股,从你办公室回去,再加上不敢坐板凳,谁不知道啊?还他妈的你不说,我们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真相给他一耳光。

  不过这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我可没有那个胆量说出来。也在此刻我才真正的意识到之前我对他的看法那是多么的幼稚。有时我都不得不承认古人所说的话,那真是那么回事。比如这次吧,那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而且我也真正的相信了胡飞的话,尼玛还真是够变态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今天是端午节,扯拐再此祝诸君端午安康!

《那些年的轻狂岁月》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