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萧柒的脸色看起来变得有些不善。当然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嘛,我也没有傻到因为一杯酒他就会把我当成兄弟来看待。不过虽然我做错了,但是我的性格促使我不会去跟他低头认错。

  认错我是肯定不会去认的,但是解释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你知道的,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就是想你不管这件事,让我们报仇。我知道我们的势力不如你,但也不见得我们就怕你!”

  萧柒很郁闷的喝了杯中酒:“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小子的意思。不过你这说话的方式我不喜欢。也幸好跟你接触了,还算知道你不是说出那种话的人。不过我心里还是很郁闷的。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喝醉了?”

  我嘿嘿一笑,打了个酒嗝:“嗝……是感觉头有点晕晕的,不过还没醉。”

  萧柒做出一副被我打败的表情,以手扶额,表情十分的无奈。易欣则是在一旁嗤嗤的笑个不停。看到他们笑,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晚上萧柒硬要带我去KTV玩,说要给我介绍几个兄弟给我认识。虽然我很想多去结实一些朋友。但是我自己也知道已经喝醉了,如果再去喝的话,一定会出丑的,所以就婉言拒绝了。

  看我坚持,他也不勉强。临走之前他给我留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带着易欣走了。

  看了看时间,若是现在回学校的话,虽然也能进到寝室,但是我却不想回去。碰巧又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网吧,于是我想也没想就跑去网吧通宵了。

  喝醉酒的滋味的确不是很少受,特别是酒醒的时候,那种头痛与口干舌燥的感觉特别不舒服。但是在《阿拉德大陆历险记》中我仍然忘却了一切不适,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游戏中。

  第二天一早,当胡飞他们起床看见我红着眼睛,大大的黑眼圈挂着,头发乱蓬蓬的,而且脸色特油。最最重要的是浑身都是一股网吧的那种难闻味道,活脱脱的就像一个刚逃难回来的灾民似的。

  他们看到这个样子的话,都是有些不敢相信。不过这也只是持续了短短一瞬的安静而已。接下来就是一阵大笑。

  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睡不着了。

  我也懒得他们,况且现在这个状态也没精力去搭理他们。所以我很淡定自若的走到阳台洗漱,直接无视他们。

  我不搭理他们,他们很快就感觉没有意思了。等我洗漱完毕之后,他们才慢吞吞的爬起来。看见甘宇坐在床上抽烟的样子,我就很想抽他。特别是他抽烟的样子像吸大麻的表情。

  我毫不客气的坐在他的床上,拿起烟就点了一支抽了起来。

  甘宇看着我问:“你昨晚到哪儿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啊?而且回来还搞成了这个样子。”

  我看了眼胡飞,疑惑的问:“怎么?难道胡飞昨天没告诉你们我去哪儿了吗?”

  他们听到我这句话,都统一看向胡飞。然后胡飞一脸无辜的看向我摊开手说:“我以为你昨天的意思是不让我说的。再者说你又没给我说可以告诉他们的啊?”

  我艹!我们全都被他打败了。

  甘宇无奈的摇摇头:“哎,算了,问他也是白问。反正你现在回来了,问你也是一样的。现在说说吧,你昨晚去哪儿了?也不给我们说一声。要不是胡飞保证王文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话,昨天晚上我们就打算提前对王文动手了。”

  R%看l正{版1章K◎节上5酷匠F、网$

  听到这句话,说实话我真的感动了。于是我就把昨天跟萧柒见面还有说的事情都给他们细无巨细的说了一遍。他们听完以后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他们仿佛并不是很相信我啊。

  “哎,既然你们不相信,那我也懒得解释。事情究竟如何,等星期五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现在我也不需要你们相信。”说完我就准备去教室补觉。

  可是那个讨厌的胡飞却叫住了我:“诶,叶鑫你先等等。”

  “怎么了?难道你又什么事儿吗?”我不解的看着他问;胡飞干咳了两声才说:“那啥,昨天晚上你没回寝室,被宿舍的管理员发现了,通知了老谭。那个老谭让你今天要是回来了就去办公室找他。”

  “你怎么不早说啊?现在都快要上课了,恐怕他早就来学校了吧!”我抱怨了一句就赶紧跑了。一路小飚,瞌睡都醒了一大半。

  跑到班主任办公室门外,我踌蹴了一会儿,不过还是咬牙敲门。接着就听见老谭那个令人厌恶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

  我收敛起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走进办公室。老谭一见是我,就放下了手中的文件,靠在靠椅上严肃的看着我问:“说说吧,昨晚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一夜未归?”

  “报告,我昨晚上通宵去了!”不用他说我就全部招供了。毕竟有句话说得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嘛。

  老谭也是愣了一下,显然他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老实。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满意:“那昨天跟你一起的还有谁?”

  “没有了啊,就我一个人啊?怎么了谭老师,难道昨天晚上除了我以外,还有人夜不归宿啊?”说实话,我还真的很好奇的。

  老谭点头:“没错,昨天我们班上一共有五个人都没回来,你就是其中一个。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不过你不着急,算算时间他们也应该要来了。”

  刚说完,就听见有人喊报告。我转头一看,竟然是我们班成绩排名前十的就有三个,至于另外一个我根本就不感到奇怪。因为他就是当初那个害我的廖波。

  因为他当初就是因为上网所以才会害了我的,由此可见他网瘾比较大也是可以猜到的。

  而他们四个人看到我也是有些惊讶,不过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不适合问出心中的疑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第二更了,希望各位书友们能够多多的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