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飞直到第二节课要下课的时候才睡眼朦胧的赶来教室。他坐下以后,就忍不住问我这是第几节课。

          我去!你倒是睡舒服了,现在才想起来问我这是第几节课。

          说实话,我还是挺想知道这个班主任究竟如何的。于是我没好气的对他说:“早上是班主任的早自习,你一直没来,所以他就让我等你来了以后去办公室找他。”

         “他妈的,你早上怎么又不叫我?”胡飞一瞪眼对我说。

         我去,他现在竟然怪起我来了:“你再说一句我早上没有叫你?”

          胡飞摸摸脑袋,讪讪的一笑:“嘿嘿,那啥,我那不是早上起不来嘛。你要是硬把我拉起来的话,不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儿了吗?”

         “你他妈的还好意思跟我说?”我怒视着他“拜托,是谁早上跟我摆出一副想咬人的嘴脸?我怕我要是硬把他拉起来的话,你还不打我啊?”

         胡飞被我说得无话可说,我也就懒得理他。而是找旁边的姑娘借支笔来用用。

         虽然我们是双排坐位,不过中间走廊隔得不是太远,所以我拍了拍旁边那个姑娘的手臂。她转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嘿嘿一笑说:“敢问姑娘有没有多出来一直笔啊?能不能借给我用用?”

         那姑娘噗嗤一笑:“我说鑫哥,你有没有必要这么搞笑呢?还姑娘,你以为你自己是古圣人啊?”

         “古也就算了,不过我自己一直都感觉自己是圣人来着。”我不要脸的说。

         就在那姑娘准备拿笔给我的时候,在我前面的梦琪转过头来很生气的看着我:“你没笔难道就不知道找我吗?”

         那姑娘见状,冲我很可爱的吐了吐舌头。把原本拿出来的笔又给放了进去。

         我也是尴尬的对她笑笑。然后才看着前面的梦琪笑着解释:“不是,我这不是看你太过认真,不忍心打扰你吗?”

         若不是现在在上课的话,我想她估计就得叉腰摆出一副凶悍的样子对我了。

         估计她也被我气得够呛,只见她深吸了口气对我说:“好,算你这个理由成立。不过我告诉你,下次无论我有多忙,你也不要怕打扰我。知道了吗?”

         “是,我知道了!”我一脸苦逼的样子又把她给气到了:“嘿,我说你那是什么表情?怎么?好像很不情绪的样子?”

         “没有没有,我哪敢啊不是?”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个粉笔头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抛弧线直奔我的脑门而来。

         不过就这速度对我而言,什么都不是,所以我很轻易的就躲过去了。

         然后我就听到一记河东狮子吼恐怖的声波冲我袭来:“叶鑫,给我站在后面去!”

          这节课的老师是我们年轻漂亮的英语老师,听说她好像是刚出来的老师吧,也就只有二十几岁,总之很年轻。

         之前看她一直都很温柔的,没有想到原来她隐藏的一面也是如此凶悍。不过我也不跟她狡辩什么,直接从位置上站起来跑后面去站着了。

         不过站好以后,我的心里极端的不平衡。因为在我转头起身时,看见旁边胡飞那小子他妈的竟然又睡着了。更可气的是,为什么她只看到了我,而没有看到胡飞呢?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并不是没有看见,而是不跟他计较罢了。

  1B酷.)匠1网!@唯一正版q,其他都是@盗^F版l

         我还没站过瘾呢,就下课了。心情这个美丽啊,那就好像是面对连绵下了半个月雨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抹阳光般舒适。

           我叫醒胡飞,把他拉到了办公室,然后我就去做课间操了。不过等我做完课间操的时候,路过办公室,却见班主任办公室是关着的。

         本来还想看看胡飞的情况呢,却让我心里狠狠的失落了一把。不过没关系,哥想得挺开,反正一会儿就能看到他,不急这一会儿。

         与梦琪一起回到教室,一路上都听见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不过我还是很小心的复合。

         突然,我感觉自己被人撞了一下。我抬头一看,只见黄江带着他那一帮傻缺挑衅的看着我。

         妈的,原来你是故意的。

         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而且我身上又没有家伙,所以笑笑,就拉着梦琪回教室去了。

         回到教室,梦琪就气鼓鼓的一脸不爽。我疑惑的捏了捏她的脸,却被她狠狠的拍掉哥的手。

         我也不在意,嘿嘿一笑问:“怎么了?干嘛一脸气愤的样子啊?我招你惹你了?”

         “不是,我就是看不爽黄江他们几个的样子。长着一副欠揍的嘴脸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我嘿嘿一笑:“没事,等会儿好生看着鑫哥哥是怎么教育他的!”

         听到我这句话,她瞬间就紧张了。一把拉着我的手紧张的问:“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想打他们把?”

         我笑笑,并没有说话。梦琪也很懂事,在这种事情她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还是没有说什么。

         不多时,我就看见黄江他们一伙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看他们嚣张的样子,我想一定是看到我吃瘪心里很爽。

         他妈的,我让你们几个爽!

         我一直盯着他们,见他们嚣张的距离我不远时,我瞬间操起一根板凳就砸了过去。

         这次黄江学乖了很多,竟然躲开了。不过他是躲开了,可是他后面的那个人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就挨了一下,直接给跪了。

         就在他们楞神之际,我已经再次操起一根板凳跑到黄江的面前了。

         我们这伙人都有个习惯,只按着最装逼的那个人打。所以黄江很不幸被我记住了。

         等黄江刚一抬头,我就已经将板凳狠狠的砸下去了。然后只听到他一声惨叫。

         我去,他竟然这么不经打,竟然被我一板凳给撼睡着了,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嘛!

  谁都看过打架,不过被打晕过去这种场面还是很少见的。不过在一群学生面前,这就是前所未有了。

  看到黄江晕过去,他那伙人就怕了。梦琪也是慌了手脚。她过来拉着我正想继续砸的手臂竟然哭了出来。

  虽然我的心里也有那么一丝慌乱,不过哥既然已经决定了改变,那就得发狠。所以这么一丝丝的慌乱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六月开始了,让我们从这月开始奋起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