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宇的话让我们都笑了起来,一点也没有刚才打架时紧张的气氛,而我也没有第一次那种心里压力了。不过不知怎的,刚才用力打了那几下,这会儿心里好像还挺舒服挺解气的感觉。

  刚才寝室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压根就没有看见有老师或者室管来查。

  我都纳闷了,按理说,刚才我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难道室管或者住在宿舍楼的保安就没有听见?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个学校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几乎每天都有多起打架事件发生。再者说了,我们这只是小打小闹,所以保安和室管根本就不会搭理我们。

  基本上都去高中部逛去了。因为高中部持刀砍人打群架的事情屡见不鲜。

  我们又闹腾了一会儿,都纷纷躺到自己的床上。甘宇抽着烟,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没想到王文的报复来得这么快。不过这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他们根本不足为虑。我担心的是这周五放学的时候会有社会上的人来找我们麻烦。”

  “应该不会吧?黄江今天不是来替王文报仇了吗?不过被我们打跑了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吧?”我还天真的以为。

  秦晓嗤笑一声:“这些垃圾只不过是来探我们底的而已。最厉害的还在后面呢。”

  甘宇轻蔑一笑:“呵,在我面前,还容不得他这样的跳梁小丑蹦哒。睡吧兄弟们,过一天,是一天;混一天,了一天。”

  没过多久,甘宇秦晓他们差不多睡着了。正当我在考虑要不要继续这样下去这个问题的时候,胡飞鬼鬼祟祟的爬到我的床边,轻轻拍拍我压低声音问:“喂,叶鑫睡着没有?”

  我将头枕在双臂上叹了口气:“哎,还没呢?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睡不着,想找你聊聊。”

  “身上有烟没?”

  “有!”

  “好,那去阳台。”我悄悄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跟他蹑手蹑脚的走到阳台。但是我们并没有开灯。

  借着外面的路灯传来昏暗的灯光,我与骨灰一人点上一支烟,透过窗,遥望着满天的星斗,回想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原本浮躁的心不知为何突显平静。

  我没说话,他亦未开口。我们都好像商量好了似的,谁也不愿去打破。

  点燃的香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缩短,消失的是精华,遗留下的却只有满地的尘埃。虽然我们不能看到时间流逝的样子,不过通过它也让我们对时间有了大概得印象。

  最终还是胡飞打破了这平淡但却珍贵的宁静:“叶鑫,你说这样的生活是我们想要的吗?”

  是啊,这种生活是我们想要的吗?他的这个问题,不仅是他心头的疑惑,我想更是所有轻狂年少的我们都迷茫纠结的问题吧。

  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很喜欢这种感觉。”

  胡飞再次拿出香烟点上。只不过他同时点的是两支,递给了我一支。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接过他手中的香烟就叼在嘴里深吸了一口。

  突然感觉,烟它有时候真是一个好东西。当浓浓的烟顺着喉咙进入肺部回炉再返,压抑的心放松轻松了不少。

  我们就这样,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想走的意思。只是抽着烟,并排坐在阳台,望着满天的星斗发呆,脑子里很混乱,不知究竟想了些什么东西。

  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门窗稀散的照在我的身上。我舒适的拉了拉被子,好好享受被窝里的温暖。

  e酷j匠I网(*首j发。

  突然,一声大叫把我给吓了一跳。我想任谁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人打搅美梦时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儿去吧?

  我坐起身,原来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被惊醒啊。看着甘宇、猪儿、秦晓他们几个都怒视着胡飞的样子,我心里瞬间平衡了。

  不要说我贱,你们都这样,别以为我不知道。

  因为胡飞睡我下面,我看见他现在的表情是如何。不过只要肯去想,就知道了。

  甘宇没好气的瞪着他:“你他妈干什么?大清早的你母猫叫春啊?艹!”

  胡飞也不介意,反而正经的说:“不是,你们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全都迟到了。”

  闻言,我赶紧问了一句现在几点,结果已经是九点多,第二节课都快要下课了。我突然想到,今早第二节课是班主任那禽兽的课。

  下一刻,我就从床上蹦了起来。他们都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起床穿衣服,洗漱然后出门。整个过程不过短短两分钟就搞定了。

  临走之前,我听到了寝室里传来胡飞的话:“这是怎么了?简直就是一神经病!”

  我心想竟敢说哥神经病,等你去教室以后就不会这样认为了吧?你给我等着,看哥怎么整你。

  不得不说,运气不错。刚到宿舍门口就碰见室管出门,所以我就趁机跑出了寝室,也不管他在背后啰嗦。

  飞奔赶往教室,在这途中哥终于知道了什么叫风一样的男子。

  不要疑惑,我说的就是我自己!

  气喘吁吁的跑到教室门口,尽管再累,我也要做到挺胸抬头喊报告。尽管样子比较傻逼,不过效果往往不错。

  班主任正在讲课,看他的样子正讲得激情澎湃的时候被我给打断了他的意境。

  我见他看我的那个样子,我脆弱的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在这里请容许我替自己辩解一下,哥并不是被吓的,而且跑得太累所以心跳才加快的。嗯,就是这样!

  另外悄悄的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那的确是被吓的,不过这种事情可不要说出来啊,自己心里明白就好。否则鑫哥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班主任黑着脸问我:“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无故旷课?”

  像我这样的老实人,自然不会撒谎,所以我不假思索的回答:“睡觉睡过头了,刚醒。”

  全班都哄笑了起来,不过我并不在乎。你们爱笑就笑吧,正好哥正在学着怎么去不要脸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