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答应一声,从床上爬起来,用凉水冲刷了一番,感觉整个人都清醒多了。然后才去教室。

  到了教室以后,胡飞那小子就凑了过来:“诶,阿鑫,听说你下午大展身手,把英姐都给震惊了,是不是啊?”

  我摇头:“没有的事,我只是过去看看而已,等他们解决以后我只甩了王文一棍而已,没什么大事。”

  “我看不是吧?”胡飞满脸的不信:“诶,我说你下午怎么也不叫我啊?等我过去的时候,就有很多老师围在那里了,而王文好像被送到了医院。不过光是看地上的那滩血我都感觉慎得慌。”

  “那你又没有听到老师们说什么?比如王文的情况如何?”说实话,我还真的挺担心我把他给打死了。

  “呵~怎么了?你下手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怕?怎么现在倒怕他出事了?”胡飞这小子因为我下午执意叫他的时候还在跟我生气呢。竟然调侃起我来了。

  我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

  不一会儿班主任就来了。因为晚上是他的课,再加上下午的事情我还没彻底的适应过来,所以根本就没心情去搭理他。

  可是他一进教室就率先叫了我的名字。我站起来看了他一眼,就跟着他出了教室。

  教室里面读书声琅琅,而在教室外面的走廊却晓得格外安静。与教室可谓是有着天壤之别。

  我靠着墙也不看他,不过我却知道他叫我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突然他表现得十分平静的说:“今天下午,发生在三班教室里的事情你知道吧?”

  我点头:“知道,听说有人被送进了医院。”

  “我听说那人头部遭到多次重击,虽然抢救过来了,不过还是有轻微的脑震荡。”说着很悲悯的叹了口气。

  我没有接话,不过心里还是松了口气。至少我知道他不会死就行了。

  突然,班主任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度:“到现在难道你都还不说吗?难道你把人打成这个样子,心里就一点罪恶感都没有吗?”

  说实话,我被他突然提高的语气给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发挥了死不承认的精神:“老师,你总不能无凭无据的栽赃自己的学生吧?”

  班主任也因为我这句话彻底点燃了,他一把抓着我的领口,将我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双脚悬空的感觉了不是那么美妙的。不过我仍与他对怒目相视,打死都不承认。

  最后他哼了一声,将我砸在墙上。虽然被砸得七晕八素,但我硬是没有吭一下。

  他看我软硬不吃,于是就拿出了老师的终极杀招,请家长。不过我才不会傻到去请家长呢。况且他也没有确切的证据,为什么要我请家长?

  所以他让我给老妈打电话,我就是不打。各种理由推迟。最后他无可奈何,只能恨恨的说了句:“我现在是给你机会,可是你不珍惜。那你就祈祷最好别让我找到确切的证据。否则,这个学校你也就待不下去了。”

  我只是笑笑,然后就进去了。

  没过多久,班主任就走了。

  回到寝室,干鱼他们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班主任有没有找我?我招了没有?

  不过哥的回答总是让他们出乎意料:“哎,招什么招啊?我差点都被屈打成招了。不过我本来也没有做什么,跟我有毛关系?再说了,下午我们不是都在寝室吹牛逼来着吗?”最主要的是,哥的表情很无辜。

  他们先是怔了一下,不过接着就是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个都冲着我伸出大拇指。

  当然,哥还是有些飘飘然的。

  大伙点着烟,干鱼就说:“听说王文什么都没有说,咬定了是他自己不小心摔的。看他的样子,这件事显然不会这么轻松了。所以以后我们都小心一点,别被他逮到我们落单的机会。”

  我们纷纷点头。这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打架,一次就要把他给打服,打到他不敢来找你麻烦为止。不然以后得日子都得提心吊胆的过,不料什么时候就挨了闷棍,那多不值啊!

  烟刚抽到一半,寝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给踹开了。我们下意识的全都站起身,一脸警惕的看着门外。

  这些人都是二班的,平时都是跟王文混在一起的。他们突然以这种方式进我们寝室,来者必然不善。

  带头的一人叫黄江,一般人都会把他的江字叫成生姜的姜。

  黄江仇视着我们低声喝问:“听说下午是你们把文哥给弄进医院的?”

  甘宇叼着烟,很牛逼的走到我们最前面傲慢的抬起头说:“就是你爷爷,那又怎样?”

  “兄弟们,上!为文哥报仇。”说着就冲了进来。

  黄江为首,也是第一个冲到我们跟前的。俗话说枪打出头鸟,此刻用在他的身旁恰到好处。

  xd酷Y匠@)网V首●发…

  因为从刚才感觉形式不对的时候,秦晓就已经从床下悄悄的摸出了一根钢管。

  所以黄江冲到面前,还没等他碰到我们其中任何一人就已经被秦晓这一棍给干趴下了。

  看清楚了他们一共来了不下十个人。本来宿舍的地方就小,再加上我们自己本来就有五、六个人的样子。现在他们冲进来,寝室都有些容不下了。

  不过这个地势对我们来说是大为有利的。他们来一个都会被秦晓一棍子给打趴下。

  趁着秦晓挡的这一会儿,甘宇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根钢管跟他们干起来了。

  我跟胡飞二人就在后面,围着躺在地上的黄江就是一顿猛踹。

  很快他们的人就被赶了出去,而黄江也是一瘸一拐的慌忙离开的。不过在走之前还不忘记撂下狠话。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就当是一个屁罢了。

  重新关上寝室门,甘宇一把将钢管丢在地上,就坐在床上一边点上一支烟,一边摸着有些微肿的右边脸不爽的开骂:“竟然还挨了一拳,真丢人。啧啧,还别说,下手真他大爷的狠啊,把爸爸都给打疼了。”

  说着将脸凑过来问:“诶,你们快帮我看看,破相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ps:在此感谢ID为戏台上的小丑与ID为单九的书友打赏支持。这章专为你们而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