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我心里有这般疑惑,就连甘宇他们这些时常跟着英姐在一起的人此刻也都猜不出她的用意。

         看见我这幅怯懦的模样,英姐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拖在手里的钢管在此举了起来。

         见这一幕,我的心都漏跳了不拍。如果不是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恐怕此刻双腿都要打颤了。不过绕是如此,也只有我自己才能感觉到双腿在轻微的颤抖。

         甘宇不看情况不妙,焦急的站到我的面前问:“英姐,怎么了?我兄弟他也是第一次跟着我出来,如果他有什么地方得罪你,还希望你能看在我的薄面上不跟他计较好吗?”

        英姐笑着说:“干什么你们?难道你以为我是那种动兄弟的兄弟的人吗?”

         这一句话令我们都是一愣。接着就听见英姐继续说:“我只是想带带新人而已。你们难道没看见他的胆量不足吗?我只是想拉他一把而已。”

         甘宇闻言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让开。不过单纯的我自然是没有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是甘宇提醒我:“阿鑫,还不快接过英姐手中的东西?”

         我“哦”了一声,才傻傻的接过她手中的钢管。不得不说这跟钢管是挺有分量的。我看一眼才知道这竟然是实心的。我说呢,怎么会这么重呢?不过,这要是一棍抡在人身上,是什么感觉啊?

         啧啧,想想心里都发毛。该不会一棍把人给打死或打残了吧?

         从脑中将这些白痴的想法给扫去。这才看向英姐疑惑的问:“英姐,你是需要我做什么吗?”

         “嗯哼!”英姐不置可否的点头,用手指了指被她踩在身下的王文说:“你很聪明。不过今天到场的人都动手了,如果单单你一人不出手的话,若是后面这里的哪位被这小子给阴了,那他们心里该多不舒服啊?所以,我需要你也给他来一棍。这样,他以后若是要报复的话,也就有你的份咯。”

         我咽了口吐沫,试探的动了动手中的钢管问:“英姐,是用这个吗?”

         “对啊!你没看见我都是用的这个吗?快点,时间不多了。快点解决了走,不然待会儿老师来了,就不好交代了。”

         我郑重的点头,双手捏着钢管,一步步缓慢的朝着王文走去。

         王文突然抬起那满是鲜血流淌的头,一双凌厉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我。看他的意思像是在威胁我说:如果我今天要是敢动手的话,他绝对不会放过我。

         甘宇也看出了他眼中的意思,所以毫不犹豫的拉起身边的一张板凳就朝着他的脑袋砸了下去。

         王文惨叫一声,抱着头再也没有抬起来。

  酷&a匠um网☆*唯w一R正、“版S,~其他fb都是G盗版;

         英姐看着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催我。倒是甘宇看上去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快点啊阿鑫,要是你再不动手的话,我们一个也跑不了。”

           我艰难的吞咽了口吐沫,双手捏了捏钢管,只感觉手心中出现了汗渍。

         正当英姐准备说走的时候,我脑海中突然想到自己被猫儿欺负的场景。 于是我大喝一声,闭着眼就将手中的钢管用力的挥了下去。

         我也不知道打在了他身上什么地方,只听见钢管与肉体亲密接触时发出的令人心颤的闷响。

         我就像发疯似的,一棍接着一棍的向下挥,也不知道打没打在他的身上。就只知道下意识的挥动手里钢管一次又一次的落下。

         不知道谁突然抓住了我的钢管,令我挥不动了。这才恢复了神智,睁开眼睛。原来是甘宇此时正抓着我的钢管冲我摇了摇头。          而看英姐,她很满意的看着我。而那些人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到我下手竟然是这么的狠。

         在看王文,他现在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生死未卜。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我只知道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没有任何力气。

         甘宇他们把我带回寝室以后,我就躺在了床上,木讷的抽了支烟,脑海中一直浮现的都是王文躺在血泊中的一幕。

         甘宇抽着烟,看我情绪不对,叹了口气道:“哎,阿鑫啊,你刚才出手把我都给吓到了。你那根本就不是打架,而是要杀人啊!”

         我没有说话……

         猪儿也在一旁叹了口气说:“阿鑫,其实这也没什么。什么事都会有第一次,今天即便是你不动手,王文他逮到机会也一样不会放过你的。所以你也不要在多想了,什么事都没有。不过晚上若是有老师找你问话的话,你可千万不要给说漏了啊。”

         我深深的吸了口烟:“我知道该怎么说,你们放心吧。我有点不适应,先让我躺一会儿吧。走的时候叫我。”

         说完就将烟蒂丢掉,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不过睡着以后,我梦见王文被送到了医院。不过因为伤得太重,脑部受到多次重击,抢救无效死了。入夜,他那惨白的脸上布满了鲜血从我的床下爬出来,一步一步的朝我爬过来,说是要我偿命。

         当时我就给吓醒了。猛的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喘气,浑身都是冷汗。

         见我这样,甘宇看了我一眼,拍了下我的肩膀:“既然你自己醒了,也省的我叫你了。自己赶紧起来吧,我们先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