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你能明白老师对你的一片苦心啊!”说着这老头还很惋惜的叹了口气让我进去了。

  我十分郁闷的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屁股还没坐热呢,就下课了。

  我捏个去,要是早知道,打死我也不进来啊!反正要到班主任的办公室接受爱的教育,何必还要进教室来生物老头的废话?

  从我出现到现在下课,梦琪她都没有看过我一眼。或许是我中午说得太过了吧!这一下课,她就急着走,不过有些话我必须要跟她讲明白。

  我一下子跑到她的面前,拦住她的去路。她抬头,一双红彤彤的眼眸楚楚可怜的看着我:“你还想要干嘛?你不喜欢我管你的事情,我从今以后都不会管你了,你走吧。”

  不知怎么的,听到这席话令我心里对她充满了愧疚。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挡在她的面前。

  班里的同学都诧异的多看了我几眼,不过还是快速的离开了。

  等教室的人都走完了以后,她盯着我问:“你要干什么?现在人都已经走完了,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深吸了口气叹道:“对不起,我中午不应该那样对你说话。不过你不想让我无颜留在这里的话,那你就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让我自己解决。”

  “你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帮你解决?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要帮你?你别自作多情了!哼!”她表现得很冷淡。

  可是我都已经知道了,还会相信她吗?显然不会:“好,既然你执意这样,那我现在就去找班主任退学。我相信今天旷了一下午的课,他应该会同意的吧!”说完我就准备走,但是却被她一把抓住:“等等!”然后就看见她的眼泪都落了下来。她咬着牙,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最后终于说出:“好,我从今以后再也不管你的事情,你就不用退学了吧?”

  我露出一抹浅笑,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我相信她,她既然已经答应了我,就不会让我失望。

  说实话,少了她的帮助,或许我的噩梦又将继续。不过我心里却十分的轻松。不为别的,因为接下来无论如何,最起码我还不是一个需要靠女人来保护的人。

  回到宿舍,甘宇他们都聚在一起抽烟。看到我回来,瞬间都安静了。

  我不由得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干嘛都这样看着我?”

  甘宇笑笑:“没什么,嘿嘿。要不要来一支?”

  “好啊!”点着香烟,感受那股浓浓的烟顺着喉咙钻进肺里,然后再顺着鼻腔出来的淡淡白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的感觉烟的确是个好东西。因为有它,竟能让我压抑的心情得到放松。

  一支烟燃烧殆尽,吐出的是经过肺过滤的白烟,留下的是黏在体内的烟毒,掉落的是一地的烟灰。

  我心里突然下了一个改变我人生轨道的决定:“宇哥,我想跟着你们混!”

  这句话一出,他们所有人都是愣住了。一个个的眼珠子都要从眼眶中跳出来似的。我不由得一笑:“嘿,我说哥几个是怎么个意思啊?你们倒是说话啊?”

  甘宇深吸了口烟,看着我严肃的说:“阿鑫,我们从小成绩就差,所以我们也只能这样在学校混日子。但是你不同,你的底子比我们都好,我把你当做我的兄弟,所以我并不希望你跟我们一样。”

  我摇了摇头:“宇哥,我知道你说的意思。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无论今后如何,我绝不会后悔,也不会怪你们的!”

  甘宇摇头苦笑:“兄弟,我真的不希望你走这条路。我知道你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你放心吧,只要你出了事,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你自己好好的上学。毕竟你是这块料,如果不认真读书,就浪费了。”

  “宇哥,你不懂的。我只想跟你们一起,我现在只想听你的答复。”

  他与猪儿等人对视一眼才对我说:“要不这样吧,今天下午我们要去处理一件事。再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考虑,如果你确定了,下午放学后来我们班找我。”

  胡飞那小子一听,赶紧站起身说:“我也要来,我也要来。反正我也不是一块读书的料,我能进这个班也是从后门进去的。”

  (看f7正+i版i。章)节a上酷√匠$-网@

  看着他耍宝的样子,我们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甘宇拍了他一巴掌,没好气的说:“这有你什么事儿?哪儿凉快都到哪儿待着去。”

  “你是看不起老子还是咋滴?告诉你,我也不是好惹的!”胡飞双手叉腰,一副泼妇骂街的样子,瞪着眼,十分搞笑。

  甘宇跟我们几个悄悄使了个眼色,我们会意。接着就看见他走到胡飞面前,很不爽的盯着他:“骨灰,今儿是怎么回事?难道想和哥玩玩儿?”

  他也不甘示弱,挺胸说:“玩玩儿就玩玩儿,正好也让你们看看,不要以为我不发威就把我当病猫来看!”

  “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成病猫来看。顶多只把你当成一只死老鼠而已!兄弟们,干他!”

  话音刚落,甘宇就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罩在胡飞的头上。随后我们一拥而上,只听见胡飞一阵阵比杀猪多还要凄厉的惨叫,让我们都感到渗人。

  当我们把室管老头给惊动来以后,我们才纷纷罢手。不过胡飞就没那么走运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又是揉屁股又是摸脑袋,而且还不断的呻吟的样子正好被匆忙赶来的室管大爷给看见。

  然后不等他说话,我就假装睡眼朦胧的揉了揉眼看着胡飞故作不满的说:“你别吵了好不好?打扰我们睡觉。”说完翻身不看他。

  不用看也都知道他现在的表情与室管大爷那黑得跟锅底一样的臭脸。一想到这儿我就想笑!

  结果不言而喻,胡飞一脸郁闷的被老头带走。估计着他们走得有点远了之后,我们全都从床上爬了起来。我先是与他们对视了一眼,接着都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我还是比较有良心的看了门口一眼,默默的为他祈祷了一番。并且哥还不奢求他的感激,你们看,我是不是很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