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来我潜意识认为他帮不了我;这二来,也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不希望他为了我出事。反正我已经被他们教训了一顿,现在只需要再给他们拿五十块钱这件事就了了,何必去节外生枝呢?

           听到我的话,甘宇很显然不会相信。所以他疑狐的问:“真的?你可别骗我?”

           一旁的朱世飞也开口了:“是啊,叶鑫,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不要担心。你要相信甘宇的实力。”

           我笑笑:“猪儿,我知道,你们放心吧,这件事已经解决了。”

           我们宿舍一共住着八个人,而我们八个人也都我有自己的外号。当然,并不是自己想取什么就行。那必须得宿舍其余七人共同决定了才算的。

           就比如朱世飞,我们就叫他猪儿。甘宇因为他后面的宇字同鱼有些相似,所以我们都叫他干鱼。胡飞的外号叫骨灰。说实话,他这外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至于我,他们一般都叫我鑫。至于其它四人,我也就不一一介绍了。轮到他们的时候我在说吧。

           干鱼轻笑:“既然你说已经解决了,那你说说看是怎么解决的?”

           这次我是说的实话:“就是被他们打一顿,然后再给他们凑五十块钱,明天给他们就是了。我想我明天把钱给他们后,这件事应该就完了吧。”

           “凭什么啊?凭什么你挨了打,还要反过来给他们钱呢?他妈的,说什么都不能给!如果他们想来好好玩玩儿的话,那我们一定会奉陪到底的!”猪儿一脸不岔的哼道;         看他摩拳擦掌的样子,好像真准备大干一场似的。

           我有些无奈的劝说:“行了猪儿,才五十块钱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这件事能就这样过去了就行。况且我也并没有想报仇的想法。”

           甘宇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觉得猪儿说得对。他们既然已经打了你一顿,你也不说什么,这件事也应该就这样过去才对。可是他们竟得寸进尺,还要起钱来了,说什么也不能给知道吗?”

           说完他很霸气的冷哼一声:“还真以为我甘宇的兄弟好欺负吗?哼!那我倒要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宇哥,没事的。如果这件事真要是闹起来了,万一被学校知道了开除,那多不划算啊?更何况,要是受伤了就更不划算了。听我一次吧,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好吗?”我急忙劝道;因为我知道以他们的性格,如果真要是闹了起来,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儿呢。

           甘宇显然心里极不平衡:“如果下次他们还找你要钱怎么办?难道你也一样给吗?”

           闻言,我忍不住松了口气。因为甘宇他已经被我说动了。于是我立马保证:“如果真再又下次,那我就让他们知道,我宇哥也不是好惹的,行了吧?”

           甘宇忍不住笑着拍了下我的脑袋:“行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这件事就先这么着吧。如果再有下次的话,那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听你的了。”

           整个上午,只有现在才是真心的笑容。

           然后他们又问了我这件事的始末,于是乎我就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给他们说了一遍。当他们得知缘由时,都是一脸的怒容。而且甘宇都把藏在床铺底下的铁棍都掏了出来,说什么也要把廖波给废了。

           说实话,我真怕他们把廖波打出个好歹来。如果真是那样,钱肯定是要赔的。当然,作为主谋的我说不定还会被开除。

           我很胆小,非常怕出事。所以我竭尽全力阻拦甘宇他们几人。最后硬是我堵在门口,他们才没去。

           我看着他们重新将铁棍收了起来,拿出来烟坐在床上恶狠狠的抽起来,我才让出了门口。

  Su酷u匠网_/正yH版◇首发

           用甘宇的话来说,烟它是一个好东西。寂寞的时候可以解闷;无聊的时候可以打发时间;心情激动的时候可以平复心情;遇到美女的时候,可以耍帅;总之还有很多很多,我也就不一一复述了。

           “你现在一共有多少钱了?”

           甘宇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我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我这里还有二十几块,再加上骨灰那还有十多块,一共应该有四十块左右吧。怎么了?”

           听完我的话,甘宇从裤兜里掏出十块递给我:“先拿去凑齐了给那两个杂碎吧!反正生活费也是交了的,不怕被饿肚子。”

           我没有跟他客气,更没有说什么。因为有些东西只需要默默记在心里即可。往往有些东西说出来以后,反而会变质。

           因为上午的事情,使我整个人都无精打采。在比赛场也没我什么事,所以我就偷偷的跑回寝室了。

           我们的寝室在底楼,阳台上按了防盗窗。只不过当时的防盗窗不是现在这样的,只是镶了几根铁条,保证我们出不去就行了。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学校不是要按铁条防止我们翻越吗?我们就用锯条锯掉不根不就行了?

           锯掉一根铁条之后,还能再放上去。如果不仔细看的话绝对看不出被我们做了手脚。

           说起锯这根铁条的,我们寝室可是废了好大的功夫呢。

           学校是不允许我们带锯子进校门的,所以我们就只能买锯条。而且锯条还得掰断。工具到位了,那就是开工了。寝室的人分工不可谓不明确,中午俩人,下午俩人,刚好寝室成员轮完,也刚好竣工。

           所以我就趁着他们不注意,就偷偷的跑回了寝室躺了一下午。不过并没有睡着,心里很压抑。

           下午他们随便给我买了点东西回来,只不过叶鑫并没什么胃口,犹如嚼蜡,食之无味。

           一晚上都是满脸的愁容,也有很多人察觉了我的不对。不过无论他们怎么询问,我也闭口不答。

           其实这个晚自习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人跟我的情况差不多。

           这两个人不用说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吧?他们就是一个陷害我的廖波与对我心生愧疚的胡飞。

           说实话我真的不怪胡飞的,可是他自己的心里有结,也只有随着时间慢慢的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扯拐说:

PS:近期更新不能稳定下来,不过一般情况下每天都是有更新的!希望书友们能够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