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宿舍的门,一个正在啃鸡爪的男生映入我的眼帘。他皮肤黑黑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身子结实,胳膊上的肌肉很发达。他剃了一个劳改头,头上还戴了一顶帽子。目前宿舍只来了他一个人,或许是闲的无聊,他正一边啃鸡爪,一边拿着手机看电子书。他看到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

  “我叫小黑”。

  他看起来很和善,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吃不吃泡椒鸡爪,特辣、特爽!”

  小黑递给我一包麻辣鸡爪,我不好拂了他的好意,就撕开包装袋,小口的吃着鸡爪。啊呀,老天,太辣了。我并不喜欢吃辣,我更喜欢吃酸酸甜甜的东西,比如糖醋白骨、糖醋鲤鱼。

  辣的我差点哭出来。

  我递给他一瓶矿泉水,笑着说:“我叫小龙”,小黑接过矿泉水,洒脱一笑:“谢了”。高中宿舍是一间住八个人。过了一会儿,这间宿舍的第三个人来了。来人是个穿着很朴素的少年,被褥用麻袋装了,扛在肩上。这少年应该是从乡下来的,很朴实,这让我对这间宿舍更加有亲和感,我就担心舍友们不好相处,幸好无论是小黑还是这个乡下少年给我的感觉都很不错。

  少年姓周,叫周坤。

  周坤拿出一塑料袋盐水煮的花生,用土话说:“这是俺爹刚从地里挖出来的花生煮的,很新鲜,你们吃不吃?”,小黑笑嘻嘻的抓了一把花生吃,一边吃还一边问道:“周哥,你哪村的?”

  周坤急忙道:“俺是红树村的,不用叫俺周哥,叫俺阿坤就行”。

  “红树村啊,好地方”,小黑笑着说:“我以前呆的少管所就离红树村不远”,我和周坤一听,有些头皮发麻。少管所?看来这位小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小黑看到我和周坤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很认真的说道:“我前几年捅了一个人渣,放心,没捅死,这人渣该捅!我是个好人,你们要相信我,我是个好人呢!”

  好人永远不会强调自己是个好人。

  就像骗子永远不会说自己是骗子一样。

  小黑竟然是这种危险分子,这让我有些头皮发麻,只想跪地大喊:感谢舍友不杀之恩。平日里总是能看到一些新闻,说是某学生沉重舍友熟睡之际,把舍友全都捅死了,看的人心里直打鼓。

  “嘿,终于到地方了”,一个胖子气喘吁吁的拿着行李进入宿舍,这胖子至少得有一百七十斤,全身白花花的肥肉。胖子看到宿舍中的我们三个,笑着说:“我叫刘勇,外号胖子、肥猪,不知哥几个高姓大名?”

  肥猪眯缝眼的时候,眼睛小小的。

  第五个舍友叫陈南,是个白白净净的少年,从穿着打扮来看,陈南的家庭条件应该不错。陈南穿的衣服都很贵,不过这人不是一个喜欢显摆的人,或许这就叫低调的奢华吧。陈南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眼镜,他扭头的时候,眼镜片偶尔会闪烁着寒光,锋利如刀。他也不是个爱说话的人,寡言少语。

  我搞不清楚像他这样的贵公子怎么会来到这所全市最烂的学校。

  不过这个人不好接触,我也不好开口问人家。

  陈南还喜欢干净,他收拾好床铺之后,就开始打扫宿舍内的卫生。地板被陈南用拖把拖了七八遍,都能当镜子了。阳台也收拾的干干净净,一些黏在墙上的口香糖、地砖缝隙里的陈年污泥也被他清理干净。

 我、肥猪、小黑、阿坤看着干干净净的地板,都感觉无地落脚。洁癖是病,得治!像我这种穷叉,信仰的就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只有在满是臭袜子味的宿舍里才能找到安稳感。

  "x酷匠ub网@永C…久4\免费dq看c¤小☆说i1

  太干净的话,我睡觉都不踏实。

  陈南还是个学霸,忙完了卫生,他就从行礼中搬出小桌,开始看书。过了一会儿,他的司机来找他,不知是什么事,两人说了几句,陈南就跟着司机出去了。肥猪撇了撇嘴,说道:“看看,人家都有司机,格老子的,这么有钱,来这破地方干啥?”

  第六个舍友、第七个舍友是一起来的,他们是双胞胎,长的几乎是一模一样。我估计就算是他们爹妈都分不出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

  阿左、阿右。

  哥哥是阿左,是左撇子。弟弟是阿右,是右撇子。

  这对双胞胎看起来是个正常人,除了长的一模一样外,没别的什么特点。

  最后一个舍友是个帅气的少年,给人的感觉很阳光。他除了有些自恋之外,别的就真的没什么缺点了。

  他叫墨枫。

  一个很稀少的姓。

  学校离我家并不远,实际上我也可以不住宿,每晚回家去住就行了。不过我想尝试一下新的环境,人家都说宿舍的舍友关系最牢,我也想有几个朋友。宿舍里的人多了,我就有些不合群了,呆在角落里,看着他们热火朝天的聊天,感觉很孤单。肥猪是个很健谈的人,有他在场,就算宿舍里的人以前大家都不认识,气氛也不会太尴尬。

  没过多长时间,宿舍外面的楼道里传来喧哗声,我们跑出去一看,原来是有两个人打起来了,周围还有一群看热闹的人。都是少年人,脾气暴,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男生打架都很猛,不像女生只会掐人、扇几个耳光。

  两个打架的男生抡起拳头就猛揍对方。

  两人打着打着,其中一个男生一不小心,被对方狠狠踢了一脚,这男生被踢的倒退,撞在墨枫身上。墨枫扶了他一把,还安慰的微笑道:“没事吧,小心点”,谁知这男生已经打红了眼,而且觉得自己被对方踢了一脚,脸上挂不住,没面子,就把怒气发在了墨枫身上。这男生骂道:“你笑什么”。

  墨枫是微笑,而不是嘲笑。

  不过这男生哪管这个,一巴掌就打向墨枫。墨枫没有躲开,啪的一声,耳光很响亮。楼道里寂静了几个呼吸,紧接着就是喧闹,大家都说这男生不对,不应该打墨枫。这时候墨枫忽然咧嘴一笑,笑的很邪恶。只见他猛然伸手掐住这个男生的脖子,生生把这个男生提了起来,紧接着就把这男生狠狠的砸向墙壁,像是摔打一只人偶娃娃。墨枫掐住这个男生的脖颈,这男生在他手中就是个小孩子,身子无力的一下下的被撞击在墙壁上,很快他就流血了。

  “你竟敢打我这张地球最帅的脸!”

  “天呢,你犯罪了”。

  “天上地下,没人救的了你”。

  墨枫嘴里嘟囔着,双眼猩红,像是疯了一样。打人千万不要打脸,特别是墨枫的脸,他把自己的脸看的比人命还重要。看热闹的人急忙把墨枫拉住,把他和那个男生分开。再打下去,就真的打死人了。

  也是因为这件事,墨枫有了个外号:莫疯!

  莫要发疯,一旦发疯,那是很可怕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