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是个傻子,而我把她看的比我自己的命还重要。任何欺负我妹妹的人,我都像狼狗一样扑上去咬他。那一天,我带妹妹出门散步,路过一片稀疏的小树林,几个流氓从一旁围了过来。

  领头的是个黄毛青年。

  “小龙,你妹妹长的不错,让她陪哥几个玩玩”,黄毛青年戏谑的看着我,就像是猫看到老鼠。我个子矮小,经常被人欺负,这让我很自卑。黄毛青年叫魏文,是这条东街上的一个混混,经常欺负我,他简直把我当成了玩具,根本不把我当人看。黄毛青年笑嘻嘻的伸手去掀我妹妹的裙子,妹妹吓的躲开他的手,躲在我身后,双手用力的抓住我的衣角,像是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兽。

  “哈哈”。

  “好玩”。

  黄毛青年和几个流氓都哈哈大笑。

  这时我感觉脑袋嗡的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倒。原来是黄毛青年抓住我的头发,用力的把我向前一揪。一时间,我懵了。紧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的脸砸在了地上,鼻梁磕到地面的坚硬石砖上,疼的要命。黄毛青年解决了我这个障碍,又伸手去摸小蕊(我妹妹的名字),他的手像毒蛇一样,吓的小蕊不停躲闪,眼泪吧嗒吧嗒滴落。

  更☆新J@最W快V☆上'6酷n9匠网

  “啪!”

  黄毛青年啪的一声打了小蕊一巴掌。

  “臭婊子,躲什么躲,再躲就强X你”。

  黄毛青年抓住小蕊的头发,恶狠狠地教训道。

  我握紧了拳头,指甲刺破了手心,鲜血流了出来。自己的亲妹妹就在眼前被流氓调戏,奇耻大辱,我不能忍。我是个性子懦弱的人,我可以忍受别人欺负我,甚至曾经有几个混混往我身上撒尿,我都默默忍受了,不敢还手,可我不能忍受有人欺负我妹妹,我曾经在心底里发誓要用生命去守护妹妹。

  我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扑到黄毛青年的身上,用牙齿咬他,用指甲挠他。我就像是疯了一样,把黄毛青鸟挠的鲜血淋漓。

  “妈的,这小子疯了!”

  黄毛青年一伙人反应过来,把我从黄毛青年身上揪了下来。满身抓痕的黄毛青年恶狠狠的对自己的几个同伴说:“兄弟们,给我废了这小子”,拳打脚踢,他们把我揍了一顿。其中有一个家伙身上有纹身,鼻子、嘴唇上还串了金属环,是个看起来很可怕的家伙。这个家伙出手格外狠,竟然用脚踢我胯下。

  “啊!”

  他一脚下去,我受不了了,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身子弯成了一个大虾,趴在地上,眼泪、鼻涕哗啦啦的流。胯下火辣辣的疼,蛋都差点碎掉。我凄厉的尖叫声引来周围的人,黄毛青年一伙人这才收敛凶威,急匆匆离开。

  ……

  ……

  我的人生充满不幸。

  被黄毛青年打了一顿后,我在医院住了十几天,之后是出院、中考,再接着是漫长的暑假。过完了暑假,我就开始了高中生涯。我上的高中是市里最混乱的一所高中,里面多野鸡、野鸭。

  这里是不良少年、不良少女的天堂。

  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好,上课的时候总是默默地发呆,脑海里幻想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故而我能上这么一所高中,觉得已经很幸福了。上学的第一天,我挺直了腰板,想要与懦弱的以前告别,从今天起做一个真真正正的‘人’,而不是总是被欺负的丑小鸭。可是事与愿违,上学第一天我就遇到了麻烦。

  “你叫小龙?”

  一个前凸后翘、身材火爆的女生带着四个小弟出现在我面前,我知道这女生叫王娟,是个大姐头。我叫了一声娟姐,心里有些担心她找我麻烦。王娟淡淡说:“找你也没有别的事,放松点,别怕”,王娟看我紧绷了身子,对我有些不屑,“姐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借我点钱……”

  这是遇到收保护费的了。

  我家庭条件一般,哪有闲钱交保护费?可我不敢得罪王娟,只能问道:“要多少钱?”王娟淡淡道:“不多,也就五百块”,我心里咯噔一下,五百啊,这对我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说句实话,我真的没有这么多钱。

  怎么办?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我要是不交钱,王娟不会放过我的。

  难道要向父母要钱?要钱的理由呢?交保护费?我根本无法把实话告诉父母,父母会担心我的安危。只能找另外的缘由,比如买校服、买课本的费用之类。可父母挣钱不容易,我真的不想骗父母的钱。

  “娟姐,我真的没钱,你就放过我吧”。

  我可怜的求饶。

  王娟脸色冷了下来,狠狠的盯着我,说道:“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后,你把钱给我,那一切都好说。你要是不把钱给我,我就让你好看!”,话说完,王娟就带人走了。

  我脑袋嗡嗡的,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有些羡慕在天上飞的那几只小鸟,羡慕它们可以自由自在的活着,不像我,活的太悲催。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下,“算了,不想了,反正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呢,总会有方法的”,我安慰了自己几句。我身旁就是宿舍楼旁边的小卖部,高中是要住宿舍的,我从小卖部里买了一些零食、矿泉水,准备待会第一次见舍友的时候给他们留个好印象。

  小卖部的店主是一个穿着拖鞋、大裤衩的胡子拉碴的青年,不修边幅,正捧着一桶泡的稀烂的方便面呼啦啦吃着。刚才我被王娟收保护费的一幕都被他看在眼中,不过这家伙像个没事人一样,也不帮我说句话。想想也是人之常情,他又不认识我,凭什么帮我。再说他只是一个开小卖部的,卖些劣质零食、白酒给学生,哪敢帮我和王娟讲理。

  “你很缺钱?”

  青年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看了我一眼。

  我心说这不是废话嘛,我明摆着缺钱啊,一个星期后,我就要给王娟五百块钱呢!青年淡淡说:“我姐承包了学校食堂,如果你缺钱,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你课余时间来食堂打零工,也能赚点钱”。

  我对青年很感激。

  毕竟他对我这个陌生人伸出了援手。

  “一个时辰能给多少工钱?”

  “20”。

  “这活,我干了”。

  打零工赚钱是个不错的法子,至少我不用去跟父母要钱。我虽然长的瘦小,不过人踏实,能吃苦受累,倒是能干食堂里的活。不就是刷盘子、切菜之类的嘛,干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零食、矿泉水装了一塑料袋,之后我提着塑料袋,转身离开小卖部,去宿舍了。这时候我自然看不到,身后那位年轻的小卖部老板眯着眼看着我的背影,眼神锐利如鹰,就像是高高在上的鹰王遇到了有意思的猎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四月是你的谎言说:

PS:日更,晚上十点左右会更新一章。加更条件:打赏过二十。很廉价的。俺除了码字之外,还要在工地上搬砖,很累的说,所以只能日更一章。打赏累计过二十就加更一章,没有上限。比如打赏四十就加两更,打赏六十就加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