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怎么成这样了,”陆风在一旁打趣到。以蔡墨的实力不因如此啊。

  “额,这个么,意外,意外了,其实也没什么。”还躺在石板上的蔡墨不好意思的说到。在自己好友面前丢脸亦是尴尬啊。

  “哎,嘴硬,何菁菁,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陆风也不好再找蔡墨的伤悲,问了下何菁菁,顾及他有所了解吧。“我?”何菁菁瞪着一双闪闪的大眼睛,面孔充满了不可思议,“我什么都不知道,”据何菁菁的描述,他们三人在分开后便一直在一起,在行程到三分之一时他们发现了一座荒废的药园。他们本打算一起探索那片药园,因为在药园,因为在药园内有很多珍惜的药材,他们很是欣喜若狂因为在天宇大陆中药材本就十分珍贵而药剂师与炼丹师的存在更使得修士们的修为一日千里,有传闻有一个凡夫俗体因为他父亲为他重金求了一颗丹药使得他成为天资卓越之人最终成为一代宗师,虽然说他们会觉得这片药园里面可能会有强大的禁制,但是在这片药园的外围并没有而且蔡墨与任我行十分高认为禁制什么的也难不住自己,而何菁菁想自己何家之所以能够在天宇王朝中,建立这么长的时间的事间,正是因为他们有祖传秘术破禁法感觉禁制什么的肯定难不倒自己。于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便向这片药园进发了,周边那些,较为珍贵的药材被他们洗劫一空,而当他们一步步深入到这片药园的深处时并没有受到什么禁制的阻拦,他们,心里面很是疑惑因为按道理来说在这一路上他们应该受到很多的禁制才对,但是他们竟然没有遇到任何禁制这使得他们十分的不解与疑惑难道之前那个那个危险预警的是假的吗?当他们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突然间,他们面前都是金色,原来他们已经被禁制困到了内部,原来这片药园的禁制并不是阻碍,外人的进入而只是不让进来的人出去,这使得他们很是疑惑难道他们就不怕外人,进来摧毁这些药材吗?然而可能是因为上天听到了他们的疑问所以这个药园药园深处,传来了一声怒吼,原来,药园深处有,一个东西,接着他们便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精气加速的流逝,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真元让他们,很是慌乱因为对于修士来说真元就是一切,为了保护他们出去,蔡墨不惜动用禁法损耗了一半儿的修为与气血,破镜而出就不淡了就过程是非常艰辛的,原来,破镜而出的他们心有余悸看向这层禁制的内部,发现原来这个禁制的存在只是为了,让大家感觉到这片药园里面有很珍贵的东西引诱大家,进入,这样的话便可以,使得那个东西吸收大家的气血而获得更高层次的能量。为此,他们打算提醒过路人,当然,蔡墨和任我行是漠不关心的但是何菁菁毕竟是一个女儿家感觉到,不能够让人有白白的牺牲,他们劝阻的一切人都远离这里,还好说话因为他们的实力与名声在那里摆着但是当他们遇到慕白之后就不一样了。蔡墨在那一战中,本来已经损耗了一半的精血和真元需要很长时间的休养,鉴于此所以他们感觉到心中十分的喜悦毕竟有人尊敬自已是个好事,碰到慕白之后这种情况直接变化,原来,慕白对何菁菁早就存有色心,而且蔡墨此时损耗一半的精血在需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来修补,任我行今天也受了重伤。当时的慕白不仅仅是十几个人他们是有众多黄级组合成了一支强大的队伍,其中他们,其中的最强者应该算得上是那位那位蓝衣青年,不过并没有出手,任我行和蔡墨一旁要保护和何菁菁一旁又要小心防备那偷袭,因此,就出现了刚刚陆峰所见的那一幕,蔡墨爬在地上不能动弹,任我行负了重伤,只剩下何菁菁一个女流之辈还有一战之力,听到这个这番解释之后陆风把头看向了任我行,说,“任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很危险的话难道你会没有提前感觉到吗怎么还能被他控导的,而且你知道只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里面的东西么”,任我行听后后不加思索便回答说,“我也很疑惑当时,的我可能是因为太慌乱了毕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但是,经过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的反思之后我感觉到,那片药园应该是一个生命吸取精华的场所,它会吸收误入之人的气血,没错的话应该说那个药园深处的怪物就是一只就是一个成了精的药,”他这话一出,剩下三人都震惊了一下,能够布下这个禁制的是个药,可能是看透了他们心中所想,任我行说道“不是说是药,不是说布出这个禁制的是药,而是说有人为了保护这个药哦,布了禁制,并且希望这支药能够茁壮成长而且看这个药的程度他应该不是简单的人物”陆风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就开始想,到底有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布置如此惊天会场,“那你们知道那片地方在哪吗?”陆风问,他们说,因为他们出来,自从被慕白一路追杀,这样以来他们,专门挑一些林荫小道跑。现在在哪也有所不了解,“好吧”,正在陆风打算跟他们喝酒的时候,酒已经打开了酒香四溢,这时候从陆风的肩膀上突然飘下来只猴子,陆风我要喝酒,猴子这突然的一出现陆风倒还好这一路上他早已习惯了这只猴子这样神出鬼没的状态,但是何菁菁和任我行他们就不行了,尤其何菁菁的女流之辈,吓一跳但是当突然见到一只特别萌的猴子的时候,同情心和爱心心同时泛滥想上去摸猴子,陆风此时心里面暗暗的鄙视了这只猴子,在当初自己看到只猴子的时候煎俩猴腮,骨瘦如柴,看上去就和一个野兽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此时猴子身体他竟然缩小了数倍,毛茸茸的,别人的大耳朵一生洁白的,一生洁白的毛绒,怎会不取得一些花季少女的喜爱,陆风想这只小猴子,当年肯定也是祸害了无数的猴子,默默的重复了一遍,看到何菁菁过来之后这只猴子倒不干了凭什么,是个人就能随便摸我了?“小女子好不矜持”,一听到能够说人话,周围静了下来,“你怎么能说话”,在天宇大陆,的常识,魔兽他们可以思考,但是会说话的魔兽无不都是逆天之种,上古时期还是很常见的,可是今古到现在越来越少了,莫非自己面前这只猴子,竟然是一个逆天血脉!跟着陆风的,好吧,每个人都凌乱了,陆风居然能收服这样的魔宠。

  “都是我好友怎么了,这一路上,我跟你做的坏事还少啊!好容易才找了一点药材,百分之九十都被你吃了吗,我朋友动动你还不行了”陆峰在一旁添油加醋,看这一幕心里面突然觉得很开心,上世修炼万载,大道之下无敌,称为宇内的最强者。但,上一世陆风只知道修炼之道修炼到至高境界,最终达到最强者,同时代的人都已经故去。而且,知道有他这个人的人已经很少了。只有一次,他老友的一个道统将覆灭的时候他出手,直接震撼了九天,让上界震撼,才知道了有他这个人的存在。这世,有一些能够陪自己,登至至强者的伙伴,这不正是他想要的么。

  就在陆风想着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因此,他说道,“哎还是快些走吧今天是第二天晚上了,”只剩下最后一天时间了要争锋争分夺秒地往前走。就在他们三人走出没百步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呻吟,“那个什么能不能扶我起来,不能把我一个我留下来,和你们一块走吧,我,你们也搀着我,”大家循声望去,一看原来是蔡墨,此时的蔡墨大腹便便就像一个孕妇一样肚子,鼓胀得像怀了一个双胞胎,“你是吃了啥呀”蔡墨很无奈的说道“我什么都没吃,刚,刚刚突然感觉一阵不舒服就成这样”,就在何菁菁和任我行打算再继续关心的时候被陆风打断了,因为他感到了非常澎湃能量,他知道,也许这是场机缘。转身对任我行他们说道,“我和蔡墨聊一会儿,你们去一旁等下吧”何菁菁吃醋了“什么,男生要单独聊,你怎么能欺负我家蔡墨,你说他们里面的种是不是你的,!?”这话一出,三个人脸上同时产生黑线,什么呢,长这么好看的女生,怎么会,说这种话呢,盯着何菁菁的天真无邪的眼睛,天呐,这么清纯都是装可爱了吗?这么恶的心都懂吗?陆风说,“那个不是我的,可能是其他人的了,这个,一路上来不是三个人在一起吗?”何菁菁话锋一转,美眸一看,“任我行是不是你,你们俩趁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行了蔡墨是我的人,咱俩关系再好也不能好这个程度啊!”

  _q最新(#章"N节上酷匠M网

  陆风陆风哈哈大笑,“笑什么笑,”

  “姐姐,这个事不是你想那样的,我们和蔡墨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可能是你想多了吧,大肚子的,”还没说出下文,陆风看一下还有蔡墨,蔡兄,不是我污你,以后出什么事,哥给你烧纸,“有可能是蔡墨,和其他男人搞,这个问题,嗯,很纯粹”陆风这样解释道,没想到何菁菁竟然相信了,“蔡墨,你给老娘我等着,本姑奶奶等会再收拾你,先让陆大哥帮帮你看看你现在的孕情到底怎么样了,”嘴巴嘟嘟的翘着就离开现场。任我行生怕这个事情牵连到自己,毕竟自己可是,那方面也没什么问题,跟着何菁菁走了。

  此时的场上,只要陆风和蔡墨两位,“蔡墨啊!需要不需要小弟来慰问慰问蔡兄,”话音还没有落,蔡墨此时感觉到系的身体快炸裂了但是为了不让他们担心还要装出一种比较贱的样子,他知道刚刚他们这样设计气氛让自己能够转移注意力。

  “猴子,”正在一旁,吃饭的白绒绒的小猴子看着陆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