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过去了,陆风么有回来,两年了,陆风还没有回来,陆肖慌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能去哪呢,陆家全部可以调用的的势力全部都投入到了找寻大任之中,终于,在陆风离家两年之后一位家丁来报。“肖爷,有眼线传出少爷在极北之地天宇林。无危险。”“嗯,继续派人留意,潜戮三暗中保护,非生死之局,不出面。”

  半年后,陆府。

  “我要qu天宇学院。”回来之后的陆风只此一句话,没有人知道陆风这三年去了哪,天宇林中的只是陆风的一个替身,陆肖也没有问,点头同意,他发现他居然看不透陆风了,每次陆风都回会给他带来惊喜,带来惊叹。此时的陆风毫无半丝的修为,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整个人看去无尽的神秘,他知道陆风又有大机遇了。而且这次没有失败。

  “我只不过是去拿回属于我的一些东西,有些东西丢了再也找不会了,有些东西我必须拿回,关乎生,关乎死。”一丝苦涩,一抹坚定,一个微笑,一缕春分,“肖伯,等会给你个东西哦@,”气氛松弛了下来,陆风好像又回到了曾经要糖吃的时候,一丝甜甜的笑容潜在面上,陆肖一阵无语,少爷不是刚刚是装的清风云淡的吧,这丫的刚刚要是装的,我可不敢让他去天宇学院。陆风可不知道陆肖想的啥,此时他还在幻想等会爷爷怎么惊讶呢。呵呵,这三年他的收获可是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

  “这是,血魔剑,一套天阶上品的血魔套装,我的小少爷,这都的从哪弄得,这是金玄花,青莲子,万物果……。”看着这一地的灵器灵药这位活了数万年的天阶强者疯狂了,“有了这套血魔装我的实力可以上一个阶,虽说还没有达到突破这个世界规则的限制,可是在天阶这个层次可以说自保有余了。”“这金玄花可是元神圣物可遇不可求”“…”看着陆肖这样样子,陆风zaiyi旁暗暗鄙视,没见过世面,唉,不知道是谁在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是一副小猪哥样了,一个声音打断了陆风的思绪,丫的,你个器灵一边呆着去,我这叫自豪,至少现在拿出来我会比肖伯强。陆风在一旁赌气到。

  是啊,比他强,也就强一点罢了。小小器灵实在是还未进化去实质,只能根据这调侃的声音来推测这个器灵此时戏谑的表情。

  你。

  我咋了。

  不说了。满头黑线的陆风将神识撤出了器灵,留下器灵一人在独自嘟囔,又不理我了,不理我就算,我去和那下小花小草谈谈……

  此时陆风刚刚从震惊中醒来,取而代之的是无比严肃的神情,少主,告诉我,这些东西都是怎么来的,这每一件都可作为一个宗门的至宝。”望着陆肖的眼睛,陆风淡淡道,“肖伯,现在还不能给你说,等时间到了你就会明白了。”气氛瞬间冷淡了下来,沉重的感觉在空气中弥漫那叫做悲凉。

  “好了,我要去天宇学院了,去拿回那些东西。”

  “嗯,去吧,你已经走了一条别人无法理解的路,谁也不会帮你,你靠的只能是自己。”

  陆风沉默了,独自远去,明明九岁的孩子却有着亿万年的沧桑与悲凉。

  “我会陪你你的,永远。”器灵喃喃道。一丝叫做泪的东西滑落了,可是器灵为什么会哭呢?怎能有泪呢?

  “苦与累,自己担,我感觉我的命运再被操控,我讨厌这种感觉。”陆风在多年以后说到。

  遗忘之地。

  “族长,圣子他。”

  “九分,败了八,却似有十。’”

  “值得么”

  “你甘愿在这里呆上永久么?你的孩子,你孩子孩子孙子的孙子。我们别无选择。惟愿平安”

  “报,”血色的残影到。

  “何事,”淡漠,冷漠。

  “结界脱落,万魔复苏,极东之地有敌人入侵。”

  p酷匠网◇`首发

  “哦?!战,纵没落也非他人可欺。”一丝惊讶,一丝玩味,一丝戏谑。墨族若出,宇内无双,这便是墨族的底气。

  天宇大陆。

  “有些东西是时候收收利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