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股道蕴从陆风身上发出,虽然很淡,却蕴含着莫名的威严。要知道阶级高手的象征便是道蕴的流转,眼前的陆风可是炼气都没入门的啊,可想而知陆肖的震惊了。还好这是在密室之中,否则此时恐怕净人皆知了吧,陆肖暗自庆幸到。

  天宇皇朝,皇宫,天机阁。

  “去报给上皇,就说老臣蔡默求见。”一个中年黑暗的屋子中传来一句话,说话的主人嗓音就像金属之间的相互摩擦,划得人的耳膜疼。没有知道他从何处来,没有知道他会何时走,他就像是一个谜,让人琢磨不透。天机阁立猜天机,默口无声事事知。天宇王朝寰元祭典如是说。

  半刻钟后,上皇萧破走进了天机阁,半个时辰后上皇从天机阁出来,脸上仿佛做了什么决定,随后走向了天宇陵园,在这段时间内,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啥,仅有的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人莫名的失踪。可惜上皇永远不明白,他们所招惹的敌人强大到他们不敢想象,那怕是这个传承了数十万年的强国,哪怕它拥有逆天之力。

  陆府,密室。

  道韵戛然而终,一口逆血从陆风嘴中喷出,气息也变的微弱。

  “是谁?谁敢坏我少主道基,到底是谁!”陆肖怒吼道,一股凌烈的气势冲天而起,无尽的血杀之气席卷了整个朝都,一时间天宇朝都尽是死寂的恐惧,这便是天阶高手的强势,天难藏,地难覆,天之下,皆为蝼蚁。几股冲天气势从天宇陵园发出,赫然是几位天阶老祖。

  …看正版;章J节4B上酷9%匠网

  “和人敢在我天宇王都放肆。”陆肖见此,赤红的双眸盯着几位老祖中的一位,嘿嘿一笑,如同万鬼嚎叫,“又见面了,我以为你还会藏着呢。”舌头舔了下如血的嘴唇,此时的陆肖哪里还有半丝迟暮的模样,血色的发,妖邪绝世容颜。浑身上下充满了嗜血于狂暴。“血魔尊者?!”言语中毫不掩饰的震惊与惶恐,“你居然没死?!”

  “死过一回了,阎王不收我,没想到你果然是萧家的人,哦,或者是萧家的弃徒。”一记血魔斩斩向了对方,“居然是你们!居然是你们1!”当血魔斩斩过去时,陆肖便发现他们脚下另有乾坤,居然是九劫窃运阵,怪不得,你们的对手找错人了。“天机子居然也在,不愧是传承的数十万年的天宇王朝啊。”淡淡的嘲讽道,害怕?对面最高的才勘天阶中期,而自己可是中期顶峰。天宇大陆中修元一途从未出现过跨阶作战能赢的,,这就是铁的规则。

  那一日王都之上不是传来爆炸之声,无尽的血雨在空中散落,还好陆狂的分身布了个结界才使普通人免于一难。12个时辰过去了。“呵呵,你们使用禁器,可惜,依旧杀不死我。哈哈哈。”张狂到不可一世的笑容,对面四个人以到了极限,只好做罢。战斗停止了,可是陆肖却笑出了血雷诺,因为陆风可能错失了机缘,关乎他一生的机缘。他知道所谓的天宇大陆只是流放之地,所谓的高手在那片世界里并不缺,哪怕逆天,哪怕无上。陆风可能这辈子走不出这个地方了,却付了陆风的妖孽之资。

  在密室的陆风慢慢的醒来=了,笑了,哭了,决定了。

  三天后,“肖伯,我想出去走走,看看天宇的大好风光。”陆肖同意了,既然不能冲破枷锁,不如快乐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就这样陆风走了,只带着小白,一只白色的不能修行的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