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里i,我为什么在这里,爷爷呢,咦?那个少年是谁?为何我感觉我即是他,好恐怖的威压,这是什么,万丈的劫雷,好恐怖,为什么我看到这无尽的血液,有种心痛的感觉,为什么,墨里流光,注定要我一人承担。?”

  “流光?流光?醒醒。”老者看着流光发呆出声提醒道,“你怎么了,不舒服么。”老者担忧的问道,“我刚刚看到了无尽血,我好怕,好怕。”流光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喵,蜷缩着身体,在老者怀中哭泣。

  “哭什么,连这点事你都接受不了,还如何接触修真,还配得到传承么?””老者第一次教训流光,“修真就是一个吃人的地方,你想要成长,就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唯有如此你才可以证道元始,挑战至高境界,可是你呢,。”老者恨铁不成钢的说。也许是老者的话说到了流光的心里,也许是流光明白了事不可为,停止了哭泣i,淡淡道“爷爷,我想要变强,我要报仇。”流光的眸里充满着嗜血的红光。

  老者见此貌似有所思,无奈道“好吧,有些事你现在的确有资格知道了,凭你的能力自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丢给流光一个玉简,流光看后,一阵惊骇,震惊的盯着爷爷,“这都是整的?”“果真。”老者淡漠到。

  原来这位老者就是冰雪世界里的老龙傲天,现在流光的修为按目前修真界的划分已是神人中期,不过平常老者压制了流光的修为,使其只能发挥练气期的实力罢了,傲天一次次躲避西方净世者的追捕所以一直搬家。

  傲天看着流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其实,你如今的实力足以在修真界自保,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需要自己去杀戮。与天斗,与地斗。前方万里方圆都是魔兽的天堂,这三年你需要与杀戮为伍,与血作伴。”面露出一丝不忍,但他却明白这才是适合流光的方式,试问有谁在14岁的年纪便有了亚圣级修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更新S最快*;上酷匠网

  面对着速度冠绝的三级魔兽的疾风狼,流光像是一只布娃娃被丢来丢去,早已是伤痕累累,更远处的更是成百上千的狼群,即便五级高手也会在此狼群的冲击下陨落,唯有达到了六级领悟些许规则方可安然无恙,可是流光第一次便要对付如恐怖的狼群,恐怕凶多吉少,可是毕竟流光是八级顶峰的修为(在男主目前所在的位面9级为圣,10级为神,之后便会面临飞升,而次位面的规则之力则么,容我买个关子),傲天见此微微有些不忍,可是成为强者的路途必定是坎坷得,没有血的洗礼痛的折磨,就没资格成为强者,再说了,这些恶狼再怎么也带不走流光的性命,半圣站在那里不动也死不了,最多受点伤罢了,想通这点后傲天不怀好意的看着莫流光,平时这小子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可是没少拽自己胡子啊,这次该你受下皮肉之苦了呗。臭小子,嘿嘿。

  可怜的莫流光还不知道自己平常自以为做的隐蔽的丑事已被老头知道了,此时他正在考虑如何对付这群恶狼,他将目光对准了狼王,在流光的记忆里正常的疾风狼狼王应该是白色的背脊,而这一头狼王却发着妖异的蓝光,大量的疾风狼在它的指挥下将附近围的密不透风,对平常人来说发现这点已然不易,但是对于精通阵法的莫流光看来,这分明就是一小型的伪五行阵,不觉动了想要收服这只狼王的想法,说做就做,莫流光的气势陡然间凌厉起来,使得追逐他的那只疾风狼身子戛然而止,在它看来,此刻的流光比他跟像一个魔兽,发红的眼眸,莫流光一瞬间有种嗜血的冲动,原本凌厉的气势变得暴躁,双手一撕便把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疾风狼撕扯成碎片,头猛地一抬,一个跳步便来到了这诡异的狼王的身边,神识瞬间攻击狼王的脑海,可是没有意料之中的狼王重伤,只有无尽的黑暗,就仿佛经入到虚空,莫流光心中大惊,急忙撤回神识,却发现神识不受控,在缓缓被吸到这无尽虚空深处,同时身上被无数的疾风狼所攻击,神识愈加衰弱。神识在虚空中仿佛看到了一缕光,这丝光的出现使得莫流光感到了巨大的威胁,这丝光尽是这吸力得得来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