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层层的宇宙位面,跨过无尽的时空乱流,在被世人遗忘的角落之中,这些被囚禁的人,在族中的通天塔下进行一个逆天的仪式,数十万家族强者的血缓缓汇入通天塔中心的血池,而在血池中央盘做的是族中圣子,他们要让圣子逃离出牢笼,这个负罪之族的希望。

  “这本是星界第一强族,没有之一,在这个家族存在时万族归服,人类的风头一时无两,可是当时这位老祖想要挑战传说的境界,结果烟消云散,这个家族也被几位忌禁联手封印,随着时间的推移从人的眼光中慢慢消失。”石玉对着坐下的小辈如是讲到。

  “身为石族之人,你们有必要了解这些星迷,还有更多的谜团等着你们呢。”

  在石族为小辈传输知识的同时,在寒冷的冰雪之城一个神迷青年遇到了点麻烦,

  “少主,看他这身装扮怕是来头不小啊,恐怕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一老奴满脸的担忧,他清楚自己少主是家里的独苗,自小养成了狂妄的性格,怕不能善了。

  “费什么话,让你把他拿下,我看他身上至少是宝器内甲,有了它我就可以不惧宗门任何同辈了,哈哈,”这位李家大少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为自己的家族招惹了多大祸端,一旁的老者也皱起了眉头,身为家族堂堂金丹是大修尽然被一个不到筑基的人训斥,放在谁心上都不好过吧。

  “小兄弟,你身上的宝甲给个价吧,我家少主想要。”老者试探性3的问道。

  可是迎接他的是云淡风轻的一指,在李家少爷惊骇地目光下老者已然死亡,仅是一指就带走一金丹强者的性命,此少年究竟是何修为?

  ““你你你,你别动我,我是李家少。。”

  “恬噪。”眨眼杀了李少主之后,神迷少年直接使用搜魂秘术,他迫切的想了解这个世界。原来这个人叫作李楼是李家独苗,李家因为有位地仙之祖,所以方圆万里没有人敢于李家作对,而现在却死在了神迷青年的手里,不得不说是个遗憾。神秘青年一皱眉头,自己本因出现在神界,或是仙界,而此时却出现在修真界。突然一股强大的意念扫视而下,青年立即隐藏气息,可是眼神里却出奇的愤怒,原因无他,当初封印自己家族的禁忌中便有刚刚那位,刻在血脉中印记不住的跳动,没错这个神秘青年便是莫家圣子莫流光。“我一定会变得很强的,我要报仇。”心中暗暗想到,这世,他知道家族被封印在上世。他看到了家族覆灭,他知道遗忘大陆只是虚幻的,他知道那些只是执念,自己一直是个执念,不过离开了遗忘大陆,执念却越来越重。

  “咦?有趣,呵呵。”未知明的宇宙深处传出一声轻语。

  同时间,墨族的强者血祭依旧在经行,不同的空间维度里同时出现了两相同的个人,是错觉还是虚幻?不得而知,我只是再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故事。「影集,上古世纪录,魔王篇」

  x,最n新Y章l$节上p酷匠p网.m

  “族长,血祭开始了。”一个光头大汉说到。

  隐于黑袍后的声影微微点了下头,但愿可以成功吧。咦?不对,这不应该啊,莫非...

  通天塔的血祭依旧在经行,血色弥漫了整个塔身,苍天好像降下了怒火,万丈粗的雷霆不住的降落,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破粹,一个个墨族强者身陨,万千雷海中有条丝线一样的金色雷电悄然避过众多强者,栖身于圣子,天际传来一声怒吼,仿佛一个人丢失一最珍贵的东西,通天塔开始破碎,只留残缺的塔基裹着一层灰色光芒远去。

  墨族长凝望通天塔逝去的方向,转身,望着只留下万人的遗忘大陆弯下了那从未弯过的腰,但愿流光可以成长,使我墨族挣脱这个牢笼,先辈没有错,我墨族没有罪。遗忘大陆现在还有几人?一种悲凉袭击着心扉。若是自己也都遗忘,那么他们就不会有这些痛苦了不。数万婴儿降生,从另一宗的教义来看他们是不死的。生时是执念,死后为执念,轮回不收,天地不容,唯有这遗忘大陆可以收留。如今什么都么了,只有新生的执念,自以为是人的执念。这个大陆上自从那一役以来就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人,或者说他们是全新的种族。

  “这就是李家吧。”一声爆喝从空气中传来。

  “是,你是。”

  第二天,修真界传遍,李家灭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灰烬下的流年说:

新人报道,多多打扰。